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拟北大林校长致歉信

 

作者按:我以“秘书”的身份,代写了这封林校长的道歉信,是因为我认为一个日理万机的校长,需要一个能真正具备大学校办工作能力的秘书,这个秘书,能够理解大学是一个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勇于创造的地方;是一个培养既能有科学精神又能有人文精神的人才的地方。在我看来,科学精神就是在错误中前行;而人文精神,就是理解人性的脆弱,包容而且鼓励。这两种精神都可以让我原谅北大校长读了错别字,就像我们的《金钱与艺术》每日一测,我完全鼓励大家犯错一样。我真的认为,“无知有时是一种资本,它让我们保持求知的欲望,保持提问和质疑的勇气”。因为《金钱与艺术》传递的是关于金钱和艺术的通识知识,这些知识恰恰的是我们的基础教育中缺失的部分,恰恰是作为人类因该知道的知识。怎么办呢,我们用碎片的方式,用提问犯错求真的方式,在日常生活的闲暇中学习。正是带着对所有无知的尊重,对所有求真的赞赏,我才代北大林校长起草了这封道歉信,这也是我看到那封网上已经传开的道歉信的不满的反应。此文表达的是我的教育理念,不足之处,不需要林校长代为受过。


代拟北大林校长致歉信

亲爱的同学们:

我在北大120年校庆的致辞中念错了“鸿鹄”的发音,引起社会的极大反响,包括了对北大的焦虑和质疑,我深表歉意。作为一个63岁的科学工作者,在我的一生当中,曾经有无数的无知,以及因为战胜无知而获得成果的体验,我自己也许容易原谅自己的这一次错误,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我特别理解我们的同学难以原谅校长的错误!我特别理解我们的同学的焦虑!也许这些焦虑来自两个方面:首先,你是我们的校长啊,这是120周年的庆典啊,你读错了这个经常表达青年志向的字,就像是自己的家长当众犯错,我们情何以堪?其次,更进一步,这是北大啊,是我们的北大啊,对于每一个北大学生来说,这也是我们共同的耻辱。

亲爱的同学们,想到你们因为我读错字而如此的焦虑,我也夜不能寐。但黑暗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是的,阳光总是要穿透黑暗,来到我们面前,阳光,从来不在黑暗面前裹足不前,我们,所有北大学子,也不要在错误面前失去批判、质疑和勇敢面对的勇气,任何一次无知,都让我们知道;任何一次错误,都让我们有所了解和发现。

你们首先发现,你们的校长文字功底确实是不好,你们很容易了解到,在内蒙古接受启蒙教育的我,失去了小学、初中的基础教育,留下了文字的先天缺陷。当然,我并没有放弃对知识的追求,参加了77年的高考,并在化学领域持续了40多年的研究,遗憾的是,在固体化学方面的深入钻研,并没有极大提高我的文字功底。我的不足,是我和我们北大的同学们要面对的现实,就像我们面对黑暗和白昼。

其次,这一次的错误,也让我们有了质疑的机会!什么是质疑,质疑不是置疑,而是因为疑问提出问题。我们知道希腊的苏格拉底把哲学的视野从自然转入社会,他的“助产术提问”让我们看到,通过不断质疑,能让人们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理所当然的事物,从而在逻辑的控制下“重构”我们的认知,笛卡尔所说的“我思故我在”,也是在怀疑之下,创新思考。这一次的错误,也让我对通识教育在高校或者专业科研工作者的缺失提高了警惕,这也是我们同学或者社会对于这次“读错字”风波的质疑。这次质疑的问题是:我们能够因为在某个领域的巨大成就而弥补对人类基础人文知识的缺失吗?以此为鉴,北大在大学生通识教育方面还有那些值得改进的呢?我们该怎样增加在文学、历史、审美以及批判性思考的基础学习的课时?

是的,我们应该更广泛的读一些关于科学精神的图书,比如卡尔·波普尔的《猜想与反驳》,在这本书扉页上,波普尔引用了大物理学家约翰·惠勒的一句话“我们所要做的一切,是尽可能地犯错误……”因为波普尔提倡:放弃终极知识的观念,承认一切知识都是人的知识;承认知识同我们的错误、偏见、梦想和希望混在一起,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探索真理,尽管他是不可企及的。

或者,我们应该更广泛的阅读经典文学作品,比如古今中外经典悲剧或者经典喜剧。在我看来,所有悲剧作品都展现了人类的无助和脆弱,这些悲剧之悲之痛,给我们理解人类苦难的能力和勇气,就像莎士比亚在《麦考白》中的这一句“黑暗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我也认为,所有的喜剧作品中对人类错误的嘲讽,也给了我们原谅自己和改正自己的力量和勇气,就像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中的这一段经典台词:“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They have their exits and their entrances; And one man in his time plays many parts……”

是的,同学们,我需要大家原谅自己校长的勇气,我也需要原谅自己的勇气。这两天,我也在反思我要不要引咎辞职,正如以上引用的台词所言,“世界就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女在扮演其中的角色,大家时而出场时而进场,一个男人要扮演不同的部分”。我在反思,一个认错了中文字的人还有资格和勇气来担任北大校长吗?

如果大家基本认同,我在这些年为北大教育改革所作的工作;如果大家认同,错误不是结果,而可以是更好的开始;如果大家可以认同,作为一个校长或者一个男人,我们要有勇气面对质疑、面对错误,勇敢向前,这是一个大学应该有的精神,那么请接受我的道歉,并允许我和大家一起,为北大在120年的时候看到我们的成就和我们的不足之后,为北大的未来而付出更大的努力!

谢谢大家阅读。

永远和大家一起热爱北大、热爱科学、热爱战胜错误勇往直前的

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本文由未经授权的编外“秘书”毛丹平博士撰写于2018年5月5日深夜

毛丹平,UNI财富密码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