刘霞“以死抗争”处境危 美国务院表关切

资料照:被软禁中的刘霞。(AP图片)

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和友人廖亦武的最新电话录音近日曝光,刘霞在录音中不断哭泣,对无法离开中国感到绝望。美国国务院官员向自由亚洲电台表达了对刘霞的关切。

香港《众新闻》网站5月2日公布了旅居德国的异见作家廖亦武和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4月8日的电话通话录音。在这段长达7分钟的电话录音中,廖亦武建议刘霞写出国申请,说德国方面已为刘霞赴德做好准备。但刘霞情绪激动,不断哭泣,对自己无法离开中国感到绝望,说“死了拉倒”。

“我的情况德国使馆都知道……还要我一遍一遍弄这些那些东西干什麽?……我没地方传递,又没手机,又没电脑……知道我没这些,他x还老是要来要去……那我明天就写,明天就交上去—你现在就录音下来—我x惹急了就死在这儿……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备所有的途径和条件…… ”

电话录音约4分钟处,廖亦武开始播放二战时犹太歌曲《Dona Dona》的钢琴独奏,试图安抚刘霞的情绪。歌曲大意是待屠宰的牛希望自己能变成燕子插翅飞逃。

刘霞哭声降下来后,再次向廖亦武表达了自己的无助,

“德国大使打电话后,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我什么时候也没拖延啊,尽逼我做哪些我做不到的事……”

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刘霞一直遭到中国当局监控和软禁。刘晓波去年7月去世后,刘霞的处境恶化,与外界长期失联,抑郁症加重。

香港《众新闻》5月2日刊登了廖亦武的文章《〈Dona Dona>把自由给刘霞》。廖亦武写道,今年4月30日,廖亦武致电在北京家中的刘霞,刘霞说:“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晓波已走了……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廖亦武如遭电击,征得刘霞同意后,公布了他此前4月8日与刘霞的电话录音。

廖亦武5月2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刘霞目前抑郁症非常严重,濒临崩溃,德国方面已为刘霞赴德国治疗作好准备,而中国当局却一再阻拦她出国。

“德国这边默克尔非常关注,德国外交部动作也非常积极,长期在(跟中国)谈(刘霞的事)。中国政府其实也答应了德国政府,但总是拖延。拖延到现在,曾给刘霞作出承诺的那些人(中国官员),现在刘霞找不到他们。没有说法,现在就是在拖着嘛,纯粹在耍无赖。”

廖亦武说,中国官方此前曾声称刘霞和刘晓波不愿意出国,幸而他手中留有刘霞和刘晓波愿意出国的证据,才戳破谎言。他近日建议刘霞写出国申请,也是为了预防中国当局再次切断刘霞与外界一切联系后,宣布刘霞不愿出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今年1月下旬被问到刘霞是否能自由到海外时称:“刘霞是中国公民,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不过,曾多次表达出国意愿的刘霞,至今不能离开中国。

现在美国纽约的“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刘晓波之友会”发起人胡平,近年来多次呼吁中国政府还刘晓波、刘霞夫妇自由。胡平5月2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大声呼吁(还刘霞自由),因为再不呼吁,恐怕就来不及了。我希望美国政府,包括特朗普总统,都能够出面来呼吁。”

此前,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报道4月27日引述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表示,德国希望刘霞的个案能有迅速、积极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变得越来越迫切。柯慕贤说,“我们希望刘霞最终能获得行动自由,可以去她想去的地方旅行。这是德国长期以来关注的问题,正如德国一直公开声明的:如果刘霞愿意,德国欢迎她来。”

报道还引述美国驻华大使馆发言人基尼.李(Jinnie Lee)的声明说,美国对刘霞的健康和处境深表关注,美国继续呼吁中方取消对刘霞行动和通讯的限制,在她愿意的情况下,批准其离开中国。

本台记者5月2日向德国驻华大使馆和美国国务院发送电邮,欲了解德国、美国官员近期是否与中国当局讨论过刘霞的个案,对于还刘霞自由并让她自由出国的要求,中国官方作出了怎样的回应,用什么理由阻拦刘霞出国。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当天透过电邮向本台回复称,刘霞在中国境内的行动自由,以及离开中国的权利仍受到不当限制。美国经常谴责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并与中方就美方关切的个案交谈。美国会继续竭尽所能,推动中国结束人权侵犯,遵守和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

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获德国驻华使馆回复。

(记者:林坪 编辑:申铧 网编:郭度)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