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公投两周年 国内政坛大势终定对外却困难未解

英国“脱欧”公投中民众也曾为是否脱欧而感到纠结DR网络图片

今年6月23日是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两周年纪念日。两年前的这一天,英国全国民众在经历了15个小时的投票过程后,以超过52%选择支持英国脱离欧盟,比48%支持留在欧盟的选票结果,作出了让英吉利海峡另一边的英国与欧洲大陆上其余27个欧盟成员国说再见的决定。

该结果也导致发起“脱欧”公投,但又反对脱欧的前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政治上玩火自焚被迫下台,而继任者女首相特雷莎·梅从此带领英方,开启与欧盟就脱欧事宜的谈判,并要统一国内议会中分歧意见的艰难之旅。就在本周,英国议会表决并通过了政府提出的《退出欧盟法案》,预示着梅政府提出的确立以明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欧盟的法律框架。这也意味着,此后英国议会将在“脱欧进程”中的最终决定权交给了,由特丽莎梅领导的英国现政府,从而扫除了英国政坛内对是否能走回头路,延缓或取消脱欧的最后争论。

事实上,英国政府在此前就多次表示,希望在2019年3月正式脱离欧盟。但鉴于民众对脱欧后可能会给英国经济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及与欧盟的相关脱欧谈判一直进展不顺,议会内反对党希望,撤销这一决定的声音也不绝于耳的出现。而包括伦敦等英国大城市在过去的两年内,也频频有民众自发上街的挺欧游行上演。但随着英国议会在近日表决通过“脱欧”法案,英国将正式停止履行1972年《欧洲共同体法案》,废止欧盟法规在英国法律体系中的优先权地位,英国本土法律将重归其位。这一点则是英国在举行“脱欧”公投前,脱欧派攻击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的一大主要话柄。

因为他们认为,松散且不能代表英国利益的欧盟体系总是以复杂繁琐的法律法规,把布鲁塞尔的意愿强加给英国人民,阻碍了其国内的经贸自由发展和民众在日常生活中的选择权。在当时,离欧派口中“要让英国公投日成为英国脱欧独立日”的声音,也不绝于耳的在大街小巷和公共传媒中出现。但这则也引来反对者们的取笑和批评,并称“作为曾经殖民地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国,今日却高喊要从他人独立着实令人可笑。”

不过随着上文提到“脱欧”法案的通过,坚定要执行民众“脱欧意志”的首相特雷莎·梅则于近日指出,英国国内已就“脱欧”问题达成原则性共识,并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公布有关未来英欧关系安排的白皮书。据了解,该法案的主要争议内容则是,是否给予英国议会在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的最终决定权。从更深的角度来看,它也象征着英国政坛中“硬性脱欧”和“软性脱欧”两派的较劲。对此,由梅领导的保守党少数政府表示,如果最终决定权交给议会,只会让谈判对象欧盟代表在今后于关键问题上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和回旋余地,并给本已进行艰难的谈判未来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分析指出,英国议会内“软性脱欧“派和留欧派议员希望,英国能仅在名义和形式上脱离欧盟,而诸如双方公民的居住和工作权,及英国是否在脱欧后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问题上与当下保持一致。但这一观点则遭到以前脱欧派领袖外交大臣约翰逊等、“硬性脱欧”政客的反对。欧盟高层也指出,将不会让这一现象出现,必须要让英国为其决定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研究英国和欧盟于目前第二轮谈判中的主要分歧后,可以轻易看出就算统一了国内政局,特雷莎·梅还是要面对着被动的谈判局面。在接下来仅剩9个月的脱欧大限前,英国可能要放弃其最终为看重的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权利。这也意味着,英国经济发展和日常生活中民众所需物品,都要面临着成本被迫提升的未来,其英国国内现有与欧盟其他成员国互通的供应链体系也必将会发生改变。

出于对“脱欧”谈判并不乐观的预期,英国国内赖以发展的金融业巨头已纷纷开始了向欧洲大陆转移部分业务的步伐,而包括空客、西门子等欧洲大陆企业也表示恐将被迫退出英国市场。这则是由于他们的业务或将受到英国“脱欧”的威胁。要知道,光空客一家公司在英国就雇佣了约1.4万名员工。此外,诸如英国“脱欧”后如何划定爱尔兰边界,及与欧盟签署脱欧协议的最终裁定问题仍是,双方在第二阶段“脱欧”谈判中僵持不下的主要重点。英国坚持欧盟最高法院无权裁决“脱欧”协议。

在爱尔兰边界问题上,虽然双方都希望确保欧盟成员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尔兰之间的货物和人员流通,但欧盟建议北爱尔兰仍遵守欧洲共同市场及关税同盟的原则却遭到了英方的拒绝。伦敦不愿看到在对欧关系上一国两策的现象出现。另一让特丽莎梅头疼的是,由亲欧政党主持的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在近日告知伦敦,英国政府立场不一、脱欧大限紧迫,可能会导致无协议“脱欧”的恶果出现。她并指出,将根据英欧达成何种“脱欧”协议,来决定苏格兰是否再度举行独立公投。
作者:法广 RFI 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