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十周年设“感恩日” 惹争议

资料图片:汶川震后新建楼房前的当地居民。照片拍摄于2010年2月(美联社)
汶川震后新建楼房前的当地居民。照片拍摄于2010年2月

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汶川县将5月12日确立为汶川“感恩日”。汶川地震中暴露出的豆腐渣工程迄今没有遭到追责,调查人士和遇难学生家长仍遭到打压的今天,5.12是否应该被定为感恩日?本台记者林坪邀请到美国中文网刊《中国事务》主编伍凡和美国纽约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此进行讨论。

记者:汶川县最近把5.12定为了“感恩日”。胡平先生和伍凡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伍凡先生请。

伍凡:汶川地震10年过去了,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学校有的并没有恢复。中共把很多钱用到外国去了,而本国的很多灾民没有得到很好的安置。最近一些报道都出来了。现在汶川县要“感恩”,感恩谁呢?他们要去感恩那些救济他们的人,还是要感恩共产党呢?我看应该感恩那些非政府组织的参与救援的人,不论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我记得很清楚,甚至当时有一个人,从安徽开着卡车,千里奔赴四川去救灾。这种事情应该感恩他们。可是在汶川地震之后,所有的救灾,共产党禁止那些非政府组织来参与了。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先要搞清楚:究竟感恩谁?

记者:胡平先生请。

胡平:本来我看到报道说,把这个日子叫作感恩日,我还以为是哪个网民的恶搞。后来一看才知道,真是当局所作所为。我非常惊讶。当局的厚颜无耻,真是超出人的想象。这使我马上想起10年前,有个山东作家写了一首《江城子》,里面说什么“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这首词出来以后引起大家一顿痛骂。本来这个日子造成了这么巨大的人员伤亡,你把它叫做国哀日、国殇日、国难日都可以,都比较合适,怎么能叫做感恩日呢?因为无论你后来的救援做得多么好,它也不可能弥补地震造成的人的生命的巨大损失。所以这个感恩日简直是荒谬至极。

另外,大家都看到了,在汶川地震中学校的楼房大量倒塌,孩子大批伤亡,而政府楼、办公楼一个个都没受损害。再有,出了这个事之后,捐款的去向至今不明。所以从很多情况看起来,这次救援本身有很多问题还需要检讨。

我们还知道,像四川的谭作人,他跑去地震灾区积极调查,结果当局还把他给抓起来。广州中山大学的教授艾晓明,也赶到现场作调查、参与救援,结果因为这件事受到当局的严密控制,一直到现在都不准她出国来参加各种活动。这个事情都过去10年了,我们知道仍然有一些受难者的名字没有弄清楚,他们的遗骨也没有得到安葬。另外也有很多家庭、很多人,他们的问题没有解决,就进行上访,结果还遭到打压。

换句话说,无论如何这个日子留给人们深刻印象的,是苦难,是悲痛。所以把它叫做感恩日,这个本身是极其荒唐的。

记者:刚才胡平先生也提到了豆腐渣楼房的问题。在汶川地震之后的这10年中,我没有在媒体上看到任何一家当时被质疑为豆腐渣工程的建造商,或者相关官员,受到官方调查,或受到处罚。相反的,是这些追责的家长,还有谭作人这样的追责的民间人士,遭到当局的打压。这反映了当局的一种什么思路?

胡平:就是维稳。其实当局这种做法都是一贯性的,就是大家说的“把丧事当喜事办”。不要说现在了,当时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把5.12命名为感恩日,更是把这点发挥的登峰造极。另外,对于地震中出现的所有的问题,它都是采取掩盖。就像大家所说的,它不去解决提出的问题,倒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记者:伍凡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伍凡:共产党对这种天灾人祸的报道,永远是只报喜不报忧。把所有的灾害的东西归于老天,永远是先报道领导,再报道共产党出多少力。

但是我现在想起来一个朋友,现在还关在牢里的黄琦。他当时是六四天网的主编,调查六四的失踪者。汶川地震爆发后,他马上把目标转移到了汶川,他去寻找汶川地震死亡、失踪者,以及报道汶川的一些灾情。此后,黄琦被长期打压,到现在还关在牢里。最近出来的消息,这么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勇敢出来救援老百姓、报道老百姓所受苦难的民运人士,据说已经病危了。他母亲呼吁外界来救他。

从这件事情来讲,共产党对暴露它丑恶的事情的人,统统打压。这就是共产党对待老百姓苦难的一种长期的做法:贪污、腐败、镇压老百姓、镇压报道真相的人。共产党现在把5.12定为感恩日。你感恩谁?共产党所做的这些坏事,还要感恩它吗?这是混球的大话。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