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取消特金会 朝鲜半岛重陷迷云

特朗普致函金正恩称暂不宜会晤(韩联社)
特朗普致函金正恩称暂不宜会晤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4日上午突然宣布取消原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朝鲜首脑金正恩的会晤,并在公开信中指责金正恩充满“公开的敌意”。这一举动将对东北亚的形势产生什么影响?美朝关系又将如何发展?

正当世界翘首以盼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劳动党主席金正恩于六月会谈之际,5月24日上午,特朗普通过白宫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布取消这次原定在新加坡举行的会谈。特朗普在信中说,金正恩最近发表的充满敌意的言论,让他感觉现在双方并不适合会谈。

朝鲜此前已多次扬言要取消六月份的特金会,先是因为美国与韩国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后是因为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讲话中把朝鲜与利比亚做类比。就在特朗普宣布取消特金会之前几个小时,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还对外表示,倘若美国冒犯朝鲜的好意,她可能会建议领导人金正恩重新考虑这场高峰会。

本台记者采访到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美中问题专家卜睿哲(Richard Bush),他认为这次峰会本来就没有必要,

“美朝两国在废除核武器问题上的立场有根本的差异,因此解决两国争端的基础是不存在的。所以,两国的峰会并没有足够的理由”。

华盛顿另一智库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titute)所长萧良其(Russell Hsiao)在回复本台记者采访邮件时,也认为取消这次会见并不意外。从一开始特朗普总统就表明,如果朝鲜政府没有谈判的诚意,他不会继续下去。现在这个结果说明,特朗普认为朝鲜离美方的期望还有较远的距离。

在谈及白宫的公开信时,卜睿哲认为特朗普在公开信中的说法是可信的,但这也显示出特朗普还没有摸清朝鲜的行为方式,

“他(特朗普)感觉这种表态(朝鲜)有羞辱性,但实际上他是没有懂朝鲜就是这样的国家。(他们这样说)并不意味着他们对这次峰会没有诚意,这只是他们用来谈判的方式”。

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荣誉退休教授戈登•亚当斯(Gordon Adams)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特金会的取消说明美国政府内部在朝鲜问题上有矛盾,

“峰会本身在美国政府内部就不太受欢迎,证据就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副总统彭斯最近的发言,他们提到了朝鲜的政体改革,并把朝鲜的金正恩和利比亚的卡扎菲相比。博尔顿和彭斯显然比特朗普更想改变朝鲜的政体”。

亚当斯教授还认为,取消特金会可能使华盛顿的某些政治群体满意,

“(取消特金会)可能满足了新保守势力,和那些认为这次峰会还不到时候的人”。

在白宫发布公开信后,特朗普总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注意到金正恩在第二次与习近平会晤后,态度变化很大,暗示中国对目前形势有责任。萧良其也认为中国对朝鲜有一定影响,他注意到早在习近平和金正恩在大连会晤之前,中国就放松了对朝鲜的制裁措施。

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琼•德雷尔(June Dreyer)在回答本台记者提问时,认为中国应该没有什么责任,

“中国很显然在这当中有很重要的发言权。但我想说,中国是希望峰会能举行的。要知道峰会本身并不是要解决问题,而只是彼此沟通一下。对中国来说,采取合作的态度是最有利的”。

本次特金会取消后,各方对接下来美朝关系的发展保持着一定的乐观期待。

德雷尔教授认为,特朗普应该还没有放弃今后两国首脑会晤,

“特朗普可能想再等待一下,等金正恩真正下了决心;他也想等自己的政府能和他站在一起,而不是从博尔顿等人那里听到不同的声音”。

卜睿哲建议,未来美国和朝鲜两国的对话可以改换形式,先从较低层级的官员对话开始。

亚当斯教授则预测,接下来金正恩可能继续发展和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关系,以疏离美韩之间的关系;也有可能金正恩进一步发展和中国的关系。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网编:郭度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