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場未見危機



近期金融市場聚焦於美元轉強為新興市場所帶來的衝突,誠然在美息正常化步伐加快的影響下,美元從低位反彈絕對是預期之內,但對新興市場來說,這卻產生走資的壓力,一旦情況持續,新興市場隨時出現貨幣危機甚至令全球再次墮入金融風暴的深淵。

最近匯豐表示,假若美國10年期債息升至3.5厘,全球資金逆轉將加快,亞洲新興經濟體可能會變得非常危險。究竟匯豐所講的非常危險會否成為事實,筆者沒有水晶球,不能預知將來。然而,綜觀現時大部份新興經濟體的基本因素,即使10年期升至3.5厘,也未必引發如匯豐所預期的極負面結果。

現時市場擔心的新興經濟體,包括阿根廷、印尼、印度、馬來西亞和土耳其,但這幾個市場在過去10多年已不斷增加外匯儲備。以印尼和印度為例,其外匯儲備已分別升至1,302億美元和4,204億美元,較2000年時的水平分別升了3.7倍和11倍,即使阿根廷只有563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以上五國最少的,但其現時儲備也超2000年初時約1.3倍,反映大部份新興國家已有不少外匯儲備可以在外匯市場作出強力干預行動。

健康回吐 修正亢奮

在過去八、九年,很多新興經濟體受惠於大量資金流入,令當地的資產市場,例如股市,錄得可觀的升幅。雖然近期的走資引發新興市場股市出現顯著調整,但相對過去幾年的累積升幅,現時的調整可以被視為一個健康回吐,讓市場的持續亢奮情緒得以修正。

讀者可能質疑筆者對今次新興經濟體走資事件看得過份樂觀,但只要有留意阿根廷股市在2015年12月取消資本管制後至今的表現,便可以明白筆者的分析。在2015年12月,阿根廷股市主要指數(MERVAL)從低位10,907點輾轉升至今年3月的歷史高位33,508點,升幅超過兩倍,而在過去兩個月,阿根廷股市從高位只是回吐一成七,仍然收在接近28,000點水平。從股市的回吐幅度來看,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

此外,阿根廷披索在資本管制解除後曾大跌三成八,但在這惡劣情況下,阿根廷的銀行和金融體系仍能安全度過這次危機。而過去四個多月的走資,阿根廷披索只是貶值約兩成。如果將兩次大型震盪事件作比較,今次由美元引起走資的殺傷力仍未值得市場太過憂慮。

歷史上曾發生多次貨幣或金融危機,其破壞力的確不能掉以輕心,但要產生如上世紀90年代的亞洲貨幣危機或2008、09年的金融海嘯,必須具備一些條件,例如資產泡沫、銀行過份借貸等等。然而,在金融海嘯發生後,各國政府已加強對銀行的監管,所以從銀行體系出事而引發的系統性風險已不容易產生。至於資產泡沫,的確可以加大經濟周期的波動性,但只要銀行體系做足防風準備,即使資產泡沫爆破,實質經濟所受到的損害仍然是可以承受的。所以,在現時發生於新興市場的走資事件,大家要做的是留意當地銀行體系的變化,一旦出現銀行資產質素開始轉差,屆時,大家齊齊走資也不是太遲的。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