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集权下一步:独裁还是民主?

第77期《内幕》杂志关注习近平集权下一步:独裁还是民主?明镜

中国政治随时都在变化。习近平站在一个什么地位,选择一种什么角度,来对待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么娴熟的政治技巧,能够达到他的目标?4月27日,中国研究院第39次研讨会围绕这些话题进行了讨论。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77期《内幕》杂志中。

法广:出席中国研究院这次研讨会的有哪些嘉宾?

高伐林:参加研讨会发言的有新闻观察员何频,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美国政治学者冯胜平、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经济学人张艾枚,美国资深媒体人孟玄、《世界日报》副总编辑魏碧洲、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研讨会由陈小平博士主持。

法广:冯胜平和他的老对手王军涛有什么看法?

高伐林:冯胜平从“党主立宪”这个老题目开始。他说,“党主立宪”这个词最早,是80年代国内学者提出来的。在冯胜平给习的三封公开信里面,他反复强调这个观点。什么叫“党主立宪”?这不是很严格的一种说法,它是延用“君主立宪”的说法,简而言之,就是党主导下建立宪政。

在冯胜平看来,今天的中国如果要立宪,只可能是“党主立宪”。中国要民主,第一步只可能先是党内民主。而习近平今年这次修宪,只是要为未来五年打下一个法律依据基础。

王军涛对冯胜平的“党主立宪”并不认可,他认为开明专制不可能走向宪政。

王军涛用三句话概括习近平。第一句话:他在第一届任期的五年,用反腐作为口号,实现了“全党姓习”。集权本身,可以有制度化集权和独裁集权两种,习近平现在已经是一个独裁集权,这个独裁就是他有很大的任意性。第二届任期五年要做的事,就是用扫黑为名,实现“全国姓党”,把民间社会、独立力量全部消灭掉,也就是把以后未来的可能的制宪资源和社会力量给消灭掉。从这一点上看,他前两年打的是中国老百姓心中的黑,后三年他可能要消灭那些不听从于党的独立力量。他废除了任期制之后继续在任的最后五年,要实现“全球姓中”。

法广:其他嘉宾有什么高见?

高伐林:孟玄认为王军涛说的都是西方的经验,无视俄国的经验、中国的经验,这些经验是它自己本土的长远历史所得到的。而张艾枚则指出,西方人从去年开始逐渐地明白过来了,中国这么多年的发展,并不是想要变得跟西方一样,而是希望西方变得跟它一样。这方面有很多的迹象和例子。比如说,中共势力已经侵入了新西兰议会、澳大利亚和德国,它甚至用金钱收买这些国家的一些政客来替中国说话。这些问题已经引起西方的警惕。我们看到,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西方很多非常有影响力的媒体,纷纷指出中共手伸得太长了,西方不能容忍。

张艾枚更认为,习近平现在集权手也伸得太长了!他集了公民社会的权,集了每一个中国公民说话、出版的权。这些权利在胡锦涛温家宝时代,都是存在的,虽然也受到了一定打压,公民社会在那个时候还是发展的。但是到了习近平时代,这些权利都被收走了。习近平集权是对我们这么多年走下来的制度安排的一种反动。习近平集权,对中国将来走什么道路是非常不妙的暗示。

法广:何频怎么说的?

高伐林:何频认为,在中国民主化过程中,我们很难一定要设计一套完全理性的路径,这不大可能也不大现实,但是我们必须赋予它一些理性的因素。如果过于简单地清算,用极端的语言攻击政治的对手,不同阵营之间的对立就比较严重,很难达成共识。

何频说,不管是哪一种独裁者,在一定的压力之下,都有转型的可能性。转型和走向民主化,是对所有的人都是有利的。如果独裁者生命得不到保障,权力得不到安全,而民主机制能够既给他荣耀,又给他安全,那么有可能会使这个独裁者本身也产生变革的动力。对独裁者既要保持强大的压力,同时也要有理性和妥协,因为民主,我们的核心价值,就是一种游戏规则。有一些游戏规则是必须遵守的,虽然未必合乎自己的最高利益、最高价值的期望。

顾为群的看法要比何频严峻得多。他认为,习近平王岐山他们未来在中国想建立一个没有正式皇帝称号的、延续三千年的皇权制度。这条路是死路一条,但是他们想走。他说,不管习近平喜欢与否,中国人民在未来20年中,是完全有可能走上民主道路的,但是我们必须要寻求西方国家的强大支持,自己实现民主制度。

法广:冯崇义教授一直批评何频对习近平的乐观,这次恐怕更是如此吧?

高伐林:冯崇义首先批评了冯胜平“党主立宪”这个提法。他认为这个概念本身是不伦不类,是彻底钻进了牛角尖,连民主、专制之间的是非善恶这样的一个基本判断,冯胜平都迷糊了,彻底走进道德虚无主义、道德相对主义,没有是非,没有对错,人类就彻底失去方向了。

冯崇义对何频现在还继续寄希望于习近平表示不认可。他说,习近平在一党专政和宪政民主两者之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习近平这五年的某些成功,在冯崇义看来,最多也就是在西方民主遇到一些麻烦的情况下回光返照。其实习近平上台以来,经济一直是往下走的。他是靠着此前的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积累了一些财富,他有了折腾中国人和外国人的本钱。原来他在墨西哥说,他不折腾外面的人,但他现在也开始折腾外面的人了,因为财大气粗了么。

为什么说习近平是回光返照呢?

冯崇义认为,全世界的党国专制集权,有70年左右生命的大限。冯崇义最近写文章、接受访谈时一直强调,党国没有红三代。不管红二代们如何凶残、如何残忍、如何折腾,他这个权力结构是没有办法传给他们的后代的。他们也没有这种愿望,更没有这种能力,去继承现在的党国专制集权这么一种制度框架。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