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還是雙面間諜?被控中國間諜的美前特工面臨審判

美國中央情報局總部大廳地板上的中央情報局標徽(中情局網站圖片)
美國中央情報局總部大廳地板上的中央情報局標徽(中情局網站圖片)

斯洋

被美國司法部指控向中國傳遞絕密和機密文件的美國前中情局特工5月29日即將接受陪審團的審判。不過,這位前特工的律師說,他是一名愛國者。

對於美國政府來說,凱文·馬洛里(Kevin Mallory)完全有理由冒險:他口袋裡沒錢,但是腦袋中卻掌握著對中國政府來說非常有用的信息。馬洛里曾經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秘密特工,而且可以說流利的漢語。

雙面間諜? 即將受審

不過,對於他的辯護律師來說,現年61歲的馬洛里是愛國的美國人,是虔誠的基督徒。他曾為美軍在海外服務,因為試圖招募外國情報人員,在伊拉克被捕,並遭受毆打。

馬洛里居住在首都華盛頓附近維吉尼亞州的利斯堡,是一名獨立諮詢師。2017年6月22日,因涉嫌向中國情報部門提供絕密文件,他從中國上海返回美國後,在機場被捕。5月29日,馬洛里將接受陪審團的審判。一旦被定罪,馬洛里至少面臨30年監禁。

馬洛里是美國情報界中少有的被控為另一個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的前特工人員。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如何界定馬洛里2017年初被中國特工接觸,並向其中一人提供絕密文件時的動機,對美國司法部打擊中國間諜活動的努力來說是一場大的考驗。

維吉尼亞聯邦公訴人員指稱,曾經為中央情報局和國防情報機構效力的馬洛里,向接觸他的中國人通過對方提供的安全電話提供了這些文件,並承諾,一旦有報酬的消息,將送出更多的信息。

根據公訴方的指控,馬洛里安排把報酬通過“用另外一個名字”支付給他。他還發短信告訴他的聯繫人說,他已經“銷毀了紙質的記錄”,因為保留這些在身邊“太危險”了。他以為自己已經消除了這個短信。據稱,馬洛里去年4月21日從中國上海返回美國時,在隨身行李中攜帶了1.65 萬美元,但是最初卻沒有向海關申報。

律師:馬洛里試圖告訴中情局他去中國的旅行

《華爾街日報》援引馬洛里的律師的話說,馬洛里在與中國特工保持聯繫的同時,一直與他在情報界的前同事們保持經常的聯繫,告知他們發生的一切。在給法庭的材料中,他的律師們提供了一份時間表。這份時間表暗示,馬洛里與中情局的官員們保持經常的聯繫,並表示,他有“緊急”情況需要和他們談談他在中國的旅行。

根據他的律師,馬洛里在給中情局官員留下的語音信息中說,“他們一直在找我,不過現在更具體了。” 馬洛里的律師說,這顯示,馬洛里切切實實地希望讓中情局了解他與中國人的接觸。

馬洛里的朋友、同事:馬洛里不是那種背叛國家的人

馬洛里的同事和朋友在呈交給法庭的書面文件中說,馬洛里是那種在需要的幫助的時候可以出現的朋友,他甚至會幫助朋友清洗屋頂或是清理院子的人,不是那種會背叛國家的人。

他的一個鄰居在寫給法庭的信中說,有一年在維吉尼亞的國慶節的聚會上,他聽到馬洛里談7月4日的真正意義的時候,都“感動地哭了”。

馬洛里的另外一些朋友和同事寫信解釋說,馬洛里和他的台灣籍妻子一直是華盛頓附近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華人教會的積極成員。他2017年4月告訴海關人員說,他在上海遇到的人是通過教會認識的。

法官:他與中國特工的對話是經典的電影橋段

馬洛里的律師說,馬洛里並沒有向與他接觸的中國人提供任何有效的信息。為了麻痺他們,馬洛里甚至會偽造文件,在上面標上絕密的標誌。

不過,公訴人對馬洛里提出的試圖掩蓋自己行踪的說法不以為然, 他們引用馬洛里在2017年6月被逮捕後,在聯邦調查人員搜查他們的屋子後,他與妻子在獄中對話的一段錄音。

根據法庭的記錄,在這段電話裡,夫婦兩人說著漢語。馬洛里問他的妻子聯邦調查人員有沒有拿走了一個放在他們臥室衣帽間中包在錫箔紙中的閃存卡?後來,聯邦調查人員找到了那張卡,馬洛里這張卡里至少儲存了7份絕密文件。正是在聽完這個電話後,主審這個案子的法官去年七月下令將馬洛里關押,確保他們出庭受審。

這名法官在2017年7月7日的庭審中還說道, 政府在6月22日的搜查中發現了他擔心的這張卡。法官還援引先前的一份短信,在這份短信中,馬洛里說,“你的目標是為了獲得信息,而我的目標是獲得報酬。” 據稱,中國特工回應說:“現在,我的目標就是確保你的安全,並給你報銷費用。”

主審法官說,這樣的一來一往的回應令他吃驚。因為這就是電影里特工和線人之間的對話,經典的橋段。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