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玩轉大國形象華麗轉身

江迅、呂希蘊

特金會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形象華麗轉身,從「獨裁狂人」躋身國際舞台政治家的行列。朝鮮打開外交大門,各種峰會紛至沓來,從「國際棄兒」華麗轉身成了「外交寵兒」。


金氏三度訪華

世界變得太快,來不及回味,一眨眼,無數事物只剩下背影。在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攪動下,國際外交領域一派眼花繚亂。六月十九日,金正恩突然再度訪華,這是他繼三月二十五日訪問北京、五月七日訪問大連後,八十七天內第三度訪華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新加坡「金特會」後僅一週,金正恩出訪北京,向中國通報「金特會」情況,並與中國作戰略溝通,商討半島無核化的步驟和路線圖。

不到兩個月,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恩形象華麗轉身,他戲劇性地從「獨裁狂人」,躋身國際舞台政治家的行列,實現現代外交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轉變,從幾近「棄子」之地位變身大棋手,且連勝數局。他先後與韓國總統文在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六月十二日,舉世矚目、跌宕起伏的美朝世紀峰會以皆大歡喜的形式在新加坡落幕。「金特會」時,金正恩以微笑魅力征服新加坡,成功讓自己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雖然局面是「雙贏」,但國勢相對貧弱、長期遭制裁的朝鮮顯然是大贏家。在會晤中,他接受特朗普對他訪美的邀請,他也邀請特朗普方便時訪問平壤,特朗普也接受了邀請。三天後特朗普透露,他在會晤金正恩時,已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直接給了他,如果兩國間有什麼問題,「金正恩可以立即打電話給我」。一週後的十九日,美、韓國防部同時宣布,雙方決定暫停八月舉行的「乙支自由戰士」聯合軍演。

據俄羅斯駐北京的一位外交官透露,六月十四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接見到訪的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時證實,已邀請金正恩訪俄,或許九月在俄羅斯舉行東方論壇期間,或許透過外交部管道單獨協商,目前這一籌劃正在推進。另據日本在華一位外交官透露,日本政府正積極與朝鮮接觸,安排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金正恩會晤,安倍八月前後赴朝訪問是選項之一,日本也期待能在九月東方經濟論壇時舉行雙方領導人會晤。此外,還有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等一些國家最高領導人,排著隊等著與金正恩會晤,金正恩的外交秀只是開端。精采演出中,他將自己從「國際棄兒」華麗轉身成了「外交寵兒」,參與國際舞台嘉年華。

朝鮮打開外交大門,各種峰會紛至沓來,讓金正恩應接不暇,猶如高人氣的政治明星,有媒體封他是「外交界的新A咖」。不久前,就是他下令處決自己的姑父,暗殺自己同父異母的兄長。在他的人民遭受食物短缺的困境之際,他花費數百萬美元開發和試驗氫彈以及洲際彈道導彈。他與特朗普互吼「核毀滅威脅」,稱美國總統是「精神錯亂的美國老糊塗」。那只是他二零一七年以前的形象。在新加坡的「金特會」,金正恩掀起一陣旋風,人氣之高,不輸當紅明星。

長期來,世人眼中,朝鮮在國際外交舞台上是絕對孤立的,這是一種嚴重錯覺。韓國駐北京的一位外交官對亞洲週刊分析說,在新加坡舉行的美朝峰會,在三月剛傳出兩國領導人會晤的消息時,瑞典、瑞士、蒙古國、俄羅斯等國有的表示可當「金特會」舉辦地,有的被看成是美朝磋商的「中立國」。這種局面表明朝鮮在國際外交舞台上並不孤立。北京外交部一位官員也認為,在韓朝、美朝首腦會談前,朝鮮已籌謀擴大友邦外交,持續發展與中、俄、蒙等國家的友好關係以強化自身地位。其實,外界沒有注意到,朝鮮同一百六十多個國家早就建立了外交關係,從東盟到北歐、從非洲到拉美,其中還有不少是「鐵哥們」。

朝鮮邀請呂秀蓮訪朝

最近,朝鮮外交的主動和活躍體現在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身上。據悉,在台灣政壇不甘寂寞的呂秀蓮對南北韓研究頗有興趣,特朗普與金正恩關係緊張時,她已經花不少時間作研究,把研究文章投稿給《中國時報》,談「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她在文中說,朝鮮這隻小蝦米已經蛻變,「別人罵他『金瘋子』時,我就提醒,他會蛻變成一隻毒龍蝦,後來情勢發展確實如此」。出乎她意料,這篇文章被朝鮮外交部看到了,當全世界都在罵朝鮮時,他們發現有一個「星星知我心」,後來還查到作者竟然是前副總統,於是透過關係邀請呂秀蓮訪問朝鮮。聯合國正在制裁朝鮮,呂秀蓮又擔心美國會不高興,於是她先派代表去,可見朝鮮外交動作主動而頻頻。

作為「七十七國集團」和「不結盟運動」正式成員國,朝鮮積極開展與發展中國家的交往。二零一六年,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訪問赤道幾內亞,此行出乎各國外交官意外,其實細想卻也在情理中。一九九一年九月,朝鮮加入聯合國。二零零零年七月,朝鮮加入東盟地區論壇,東盟十個成員國均與朝鮮有邦交。二零一七年四月,朝鮮外相李勇浩出席在阿塞拜疆舉行的不結盟運動部長級會議並訪問俄羅斯。阿塞拜疆總統表示,阿願意發展同朝鮮的友好關係。

近年來朝核問題不斷升級,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斷加大對朝制裁力度,一些國家紛紛下調與朝鮮的外交關係層級,有些國家甚至斷絕與朝鮮往來。但朝鮮與北歐國家的關係卻始終保持相對穩定,這正是近期朝鮮在瑞典和芬蘭的外交活動活躍的基礎。一九七三年四至七月,朝鮮通過秘密溝通,先後與崇尚中立、堅持普遍主義原則的瑞典、挪威、丹麥、芬蘭、冰島等北歐國家建立外交關係,一舉打破西方國家的外交封鎖。

此後,瑞典跟朝鮮互派大使,成為第一個在朝設館的西方國家。朝鮮駐瑞典使館坐落於斯德哥爾摩東郊利丁嶼島上。由於美國、日本等和朝鮮都無外交關係,因此北歐國家就成為朝鮮跟相關國家接觸的一個重要管道,或明或暗的外交溝通持續進行著。瑞典駐朝使館不僅負責北歐國家在朝鮮的利益,也負責美國、加拿大在朝利益。即使後來一些國家因為核試驗與朝鮮產生分歧,瑞典也一直保持著跟朝鮮的外交關係。

朝鮮與北歐關係穩定

近年來,受朝核問題影響,在美國壓力下,一些國家與朝鮮的關係疏遠了,僅二零一七年便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秘魯、科威特等國家與朝鮮斷交,或驅逐朝鮮駐本國大使,泰國、菲律賓、老撾等一些東南亞國家也減少了與朝鮮的經貿往來。不過,北歐的幾個發達國家,特別是瑞典和芬蘭,與朝鮮的關係並沒受太大衝擊。當然,應該說因受國際政治影響,整體上看,朝鮮與它們的往來尚不算密切。

由於長期受美國經濟封鎖,朝鮮希望透過跟北歐國家的特殊關係開展經貿合作。以貿易立國的北歐諸國,能與朝鮮保持長期交往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看重朝鮮尚未被發掘的經濟潛力。上世紀六十年代,在蘇聯等國資助下,朝鮮工業現代化發展迅速,經濟年均增長率一度高達百分之二十五,大有追趕日本之勢。瑞典看準機遇,鼓勵瑞典各大公司開發朝鮮市場。朝鮮也利用跟北歐國家的關係,從歐洲市場上進口物資。

朝鮮與埃及、蒙古國的關係,更被視為「兄弟般」的「鮮血凝成」的關係。問到朝鮮外交的特點時,中國遼寧社科院研究員呂超說,朝鮮最高領導人親力親為,使外交政策能迅速實施;朝鮮重視與發展中國家、弱小國家的交往;外交方針政策隨時可以大起大落地調整,具有跳躍性;重視獲取政治、經濟實效。

朝鮮的外交,完全取決於金正恩的個人思維。在西方,三十四歲的金正恩被批評為「兇殘獨裁者」和「核狂人」,常被諷刺成一個「玩核彈的胖小孩」。二零一零年金正恩在國際政壇初露面時,還只是個長著娃娃臉的金氏王朝接班人。特朗普稱金正恩「又矮又胖」,是「生病的小狗」。年輕的金正恩憑借朝鮮擁核實力,希望達成父親金正日和祖父金日成都沒有的成就,即與美國總統平等會晤。在他眼中,這將鞏固其統治的合法性,而朝鮮急需發展經濟也同樣重要。為達目標,金正恩在二零一八年新年致辭中,表明要打開南北韓對話大門,提議在韓國冬奧會期間派遣運動員、啦啦隊和政治特使前往韓國。兩韓關係快速回暖。「文金會」後,南北韓關係亮點不斷。從頭到尾,金正恩掌控全域。與文在寅於兩韓邊界會面時,金正恩走到兩國邊境,見到文在寅與之握手的那一刻,又建議文在寅跨過邊境步入朝鮮,停留了十秒鐘後,兩人手挽手回到舉行會談的韓國。這一舉動有效軟化了他的形象。金正恩特別注意自己的外交形象,身高僅一米六八的他,穿著精心準備的特製皮鞋,增高七厘米,避免和身高一米九的特朗普相差太多而失盡顏面。韓國研究中心一項調查顯示,會談結束後,七成七的韓國人認為金正恩「值得信任」。

半年前還劍拔弩張、互嗆核武按鈕很大顆的特朗普與金正恩,從仇人突變成渴望見面的忘年交,特朗普竟然還稱金正恩「聰明而親切」、「非常可敬」。美朝終於打開敵對已久的大門。在六月十二日「金特會」之前,金正恩宣布暫停核子試驗、關閉朝鮮已知的唯一核子試驗基地、釋放三名美國囚犯,透過採取這一系列外交舉措,有效重新定義自己。韓國釜山東亞大學研究朝鮮「形象政治」的學者姜東浣說,「他正在海外塑造自己是一個正常國家領導人的新形象」。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