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美帝的香港牌

「美帝」國務院的《香港政策法》報告提到去年10月,「美帝」曾向香港政府要求引渡某人士,遭特首拒絕。原因是有關人士被指涉及中國大陸的刑事案件。報告指港府釋放有關人士,並由中國大陸有關當局扣留。同一段落,「美帝」亦批評,港府並沒有依據聯合國安理會的反恐決議作本地立法。語氣好像不太友善。

不過,報告的結論則指,香港大抵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維持高度自治,所以,香港的有關情况足以使香港在《香港政策法》下維持特殊待遇。相信這個結論,在現在美中關係暗箭橫飛、貌合神離之下,港府大抵都可鬆一口氣吧!

香港一直在《香港政策法》之下取得美國政府的特殊待遇,即是有政策上的好處。換言之,在一些敏感的領域,例如高科技儀器,香港可以從「美帝」入口。

當然,亦因為要取得《香港政策法》下的好處,香港在一些情况下亦要在政策上向「美帝」妥協。「美帝」為了反恐,在9.11之後加強在世界各國海關駐員執法,香港亦要在相關權力上向「美帝」妥協。在2003年,根據《貨櫃安全倡議》,「美帝」海關總署派出人員駐守香港葵涌貨櫃碼頭,根據「美帝」情報就輸美貨櫃進行反恐風險分析。香港海關亦需與「美帝」人員合作,交換情報及揀選貨櫃作檢查。換言之,「美帝」海關人員似乎是以反恐及搜查大殺傷力武器之藉口,有越境審查以至「執法」之嫌。

但是,香港要做自由港及做四方生意,當然無可避免要犧牲一些海關審查權力。

港開始感受到中美不睦的結果

因此,香港與「美帝」的關係繫於《香港政策法》,而法律的主要基礎,在於一國兩制框架。但是香港是否仍然有效維持一國兩制、享有《香港政策法》的好處,則受制於「美帝」國務院的相關部門如何詮釋一國兩制在港實施的情况。在此,則涉及北京如何維持一國兩制。說到底,這亦是中美關係:一個穩定的中美關係,美港關係自然穩定;但萬一中美關係出現不穩,美港關係也不會好得哪裏去。更有可能因為中美關係出現不穩,「美帝」會否藉香港事務以制約北京呢?這亦是「美帝」所打的「香港牌」。

一個穩定的美港關係,對港人有利,因為港人大多不理外交事務,也只管搵錢。問題是,當「美帝」頻頻出招制中之時,有意也好、無意也好,也波及了香港,令香港開始感受到中美不睦引致的結果。

例如早前的貿易戰已波及香港。本年2月,「美帝」對5個國家及地區之鋼鋁徵收關稅,香港亦受波及。當時政府曾向「美帝」指出,香港所佔「美帝」入口鋁材之貿易逆差只有5500萬美元;而去年頭10個月,香港輸美之鋁材約有3000萬美元,佔「美帝」整體鋁材之入口總額不足0.2%。所以,政府向「美帝」有關方面提出抗議。

當時有網民提過,一定是有中資公司借某些原因及管道,借香港之名義出口至「美帝」,招致「美帝」反撲。但按港府說法,有關出口是來自大埔工業邨的一家歷史悠久的公司生產。

不過,港府除了向「美帝」抗議陳情外也沒有什麼反制方法。究竟港府有沒有膽量,就此在世貿組織會議提出抗議及正式投訴呢?政府好似什麼也不敢做。

又例如在去年12月,美朝關係緊張之時,有在港註冊的貨船被指暗中向朝鮮輸出油產品。此事後來在香港不了了之,但亦顯示了,「美帝」如何藉香港的事情向北京施壓。

香港政客是否應發聲?

今次「美帝」國務院就移民罪犯的問題向港府發炮,也只是開始。隨着「美帝」不斷對華施壓、在貿易戰上不斷出爾反爾,「美帝」對華只會步步進逼。「美帝」會否以及何時加大藉香港事務進一步對華施壓呢?香港政客在美中兩邊壓力下,該如何自處呢?例如有報道指出,「美帝」領事館已收到指示,將收緊前往「美帝」就讀高科技以及牽涉「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中國留學生逗留期限,一般將限制為一年。這一政策如果屬實,亦會嚴重影響在香港讀書的內地學生赴美進修之情况。「美帝」的這些操作,既針對北京,亦波及香港,香港政客是否應為此事發聲呢?凡此種種,都值得港人注意。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