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退出伊核協議 開啟對抗極權陣營新紀元



胡少江

特朗普總統周二(5月8日)宣布,美國決定退出2015年簽署的伊朗核協議,並將重新開始對伊朗實行最嚴厲的經濟制裁。在奧巴馬總統任內,美、俄、英、法、德、中等六國與伊朗達成協議,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特朗普總統在競選期間和就職以後多次對該協議提出嚴厲批評,認為它沒有涉及伊朗的彈道導彈項目、2025年以後的核活動以及在中東地區衝突中的破壞性角色等重要問題,從而沒有對伊朗真正形成有效制約,因此是一個「不合理的」和「令美國人感到羞恥」的協議。

特朗普總統的決定在國際社會、甚至在自己的盟國中遭到了普遍的反對。但是,如果仔細分析特朗普總統的理由和各國反對的理由,我們不難看到,從美國的立場出發,更重要的是,從重新樹立一個可執行的、更加公平的國際規範的角度考慮,特朗普總統的決定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尤其是,美國作出退出伊核協議的決定與即將舉行的美朝領導人會談的時間非常接近,有理由相信,伊核協議的廢除也將對美朝會談產生示範和警示效應,它是對包括金正恩在內的那些善於利用本國國內不透明的政治制度,玩弄國際規則的獨裁者們的一個警告︰你們那一套不靈了。

伊朗對特朗普動作的反應耐人尋味,一方面是立即宣布將準備重新啟動工業級別的鈾濃縮項目;另一方面表示將與協議的其他參與國進行協商,目前暫時還不會退出該協議。如果說,美國的退出的舉動表明美國利益遭受到這個協議的損害,那麼伊朗願意留在該協議的立場則明確表明,伊朗是該協議的受惠國,其受惠程度之高,甚至當協議最主要的參與者退出之後仍然願意留在協議之內。這是因為,國際制裁在協議簽署前已經讓伊朗經濟重創,它不願意在回到兩年前那種孤立、困難的局面,這不僅將重創伊朗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也會導致國內民眾對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的強烈不滿。

中國、俄國的反對立場不難理解,因為伊朗是美國意識形態的敵人,中俄也將美國當作主要的意識形態和權力競爭對手,他們當然樂於看到任何對美國不利、對美國的敵人有利的事態發展。美國在歐洲的主要盟國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持反對態度,這背後的原因也不難理解。作為當年核談的主要召集人,歐洲國家對伊核協議付出了巨大努力;核協議達成後,一些歐洲公司也在涉伊經貿、投資中衝在前列。他們當然不希望核協議破裂,因為美伊對抗加劇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將首先影響到他們自身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利益。

事實上,美國的這些盟國都知道伊核協議不是一個理想的結果,這一點法國總統、英國首相和德國總理也曾經多次公開承認。法國總統前不久甚至還提出希望能夠修改伊核協議,彌補早前協議的不足。這一建議當然遭到伊朗的拒絕和俄國、中國的冷遇,伊朗總統甚至因此而對法國總統馬克龍進行了猛烈抨擊。但是,英、法、德對伊朗仍然採取一種姑息的政策,而且長期以來,對於中國、俄國、伊朗、朝鮮等極權政權也是採取妥協政策,從某種程度上講,自由世界陣營中主要國家的這種不負責任的立場鼓勵了過去一段時間以來世界反民主力量的日漸猖獗。我希望特朗普總統退出伊核協議的行為能夠為開啟一個自由世界勇敢對抗集權陣營的新紀元。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