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斯里兰卡因一带一路债台高筑唯有长租港口予中国还债


“一带一路”示意图
网络照片 DR


纽约时报一篇题为《中国如何令斯里兰卡将汉班托塔港拱手相让》的调查报道显示,中国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宏图,据称是可以透过援助弱势的国家,做到互利共赢。但一些国家受援助之后,带来的并不是收入,而是重债,有些更是无力偿还的债务。不过中国着眼于的未必是钱,而是对该些国家的影响力。文中提到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就是一个例子。

公开的资料显示,中国官方5年以来宣称一带一路建设成果丰硕,项目背后均是涉及数以百亿计人民币的投资。点名的项目中,中国老挝铁路耗资约70亿美元、印尼雅万高铁项目花费55亿美元、位于埃塞俄比亚的亚吉铁路斥资近40亿美元,当中有70%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

 

此外,在地中海最繁忙的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中国投资近5亿欧元,为打开一带一路的欧洲入口。至于匈塞铁路30亿美金,85%资金来自中国贷款。另外中国政府计划投资100亿美元在马六甲建设一个深海港口。

 

报道指出,在斯里兰卡,上一任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在向其他盟国借贷无门之后,转向他的中国盟友求助,以一个宏大的港口项目卡汉班托塔港作为寻求贷款和援助,他总能得到肯定的答覆。

 

但问题在于拉贾帕克萨在任内,已经造成国家债务迅速膨胀,港口的可行性研究也认为无法运作,因此在多年的建设并与北京最大国有企业之一中国港湾工程公司重新协商后,汉班托塔港口开发项目的失败是意料之中。这本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货运通道之一,沿途有成千上万船只驶过,但纽时报道,在2012年,该港口只吸引了34艘船只。

 

2015年,拉贾帕克萨败选下台,但斯里兰卡的新政府却难以偿还他所揽下的债务。背负着严峻压力与中国进行了数月谈判的政府于12月交出了港口以及港口周围15000英亩的土地,租期99年。

 

报道指,这次转让使中国得以控制距其对手印度的海岸仅几百英里的一片区域,以及重要的商业及军事航道沿线战略立足点。本次事件是中国利用贷款和援助增加国际影响力最为生动形象的案例之一 也是中国愿施展强硬手段收款的例证。

 

纽约时报说,这次债务协议还加剧了对习近平标志性“一带一路”倡议最为刺耳的指责:全球投资和借贷项目实际上相当于是为全世界的弱小国家设下的债务陷阱,助长了各个陷入困境的民主国家的腐败和专制行为。

 

数月以来,对斯里兰卡、印度、中国以及西方官员的采访以及对港口项目文件和协议的分析都无情地表明,中国以及其控制的公司在渴求资金的小国中如何确保了自己的利益。

 

例如在斯里兰卡2015年选举期间,中国港口建设的大笔资金直接流向了拉贾帕克萨的竞选助手和竞选活动,拉贾帕克萨对中国提出的条件一概接受,在中国削弱印度在南亚影响力的行动中,他被视为一个重要盟友。政府的调查核验了文件及现金支票记录,纽约时报查看了这些款项。

 

又例如尽管中国的官员和分析人士坚称,中国在汉班托塔港的利益纯属商业性质,但斯里兰卡官员表示,港口选址的情报和战略潜力从一开始就是谈判的一部分。

 

此外,随着斯里兰卡官员要求重新商讨时间并增加资金,起初对港口项目温和的借贷条款变得越来越繁重。而在斯里兰卡近年来迫切希望从帐面上清除债务的同时,中国没有接受条款上的放宽,而是将要求集中在了港口资产的移交上。

 

尽管该交易清除了港口项目大约10亿美元的债务,但由于其他贷款仍在继续且利率大大高于其他国际贷款机构,斯里兰卡目前对中国的负债达历史最高,斯里兰卡财政部的预计描绘了一个惨淡图景:今年,政府预计将有148亿美元的收入,但政府应按期偿还全世界各个贷款方的债务达123亿美元。

 

报道引述新德里智库政策研究中心成员、常为印度政府提供建议的分析人士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说:“约翰·亚当斯(资本主义之父)有句名言,征服一个国家,要么用利剑,要么用债务。中国选择了后者。”

 

印度官员尤其担心的是,斯里兰卡会因处境过于艰难,使中国政府有可能凭藉减免债务换取汉班托塔港之类的军用资产 尽管最终的租赁协议禁止他们在没有斯里兰卡邀请的情况下在此进行军事活动。

 

但中国的贷款并非全数进入投资港口,部分更流入了竞选活动甚至若干官员的口袋。根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项仍在进行中的政府内部调查,至少有760万美元从中国港湾的渣打银行帐户汇往拉贾帕克萨竞选活动的分支机构。而在民意调查开始前10天,大约370万美元被以支票形式发放了出去:67.8万美元用于宣传材料;29.7万美元用于购买赠给支持者的礼物。另外还有一笔3.8万美元的款项被支付给一位受人爱戴、支持拉贾帕克萨竞选的佛教僧侣,另有两笔价值共170万美元的支票由志愿者送到拉贾帕克萨的官邸树寺。

 

大部分款项来自中国港湾控股的子帐户,名为“HPDP第二期”,这是汉班托塔港口开发项目的简称。

 

报道指,“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近5年手忙脚乱的扩张之后,中国官员正在悄悄评估多少交易已经完成,以及中国可能面临什么样的金融风险。中国一位经济政策制定者说,目前还没有一个全面的估计,他同许多其他中国官员一样,只有在匿名的情况下才会谈论中国的政策。

 

一些中国官员担心,围绕此类项目展开的近乎制度性的贿赂活动对中国是一个拖累,并提高了盈利的门槛。习主席去年在一次讲话中承认了这种担忧:“我们也要加强国际反腐合作,让‘一带一路’成为廉洁之路。”

 

例如,在孟加拉国,政府官员在一月份的采访中表示,由于被指控将10万美元塞入一盒茶叶中,试图贿赂路政部门的一名官员,政府将不再允许与中国港湾签约。由于在菲律宾的腐败行为,中国港湾的母公司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公司曾在2009年被禁止参与世界银行项目竞标8年。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