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閣下,我期待和你見面但這次不行了」

Pompeo holds up letter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BBC北美事務記者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取消和金正恩的會面,令不少白宮官員甚至國際社會都大感驚訝。而他宣佈這項決定的方式,是給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寫信;這封信中透露出不少「特朗普式外交」的特點,以及接下來事態將如何發展的提示。

第一段:要求會面的是金正恩

特朗普信件上款是「閣下」(his excellency)—這並非稱呼金正恩常用的稱謂—以類似企業公式書信的筆調展開,感謝金正恩的「時間、耐心與心力」。

這當中有一句以退為進的話,點明當初要求會面的是金正恩,但卻又指這一點「完全無關」,並強調這是一場「籌劃已久」的會面(雖然這場會面是今年三月首度提出、數周前才敲定的)。

然而,這一段的戲肉在最尾,特朗普的筆觸變得狠辣。

first par of letter
「你提及過朝鮮的核武威力,但我們的核武規模、威力之強,令我祈願我們永不會使用它。」

朝鮮于昨日(5月24日)宣佈,已炸毀豐溪里核試場的坑道,但伴隨這則消息而來的是核戰威脅與針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詆譭(朝方稱彭斯為「政治傀儡」)。此前特朗普已經多次表明,他不會忍受朝鮮的惡言。

對於朝鮮的核挑釁,特朗普再度以「火與怒」式的語言回應,吹噓美方核武的威力,強到特朗普祈禱「永不使用它們」。這相當於回到去年夏天的說法:當時美國與朝鮮之間惡言相向,令外界一度認為兩方正步向軍事衝突。

這封信的開首部份是外交語調,但這句話卻是特朗普本人的風格。

The letter in full
信件全文

第二段:對話不是完全沒可能

來到第二段,特朗普又重舍起外交語言,強調兩方近幾個月關係和緩的趨勢(「美妙的對話」),並提示「對話之門並未完全緊閉」。

特朗普接著寫道,自己仍期望與這位朝鮮的強人領袖會面(先不提爆發核戰的可能)。信件提到,朝鮮釋放三名美國囚犯,包括一名在被判強制勞動的美國人,是美國十分欣賞的「友善姿態」。這可能會引來批評,質疑以此事例示好是否恰當。

"I felt a wonderful dialogue..."

第三段:你再打給我吧

在最後一段,特朗普的信又回到商業書信的風格,但卻出現一些寫法別扭的句子:「如你改變針對這個最重要峰會的想法,請不要猶豫寫信或打電話給我。」我們會有接線生等著喔!

全信以一抹哀傷作結。在推特公布原定會面的日期與地點時,特朗普曾形容是次峰會是「世界和平的獨特時刻」,其支持者紛紛表示,值得授予他一座諾貝爾和平獎,他回應說「大家都這樣想」,又說「我最想贏到的,是為這個世界贏得勝利」。

現在,他卻在信中說這是「歷史上悲傷的一日」。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