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為“中國再次偉大” 受制裁?

中興通訊公司董事長殷一民2018年4月20日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中興通訊總部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中興通訊公司董事長殷一民2018年4月20日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中興通訊總部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蕭洵

受制裁瀕臨絕境的中國電訊商中興因川普總統一條推文命運逆轉。但實際上這家中國第二大電訊器材商能在多大程度上走出此劫尚未可知。川普的推文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和質疑。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說總統不關心美國工人,卻去操心中國工人失業,其實是要“讓中國再次偉大。”

舒默參議員這樣說或許是作為反對黨,以調侃方式批評總統,但問題關鍵並不在這一句話。批評總統的其實也有共和黨議員,他們認為總統不應該為違反禁運令受罰的中興鬆綁,違規就應受罰,而總統輕易解除制裁,將不利於製裁的嚴肅性,甚至有損信用。

中興因違反禁令向伊朗和朝鮮等受美國製裁國家銷售產品而被重罰。中興可能銷售的是其手機,它受制裁是因為其產品中有美國生產的微芯片。中興認罰,後因未處罰相關管理人員,反而予以獎勵,更試圖掩飾。美國商務部決定美國公司7年內禁止向中興出售產品。

華盛頓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高級研究員布拉德·塞策對美國之音解釋了相關爭議的來由。塞策說:“中興對於美國的製裁機製而言也很重要。從技術上講,美國不願意在貿易談判中就因安全原因做出的製裁決定討價還價。”

川普總統的後續推文給人感覺是中興是一個大的交易中的籌碼,是換取中方在貿易方面的讓步。媒體當時從熟悉美中貿易談判的官員處了解到雙方已經達成某種協議,在這個星期舉行的華盛頓談判期間會宣布中方同意解除對美國豬肉和人參等產品實施的關稅。美國對中國征收鋼鋁關稅後,中國宣布對部分美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

2018年5月3日上海的一座辦公大樓展示了中興公司的標誌。
2018年5月3日上海的一座辦公大樓展示了中興公司的標誌。

中興命運目前尚不明朗。但它能受到首腦級關注,表明它是個重要的公司。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斯考特·米勒和威廉·萊恩施在一個博客中談論中興一案時,說它之所以引起美國國會議員關注,是因為議員們將中興案視為一個危及國家安全的案子。他們說,其實美中兩國都對對方通訊公司抱持警惕,擔心這些公司從事間諜活動。

紐約時報在一篇分析報導中也提到這一美中關係更深層問題的象徵。報導說,中美兩國都不信任對方製造的設備,尤其是在愛德華·斯諾登披露了美國情報官員為進行窺探向美國公司求助之後。

中興違反禁運令受制裁,在正常情況下是商務部處理的法律問題。分析認為,總統參與這樣的個案,因為美中貿易爭端激化,川普需要籌碼,迫使北京做出讓步;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川普需要在朝鮮問題上得到北京的幫助。分析認為,川普推文表現出他的干預或是要將中興用作和北京談判的籌碼,而不是把該案視為一個執法問題。

紐約時報在一篇報導中說,總統重新考慮對中興的處罰,部分原因是北京要求美方在中國副總理劉鶴訪美前考慮撤銷對中興的處罰。報導說,中方明確表示,商討相關處罰是劉鶴訪美的附帶條件。財政貿易官員部一名高官對該報說,財長姆努欽已經和川普及商務部長羅斯就中方對中興關切談過話。該官員說,對商務部針對中興採取措施的評估不能構成貿易談判的前提條件。

2018年5月4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努欽(左)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右)穿過酒店大堂,前往釣魚台國賓館與中國官員進行貿易談判。
2018年5月4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努欽(左)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右)穿過酒店大堂,前往釣魚台國賓館與中國官員進行貿易談判。

分析認為,川普對中興態度反映出政府內溫和派佔了上風。近兩天,到訪的劉鶴即將開始與美方舉行談判前夕,美方出席談判官員名單中是否包括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引發外界猜測。最近的說法是納瓦羅是美方成員,但不參加正式談判。

這位對中國持批評態度的前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的貿易觀雖與主流有衝突,但受到川普的賞識,成為其競選初期的貿易顧問。川普當選後,納瓦羅被任命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但經貿議題被時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柯恩主導,納瓦羅不久被邊緣化。科恩辭職後,納瓦羅的影響力回升。他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通常被視作影響總統經貿政策的強硬派。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左二)離開北京的酒店前去與中國官員進行貿易會談。 (2018年5月4日)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左二)離開北京的酒店前去與中國官員進行貿易會談。 (2018年5月4日)

中興是華為之後中國第二大電訊器材製造商,業務遍及全球,也是政府在海外擴大影響的主要參與者。這兩家公司也是中國最具技術創新能力的公司。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今年三月發布的2017年年度報告,將華為和中興列為當年申請國際專利數量最多的公司。

中興的重要性,還在於他是中國希望成為全球技術創新大國努力的主要力量。中國為成為科技大國,制定了雄心勃勃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這個產業計劃是習近平對中國現代化設想的核心。外交關係協會的經濟學家塞策將“中國製造2025”稱作習近平為“讓中國再次偉大”而製定的一項計劃。

塞策說:“他很顯然想讓中國走到價值鏈上端,希望中國企業在眾多新的產業領域取得成功,成為全球尖端製造業經濟。”

紐約時報近日一篇報導,從前不久出版的一部習近平有關國家安全評論的書中總結出令他“夜不能寐”的五大問題。首當其衝的問題就是如何在科技上實現自給自足,打贏科技戰。

報導從書中習近平的講話稿中,了解到從前鮮有公開發表的言論。在習近平2013年7月和8月兩次講話中,指出西方能居於主導地位,是因為在科技上的主導地位。習近平在那次講話中說:“高端科技就是現代的國之利器。近代以來,西方國家之所以能夠稱雄世界,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掌握了高端科技。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所謂'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習近平在2015年制定的“中國製造2025”中,展現了成為經濟主導力量的雄心。而這樣雄心勃勃的產業計劃,在美國引發越來越強的疑慮。美國人擔心,中國雄心勃勃的計劃會損害美國利益,也可能助長原本就猖獗的知識產權竊取行為。

塞策在近期發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還提出一個觀點,就是中國的產業計劃將會進一步將美國商品堵在中國市場之外。他認為中國在這樣的產業計劃指導下,將導致進口逐漸被自主生產取代。

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塞策對美國之音說:“這對一個希望取得技術進步的國家而言是正常的;而另一方面,在'中國製造2025'中提及的一些具體產業門類,許多是美國現在向中國出口產品的門類。中國製造2025中使用的政策工具,是對當前中國進口商品的行動指南:哪些商品應該保障充足,或者讓當前仍有進口商品的產業增產。這看起來很像是在努力減少中國的進口。”

美中當前貿易爭端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這個產業計劃。美國要求中國縮小這個產業計劃的規模。但中方已將這個計劃視為核心利益,拒絕就此舉行談判。

塞策認為,這個產業計劃將會導緻美國逐漸喪失中國市場,最終只能向中國出口大豆、石油和天然氣等大宗商品和能源,因為中國的產業計劃是最終在微芯片、大型飛機、電動汽車和人工智能等領域自足自主。到那個時候,貿易糾紛已經沒有意義,中國的需求都能自給,產出也可供龐大市場自足。

這並不是一個美妙的景象。塞策說,美國人沒有阻擋中國科技發展的雄心,但如果自身利益因此受到損害,衝突將難免。

西方已經認識到中國不會改變。政治和經濟體制差異使中國成為一個日益難處的貿易夥伴。塞策認為,這意味著貿易摩擦將會持續存在。

塞策還提出由此生成的一個重要戰略問題:如果中國有能力在行為上與WTO的精神相悖,但卻找不到理由證明它違背了對WTO所作的承諾,出現了這樣的問題,美國就必須在WTO機制外加以解決。

塞策說,這是任何一屆美國政府都必須做出的一個核心選擇。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