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置稅:干預失敗再干預

上半年天旱,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有制水之憂;老香港憶苦思甜,懷想四日供水四小時的艱苦歲月。那個時候倘若港府立例禁止儲水囤積居奇,不馬上耗盡用水的將重罰,人們必定認為官家發神經。當下香港「樓旱」,樓價如坐火箭,派錢派出個大頭佛的的陳茂波再次展示其識見才智,要以樓宇空置稅侍候囤積居奇的發展商,迫使他們趕快推出單位應市。這般管理樓市供應能遏抑樓價?不能吧。

銀行水浸致港元利息不升

未推出此管理供應措施之先,自09年以來特區政府已8度出招管理需求,加倍印花稅一也,降低按揭上限二也。辣招盡出,管理需求管理出甚麼效果,有目共睹。卻原來一切還得望美國打卦——金管局的陳德霖及陳茂波再三威嚇:等到聯儲局加息你就知。調節樓價的關鍵倘若在美金息口,那一大堆管理樓市供求措施又是拿來做甚麼的?虛晃一招,好證明他們沒有白?人工?

美國聯儲局三年前結束量化寬鬆,至今7度加息,奈何港元利息紋風不動。牧羊童喊了兩趟狼來了而誠信破產,陳德霖、陳茂波喊了7趟狼來了,他們尚餘多少公信力,不說也罷。港元利息應升而不升,道理只有一個——銀行水浸。原因之一,恰正是降低按揭上限打擊樓價的辣招導致銀行空有餘資而不能放貸,那又叫利息安能上調?雙手互搏、干預失敗再干預、干預不斷升級,那是過渡21年的施政特色了。

毋庸諱言,降低按揭上限打擊樓價只堵塞資金出路,銀行水浸的主因則是資金湧入。若要遏抑樓價,徹底不過的辦法莫如資金管制。禁令一出,樓價不急瀉則幾稀矣。且不去說這般做法有違《基本法》112條,敢問有多少飽受樓價高與天齊煎熬的無殼蝸牛願意用這個斬腳趾避沙蟲的辦法遏抑樓價?沒有多少吧。

或曰用降低按揭上限、空置稅般辦法遏抑樓價並非香港獨創,好些「先進國家」早已有之。依樣畫葫蘆又何大逆不道之有哉?香港的先天條件不如好些「先進國家」般優厚,承受強物情、就己意干預的能力自又遠不如人;一子錯,不難滿盤皆落索也。別的不說,差不多所有先進國家都有銷售稅,東施效顰,香港還做得成購物天堂、旅遊之都嗎?

先進國家無港房屋問題

再者,試問哪個「先進國家」是像香港那樣一年365日每天都要招呼150名新移民?十年來整個歐洲接收了大約500萬難民而大喊吃不消,地大物博如美國,也要架設圍牆堵截非法移民。過渡以還,香港多了115萬新移民,至今猶來者不拒。他們如若通通入住公屋,一年建一萬個單位也不夠(過去十年,平均每年興建約一萬四千個公屋單位。)沒有「先進國家」要面對香港般的房屋問題,他們的空置稅安能解我們之困?

到頭來樓價高反映的是制度的優越——法制完備、基本人權有保障、市場活動空間廣闊,包括資金自由出入等等。然而這些都是望後鏡裏的景象了。過渡後執權者妄自尊大,對樓市以至整體經濟諸般蹂躪,體制優勢日漸消亡。體制之不存,樓價尚能高企嗎?干預失敗再干預,毋須擔心樓價飛升的日子將不遠矣。

古立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