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貿易戰,是美中“科技冷戰”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中)和美國經貿代表團成員離開北京一家酒店前去與中方談判人員舉行貿易談判。 (2018年5月3日)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中)和美國經貿代表團成員離開北京一家酒店前去與中方談判人員舉行貿易談判。(2018年5月3日)

斯洋

很多人想知道目前美中正在北京進行的貿易談判能否阻止美中之間貿易戰的爆發,但是,有分析人士指出,美中目前爭鋒相對的貿易行動,與其說會令美中陷入貿易戰,不如說美中正在進行一場秘而不宣的“科技冷戰”。

他們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看重的“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成為這場爭執的焦點之一就是一個例證。因為這是有關前瞻性產業的談判,也是有關美國國家安全的談判,這會使得目前的談判更加艱難。

這是一場沒有宣戰的美中“科技冷戰”

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等7人目前正在北京,與中國官員就近期愈演愈烈的貿易爭執進行談判。談判能否阻止美中之間即將到來的貿易戰令很多人關切。

但是,全球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事務負責人保羅·特寥洛(Paul Triolo)星期四(5月3日)對華盛頓的一個貿易團體說,因為這場談判涉及更多貿易之外的方面,這與其是一場貿易戰,不如說是科技領域的冷戰,而且這將會讓談判更加複雜。

他說:“看看我們現在的狀況,我不認為這是一場貿易戰,而是一場美中之間的科技冷戰,因為這背後是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擔憂,而且這些計劃也加深了這樣的擔憂,因為這都是美國占主導地位的領域。這將會讓任何貿易談判的結果變得複雜,因為這涉及到貿易之外的很多問題。”

特寥洛談到的計劃包括中國的“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中國製造2025”以及“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等。其中“中國製造2025”已經成為這次美中貿易談判的焦點之一。

中國2015年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戰略計劃,旨在將中國打造成為一個製造強國。根據這項計劃,中國政府將投入3千億美元,用於支持產業升級,發展人工智能、半導體、電動汽車和商用飛機等高新技術產業。

值得一提的是,歐亞集團在2018年年初公佈的《全球風險報告》中說,全球第三大風險是全球科技冷戰,這主要體現在新信息技術的競爭上,主要發生在美國和中國之間。

在美國代表前往北京前,美國已經針對中國科技公司採取行動。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宣布,未來7年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軟件和技術。隨後,中國另一家通訊巨頭華為也被調查。就在美國貿易代表抵達北京的時候,美國國防部還下令,全球美軍基地禁售中興和華為手機。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黃育川近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說,美中貿易戰的實質在技術。他在文章中寫道,美國代表團此番前往北京,討論目的不在貿易,而在技術。他說,美中這場經濟戰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保護美國的技術優勢”。

他寫道,美國利用301調查(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對中國進行製裁,與中國是否侵犯知識產權相比,白宮最新一輪貿易制裁更嚴重的關切是中國是否通過《中國製造2025》和其他產業計劃,不公平地補貼戰略性產業,違反世貿組織的指針,特別是“強迫”外國公司將其技術轉讓給中國,作為進入中國國內市場的條件。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4月份公佈根據301調查(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對中國進行的製裁名單。在即將徵收大幅關稅的中國進口產品名錄中,高科技領域的公司佔了多數。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當時也表示,提出這樣的關稅舉措,就是為了回應中國迫使美國企業向中國本土企業轉移技術和知識產權的不公平政策。中國希望藉此不公平的政策奪取先進技術,進而發展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計劃,並取得國際領導權。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在接受美國CNBC電視採訪的時候也說,在美中兩個超級大國之間,最有爭議的點是科技。陸克文稱,這是一場科技領域沒有宣戰的新冷戰。

“中國製造2025 ”成談判焦點,美國擔心中國扭曲全球供應鏈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黃育川在給《金融時報》的文章中說,雖然從發達國家吸收技術是發展中國家過渡到發達國家的必然階段,無可厚非,但是中國的營商環境仍有待提高。

全球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特寥洛說,雖然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攀升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中國的做法有可能扭曲全球的供應市場。

他說:“2025是大的政府計劃,政府開支,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所說的'國家資本主義'。未來有很大的可能扭曲市場以及全球的供應鏈。”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前不久在提到中國製造2025時說,不要低估這個計劃,它的確是為了國家榮譽,在很高層次上與有相應產業的國家競爭。

萊特希澤說,中國要在這些產業和其他國家競爭,那沒有問題,但是通過投入3千億美元補貼,市場准入設限,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手段,以犧牲他人利益為代價,那就另當別論了。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前往北京談判前說,中國政府推動的“中國製造2025”是個“可怕”的戰略計劃,將對美國的知識產權形成威脅。

在中國有很多人認為,美國對中國的產業政策提出要求,是要阻擋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技術進步。

特寥洛說,美國針對“中國製造2025” 發聲並非是要阻止中國的科技發展,而是希望中國為這些前瞻性產業的發展建立以市場為基礎的公平競爭的體系,而不是以國家資本主義以及政府的巨大投資來扭曲全球的供應鏈。

“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美中關係愈加複雜

在川普政府公佈的2018年的國家安全戰略中,經濟安全成為國家安全的主要部分,而中國同時被視為是美國的戰略競爭者。全球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特寥洛說,這會讓美中未來的關係更加複雜。

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是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他說,美中經濟關係已經從過去的互補變成競爭關係。

美國智庫保爾森中心的執行理事方艾文(Evan A. Feigenbaum)進一步解釋說,美中經濟關係不再是美中關係的“平衡器”。

他說:“以前我們經營高端產業,他們從事低端行業,商業可以起到平衡的作用。但是,中國總是要向價值鏈的上方發展的,特別是過去的5到10年,現在我們不再有低端和高端的勞動分工,我們將在同一個領域競爭。現在商業不再起到平衡作用。現在,我們不能認為經濟依存可以緩解安全緊張關係,這兩個聯繫在一起了。 我們的一個挑戰是,未來會更艱難了。”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