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申奇:也谈六四

2018年6月4日,香港民众在维园举办纪念八九64二十九周年烛光晚会(美联社)
2018年6月4日,香港民众在维园举办纪念八九64二十九周年烛光晚会

六四屠杀已过去二十九年,很多人仍然不断提出“平反六四”的诉求。据报道国内有“兴华会”在街头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报道没指明“兴华会”是在一地区还是在多地区同时张贴标语。

严格说来,从中共的角度来看,镇压六四没有错,没有平反一说。因为到过天安门广场、聚集在广场的人们,不论政治诉求是平和的还是激进的,都是反党。广场上最大公约数的诉求是:民主、自由、法制。并且是以大规模的群体示威制造压力的方式逼迫中共对话和接受这些诉求。毫无疑问他们这是否定中共独裁的挑战行为,是否定中共一党专政统治秩序的行动。如果中共不镇压,那就不是中共了。但动用军队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这就逾越了人类文明的底线,这就犯下了反人类罪。那么中共究竟会不会平反六四?

我想中共最高层可能不止一次的做过沙盘推演,参照平反四五运动的模式平反六四,但最终只能放弃。因为镇压四五运动有党内的一个集团背负起了罪责,而镇压六四只能由中共本身来背负罪责。中共背负不起,更背负不起反人类罪的罪名。中共的决策者们很清楚:平反六四将是撬动中共一党专政杠杆的支点,他们不可能提供这个支点!倒过来说,反对阵营的许多人,不是出于认知,而是出于策略,提出平反六四的诉求,希望这是动摇中共统治的触发点。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我以为中共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平反六四,一、中共决策者有一点良心发现,像赵紫阳晚年被囚禁中反思到的那样,为避免现存秩序一旦失序后的大动荡,让理智的社会平衡力量有成长的空间。这意味着高洪明先生所说的:“为六四事件平反之日,就是中国执政党官方放弃领导一切或曰垄断一切的特权之时,就是中国执政党官方和平转型之时。”另一种情况就是二、社会危机和统治危机达到了临界点,中共垮台已成定局,为了减轻罪责,获得更多的社会宽容,临终前做一个姿态。

可以肯定,如果中共现在主动平反六四,有可能在未来的宪政体制下继续存活,至少可以在社会民主党之类的名义下继续存活。而如果只是临终前的表态,那中共的命运只能是被取缔,被禁止存在,其罪魁只能等待被审判的命运。

因此,我们要为“兴华会”在国内张贴标语提出平反六四的诉求点赞,期待更多的人们以有力的警示推动中共主动平反六四。如果实现第一种可能,那是国家之大幸,民族之大幸。但我对此并不乐观!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洪伟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