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充當政府線人 高校告密者無處不在




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於2010年遭學生舉報「反黨反社會主義」,2013年遭北大解聘。(吳亦桐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學生方嘉澍遭同學舉報在一封海外促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上簽名,被指稱「分裂國家」。(吳亦桐提供 / 2018年4月)


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被學生舉報在授課中,發表將中國與日本進行不恰當對比的「精日言論」,今年四月遭行政記過處分。(網友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中國高校內的言論自由日漸收窄,近期有多位高校教師因遭學生舉報而受處分。有教授揭發當局在高校建立「學生信息員」制度,利誘學生充當眼線,收集教師和學生的言論及思想傾向。評論人士批評「告密」為獨裁者管控思想手段,戕害年輕人並造成道德斷層。(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近期,再有多位高校教師因課堂言論遭舉報後受到處分;上月底,北京建築大學對該校理學院副教授許傳青的處分決定在網上曝光,文件稱許傳青在去年9月18日講授《概念論》課程中,發表了將中國與日本進行不恰當對比的「精日言論」,後被學生舉報並通過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媒體曝光,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校方於今年4月認定該事件為A類教學事故,並給予許傳青行政記過處分。

據另一份在網上曝光的舉報信顯示,告密學生稱許傳青在授課上,聽到許傳青發表不太妥當的言論,即亞裔是劣等種族、中國人就是不如日本人等。告密者亦在舉報信中高舉「愛國主義大旗」,認為許傳青的言論是種族歧視,傷害了盼望日後為國家和社會做貢獻的莘莘學子的感情。

許傳青本月初就事件發表聲明澄清,她解釋當時在課堂上,試圖舉出日本學生努力上進的例子,以糾正課堂上不認真的散漫學生,她發出警示稱如果中國學生不努力,日本就會成為優等民族、中國會成為劣等民族。

其後有學生向校方進行了斷章取義的舉報,校黨委書記對許傳青進行約談、並密集約談數十位學生。而舉報者依然隱身背後。

有學生在學生論壇上發貼,為許傳青抱不平,稱告密者的舉報內容,扣帽子多過講事實。更斥責告密者借用權力之手打壓有獨立思想的老師。

許傳青事件之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橘紅,今年5月遭處分的文件亦在網上流傳。事件發生在今年4月,翟橘紅在課堂上批評中共修憲。遭到學生告密,目前已遭嚴厲處分,包括記過、開除黨籍、停職、甚至已被提報註銷教師資格。

去年7月底,北京師範大學解聘了網名為「梁惠王」的語言學副教授史傑鵬,理由是史傑鵬「長期在網絡上發表錯誤言論」、「超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等。有媒體報道指出,史傑鵬的網絡文章及言論早被一些俗稱「五毛」的網絡打手和「學生信息員」盯上。

旅美的前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向本台表示,2013年10月,北京大學炮製「教學成績評估倒數第一」的理由將其解聘,實為對其早前參與聯署《零八憲章》、批評時任中宣部長的劉雲山、及在課堂上對學生發表時政批評言論的報復。

北大當時的解聘聲明中表示校方收到學生對夏業良負面評價信息多達340條。夏業良向本台透露,現在高校裡舉報有獨立思想教師的「告密者」,與早年舉報他的「學生信息員」同為一個系統。中共當局以直升保研、留校進入行政部門、派到國外作交換生等條件作為交換,各大高校廣泛發展「眼線」。

夏業良說:我是2010年被學生舉報,說我講課有反黨、反社會主義。他們是有組織的,擔任「學生信息員」有經濟上的好處,還有政治上的前途。像這種信息員一個是被要求要匯報老師在課堂上說了甚麼不好的話,還有同學在思想上有哪些傾向,這種「特務學生」應該說從來沒有消失過。

據近年媒體報道資料,「告密」文化充斥在文革期間;經過上世紀80年代的政治小陽春時代和高校思想漸趨開放的時代,「八九學運」後中共當局在高校建立「學生信息員」制度,2000年左右,中共當局將該制度普及到省級高校;2012年江西省教育廳廳長虞國慶在官媒《學習時報》發表文章稱:建立一支涵蓋學生、教師、教工等各層次的信息員隊伍,制定一套維穩信息收集制度,及時準確把握高校動向和傾向性問題。

美國中央情報局2010年11月份的一份報告指出,在中國校園信息員制度中,所謂信息員其實就是學校裡打小報告的線人。夏業良指出,這套校園信息員制度在胡錦濤時代得到強化,習近平時代對高校的思想管理更為緊縮,這也是告密文化更為盛行的政治背景。

夏業良說:「學生信息員制度」在胡錦濤時代得到強化,習近平肯定是變本加厲了,在政治上反抗的這些教師,想辦法要從其它方面把他打倒,找理由、組織學生給他差評,用這個理由把他開除掉是最安全、最合適的。從我2013年10月被北大開除後,我估計在全國至少有20個人被開除了。

在夏業良被北大解聘後,2013年12月,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因發表抨擊政治制度的文章和聲援維權行動遭解聘;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諶紅果不堪體制內打壓和監控憤而辭職。諸多高校老師解聘事件中都有告密者的身影。

北京歷史學者、時政評論人章立凡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現代管控技術加上無處不在的告密,讓民眾的生活仿如置身於前東德秘密警察的場景。

章立凡說:鼓勵告密這也是獨裁專制的一種特徵吧,現在我們就生活在《1984》,原來東德的斯塔西也是這麼幹的。我們大家都知道那部電影《竊聽風暴》,其實我們現在就正在經歷這一切。就這些正好說明自己心虛,掌權的一方老擔心:總有刁民想害朕。如果你是一個自信的政權,你還怕人批評嗎?

章立凡也認為大學校園中鼓勵「告密制度」是中共最醜陋的制度之一,除管控自由思想和言論外,還將造成一代年輕人道德、倫理的缺失及文化斷層。

章立凡說:他在學生時代做了特務學生,到他自己有點權力的時候,他還會把這套東西延續下去。主要是對下一代的戕害,也會破壞這個民族的文化,造成新的道德斷層。

美國紐約大學留學生李龍霄對本台指出,他早前曾抗議習近平修憲及無限期連任,並參與「習近平從來不是我的主席」行動。他透露該行動之後曾在社交媒體上發現疑似盯梢者。他認為中共操控年輕學子做眼線的手法卑劣。

李龍霄說:大概有一些人從小就這樣被培養成了告密的人,收買別人盯梢、告密,這不是一個典型的獨裁政府嗎!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鉗制別人的言論自由,非常的卑劣下作。

另有海外留學生向本台透露,中國內陸高校的「告密文化」還輸出到海外,近期在澳大利亞留學的方嘉澍、日本福知山公立大學的劉耀元先後遭同學舉報,在一封促習近平下台及反對鎮壓少數民族的公開信上簽名,舉報者稱他們「侮辱國家領導人和分裂國家」;美國費城大學交換生郭文軒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亦被舉報為「反政府反社會及鼓吹分裂國家」。

夏業良告訴本台,海外的中國學生聯合會大多受中國大使館操控,在海外收集中國留學生批評中共政權的言論。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