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戒严部队前士兵张世军不满六四镇压,申请退役,遭部队处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戒严部队前士兵张世军不满六四镇压,申请退役,遭部队处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张世军申请前往港澳通行证,被借故拒绝。(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张世军的家,简陋,雨天漏雨无人理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昨天本台报道了对29年前北京的戒严部队、原54军162师486团士兵张世军的专访。他透露了部队受令进入北京戒严的一些情况。今天是对张世军采访的第二部分。1989年6月4日凌晨,486团三营强行推进到天安门广场,封锁了广场西南方向的一个出口。张透露,凌晨时分,他所在的戒严部队奉命让出一个缺口,让七、八十名大学生撤出广场。对于广场究竟有没有学生被射杀或遭坦克车碾压致死?张世军表示他本人并未看到,但他认为,年轻的学生无论死于天安门广场还是北京长安街,当局血腥镇压的性质并没有不同。

外界有关对1989年6月3日至4日凌晨,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的描述有各种版本。

张世军作为戒严部队一名士兵,当年随军进入广场,目睹了他驻守位置的现场情况,并首次对外披露这些细节。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年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分别从东南口和西南口撤离:“当我所在的部队跑到天安门广场边上的时候,时间大概是(6月4日)凌晨两点钟左右。那个时候,天安门广场边上已经聚集了很多部队。在天安门广场的西南口,毛泽东纪念堂的位置,在黎明时分,天要亮的时候,天呈现瓦蓝的时候,有一个方队的学生,大概有七十人,或者一百人左右,站成方队,是从西南口出去的。我们给他们让出一条路。这群学生上了前门西大街,向西去了”。

时至今日,北京当局仍不敢面对开枪镇压学生的话题,更无人承担下达开枪命令的责任,包括中共当局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杨尚昆及李鹏。解放军画报社记者曾在一篇文章中称,奉命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挺进的解放军戒严部队,除了陆军第54集团军没有接到开枪的命令,其它的部队,包括空降兵第15军、陆军第20集团军、陆军第38集团军、陆军第39集团军、陆军第40集团军,都接到了开枪的命令。

对此,张世军说:“我见有的资料说,戒严部队中唯一没有开枪的是54军,没有开枪的原因是54军没有接到开枪命令。在这里,我要声明一下,以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54军162师486团我们三营,开枪了。行军路上开枪了。到达天安门边上之后,也开枪了。前后共开枪四次。第一次开枪是本能的还击”。

对于中国官方强调天安门广场没有学生在清场行动中死亡,张世军强调六四镇压是任何人无法接受的:

“我想要说明的是无论天安门广场死没有死人,或者死多少人,这对于整个事件重要吗?无论整个事件只是死300人,还是死3000人,这都是极其惨重的惨剧,惨案。在和平时期,是任何人无法接受的。无论这个人是死在长安街上,还是天安门广场边上,这重要吗?在那天晚上,这么多年轻的生命付出了,这才是本质”。

当张世军被记者问到天安门广场有无发生开枪射杀学生的场面,他只是说,“我站的位置,没有看到”。

不过,在八年前,张世军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曾无限感慨。他当时说:“我告诉你,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人揭露过这个(屠城)真相,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能说,我不认为是张世军懦弱,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民主化进程,需要正确的方法、有效的运作”。

张世军因发表对六四的评论,被山东省滕州市公安视为敏感人物,近期又被限制出境。他说:“每年,只要一开会,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人就被限制自由,包括前段时间,我的港澳通行证续签,竟然被告知机器坏了,没有做出来。唉,真的搞笑啊”。

回顾六四发生后的29年,张世军表示,中国社会的经济发展,可能有些进步,但是民众应有的自由却愈来愈少,公民的基本人权也愈来愈无法保障:“八九事件一晃过去29年,明年就是30周年。也就是说1989年出生的人,到了明年都是30岁。这么多年轻人的血,难道就白流了吗。我们希望每一个中国人,无论是在朝的,在野的,都能有点良心”。

张世军表示,中国人为了自由民主与进步,付出的代价太多了,让我们接受历史的教训,稳步走向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