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很有可能轉變成一場終結習近平權力的「政治戰」(下)



胡少江

但凡對美中兩國經濟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難理解,倘若美國和中國真正開打貿易戰,中國遭受的損失一定比美國嚴重。不僅如此,這場貿易戰對習近平政治生命和它代表的那個體制也將會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與特朗普不斷在公開場合指責中國貿易政策的做法相反,習近平始終保持緘默,而且不斷放風表示要通過談判解決問題。他繞過總理李克強,直接指派他最信得過的副總理劉鶴負責此事,這表明他對這場衝突的利害關係心領神會,不願意讓潛在的政敵有機會對自己不利。

對於中國而言,損失最小的方法是對美進行妥協。鄧小平和江澤民在以往的對美交往中曾經多次這樣做過。可能現在的習近平並非不想這樣做,但是他似乎已經沒有這樣做的餘地了。因為習近平已經被他自己和那些諂媚而又無能的嘍囉在中國公眾面前設計成了一個無往不勝的偉大導師、一個世界級的英明領袖、一個為全世界的政治經濟難題提供解決方案的高超舵手。一旦退讓,縱使國家可能會減少損失,但是習近平本人卻會因此遭受國內政治上的重大挫折。

這場以貿易戰為前哨戰的美、中之間的全面對抗,從根本上來說是習近平改變鄧小平內外政策的必然結果。平心靜氣而論,只要美國和中國各自堅持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這種對抗遲早會到來。表面上看,特朗普「美國優先」的選舉承諾和他魯莽的個性直接扣動了這場對抗的扳機,但是從本質上看,習近平日益向左轉的國內政策和日益冒進的外交政策,不僅使得這場衝突無法避免,也使得衝突的日程大大提前。

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力量一直期待經濟發展幫助中國形成一個開放的公民社會,中國也將因此而融入全球的經濟和價值體系。但是,習近平更加嚴厲地鎮壓國內一切社會民主力量;利用國家資本主義的體制玩弄世界規則;並且狂妄地鼓吹「中國共產黨對世界問題的解決方案」。習近平在意識形態上表現出來的頑固性和進攻性讓西方認識到對中國民主化和法治化的良好願望只不過一種幼稚的幻想,共產黨中國已經成為威脅民主制度和世界現有秩序的主要敵人。

無論是從貿易結構、整體經濟發展水平、還是技術和軍事實力上看,中國現在都不具備與美國和整個民主社會進行全面對抗的實力,但是魯莽的習近平卻執意把中國過去三十多年來通過非意識形態化和對外開放所累積的經濟力量,當成了捍衛和輸出極權制度的賭注。他對人類發展方向的誤判、在國家治理和經濟發展知識上的淺薄、對個人權力和虛榮的固執追求、在外交和軍事政策上的魯莽輕率不僅將中國帶入了困境,更將自己帶入了困境。

習近平的極權中國在世界上有著利益針鋒相對的敵人,卻沒有真正的盟友。特朗普的獨斷獨行讓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十分頭痛,但是讓這些民主國家與中國結盟來對付美國則是天方夜譚。對西方世界的領袖而言,特朗普對中國的指責正中下懷,在對中國採取強硬的貿易政策問題上,他們與特朗普完全一致。那些說中國好話的窮親戚則是各懷鬼胎,不斷通過滿足習近平的虛榮向中國索取高額報酬。至於中國的周邊國家,則都暗自希望依靠美國來削弱中國。

習近平在中國國內也沒有盟友。毛澤東有在長期戰爭中帶出來的核心隊伍,也有用極左意識形態凝聚起來的一幫有能量的真心追隨者,例如民國時期的左派知識分子和文革期間的造反派;到了文革之後的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有自上而下的利益一致的官僚體制的維護者、被物質利益收買的知識分子、和代表經濟發展力量的各層各界的企業家們作為自己的政治基礎。習近平生活在一個理想和道德被完全摧毀了的時代,既沒有有說服力的意識形態凝聚力,卻又想全面恢復毛澤東的思想和政治統治力。

習近平通過選擇性的反腐瓦解了作為極權制度政治基礎的官僚系統,他想通過社會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化來延續極權制度的生命,大力鎮壓知識分子和持不同政見的專業人士,在經濟領域壓制市場力量,這些做法使他站在了政治、經濟和社會精英的對立面。他的剛愎自用和任人唯親的組織路線更是造成統治集團的核心成員離心離德。正因為如此,面對美中貿易戰和背後的全面對峙,無論是戰還是和,對習近平都是難題,因為他的周圍幾乎全部是期待他犯錯誤和追究他領導責任的政治敵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