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人參與遊行悼六四 無懼高呼「結束一黨專政」

2018年5月27日,支聯會的愛國民主大遊行,由一幅「悼六四、抗威權」巨型橫額帶領下出發。(劉少風攝)
2018年5月27日,支聯會的愛國民主大遊行,由一幅「悼六四、抗威權」巨型橫額帶領下出發。(劉少風攝)

「六四」事件29周年即將到來,香港支聯會發起大遊行,悼六四、抗威權,參加者無懼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大會表示有1100人參加,而警方指最高峰時有610人。(劉少風 報道)

支聯會周日(27日)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下午由灣仔修頓球場出發,遊行到西環中聯辦。多個泛民政黨,包括民主黨、公民黨等都有派人參加,遊行人士拉起橫額,沿途高喊「悼六四、抗威權」、「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他們除了要求「平反六四」,亦希望大陸當局釋放維權人士,包括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遊行隊伍途經金鐘、中環等多個地方,警方需要封閉部分行車線。

對於近年遊行人數偏低,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對遊行舉辦多年仍有過千人參與感到欣慰。他指,在炎熱天氣下,遊行人士以堅定意志,表達「平反六四」的心願,希望在「六四燭光晚會」,一如既往有大批市民出席。

何俊仁說:到結束的時候我們點算,大約有1100人,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下,仍然有那麼多人參加,看到他們(遊行人士)有很堅定的意志,表達他們對爭取平反八九民運,一個很強的心願。大家都看到沿途我們都高喊住支聯會五大綱領的口號,我們不會受到任何人的語言恐嚇,我們不會感到退縮。

他表示,不會估計今年「六四燭光晚會」的參加人數,但相信很多市民會因為晚會比遊行更有悼念意義,選擇出席晚會,加上「六四」即將踏入30周年,相信會有數以萬計的人參與當晚集會。

對於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是否牴觸北京的「紅線」、是否違憲,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周日出席基本法問答比賽後沒有正面回應,只說這是老問題。

有參與支聯會遊行的市民表示,在「六四」事件得到平反之前,堅持每年都來。她指,今年除了要求「平反六四」,更希望大陸能夠釋放維權人士。

鍾小姐說:「六四」未平反的話,我們(市民)就要出來要求「平反六四」,我們的習近平政權是愈來愈過分,那種獨裁、撤銷他的主席期限,現在又不斷對劉霞或一些民運(維權)人士施以較禁,我猜大家看到(政權)是在變差,這樣的情況,其實我們的確沒有權利去放棄不站出來。

帶同兒子出席遊行的何小姐指,「六四」對中國民主發展有很重要的意義,認為有必要讓下一代認識「六四」。

何小姐說:因為沒有人會說(六四事件),如果父母不說,不帶他(兒子)出來,不要一面倒,其實要認識中國究竟發生甚麼事,中國如何看待民主這件事,其實是影響他一生,他自己將來如何衡量中國的制度,如何去思考,要從小教育他。

就讀浸會大學社工系的黃同學表示,要為不公義的事情發聲,她將會出席「六四燭光晚會」,她認為,年輕人有不同的方法關注「六四」。

黃同學說:當年八九民運的學生也是在爭取自由、民主,但中共血腥鎮壓,我們認為這是不公義的事,所以作為社工學生,我們覺得有必要、有責任繼續平反這件事。其實也明白這件事(六四)過了那麼多年,大家都有不同的意見,但在我們自己的角度覺得是對的,都會繼續去爭取,我們都會尊重其他的意見。

遊行人士在抵達中聯辦後,將「結束一黨專政」的貼紙貼在門外,並為「六四」死難者默哀,然後離去。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