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金會」的成敗虛實

吳瑞國 民間智庫執行長、輔大兼任副教授

任何兩國要舉行元首高峰會,外界最關心的是能不能有「具體成果」,如果沒有把握,幕僚一定會建議取消或暫緩,因峰會「勞民傷財」,萬一「敗興而歸」,政治後座力是很可觀的,1986年美蘇在冰島雷克雅維克舉行的限武談判,在最後階段破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但即將於本周在新加坡登場的「川金會」卻不同。這場備受矚目的高峰會能夠如期舉行,鬆口氣的不僅僅是領導人身邊的幕僚們,更包括同為命運共同體、但各有算盤的鄰國與盟友。同時,由於川金兩人都慣以「情緒領導、好惡治國」,加上長時間以來雙方惡言出盡,衝突一度看似無法避免,現在竟然能前嫌盡釋、直接對話,除非最後雙方不歡而散,這次川普與金正恩都是贏家,長期緊張的東北亞局勢也暫時得以喘息。不管是因為聯合國的制裁奏效、還是美華府與北京施壓成功,「川金會」能夠順利舉行,各自的國內因素才是關鍵。

川普上任1年半,美國經濟給足了面子,但在內政上擺脫不了「通俄門」的夢魘,加上日趨緊張的種族關係、以及校園槍擊悲劇等不斷上演,再再顯示川普在這些方面的無心與無能。近幾次聯邦及地方的補選結果,共和黨幾乎都是「割地賠款」,面對11月的期中選舉,絕對沒有樂觀的理由,而「川金會」就是要轉移輿論的注意力。一場成功的峰會能給他帶來可觀的政治籌碼,他絕對不會讓它破局、甚至一事無成。況且只要「首部曲」叫好叫座,不愁未來沒有更多跳「雙人探戈」的機會。

跟兩岸關係一樣,朝鮮半島和平與去核化從來就不是南北韓的問題而已,想漁翁得利的國家實在太多了,擺不平的結果造就了本世紀初期的「六方會談」。但由於川金兩人功過都吝與他人分享,雖然南韓可能加入峰會後段的談判,企圖在較簡單的「宣告韓戰正式結束」等議題取得共識,避免真的「空手而回」,亦可加強文在寅日後推動朝鮮半島和平的力道與正當性。

峰會成川金減壓器

而一直給予平壤幕後最大支持的中國大陸,雖然黨政大員沒有遠赴獅城的跡象,但並不表示北京沒有角色。從好幾次的「川習熱線」、到金正恩兩度赴中與習密談,顯示出北京在朝鮮半島的問題上,絲毫沒有放鬆的跡象。北京瞭解美中關係是全面而複雜的,任何一個議題都是籌碼,任何一個進退都有得失。或許還未到美中在朝島問題上對話、甚至攤牌的時候,但扶持超過60年,北京不可能對自家後院的「兄弟友邦」置之不理的,只是在找時間、等議題。

接班6年以來,金正恩快速集所有權力於一身,也形塑了「為求鞏固自身權位而不顧一切」的性格,幾次的核測與飛彈試射,也著實讓鄰國捏把冷汗、盟友倒抽了好幾口氣。面對排山倒海的國際制裁與壓力,金正恩縱然無法體會百姓的苦,但也不得不擔心是否有人會揭竿而起、推翻他繼承的金氏王朝。所以跟川普一樣,6月12日的高峰會是金正恩減壓的利器,只要能與現任美國總統同登舞台、平起平坐,不讓美日韓同盟整碗捧去,留個「下回分解」的伏筆,這就是一場穩賺不賠的政治買賣。

不是幕後下指導棋的中國,也不是穿針引線的南韓,「川金會」的另一個大贏家是身為東道主的新加坡。除了跟美國與北韓的關係良好,長期以來與人為善、廣結善緣的政策作為,充分將它的國際地位與戰略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

新加坡的好友每次都謙遜地說:「只是提供場地跟幾張桌子、椅子」,但如何擺好、擺對那幾張桌子、椅子,需要的不僅僅是靈活的外交手法,更要能夠將國家利益放在意識型態之上,孰輕孰重,每個政府可以各自考量。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