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大法官:香港有外国法官是法治信心的关键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图片摄于2017年1月9日。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马道立表示,香港的司法有普通法系其他地区法官的参与,是制度的特色,可维持外界对香港法制和法治的信心,是香港法院赖以成功的关键因素。马道立日前在香港大学法律学院主办的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上述的言论。

马在会上致辞时说,经常有商界人士告诉他,终审法院有海外非常任法官,能够维持他们对于香港法制和法治的信心。

 

马道立表示,1997年前香港的终审权在英国枢密院,1997年后在香港建立终审法院,希望邀请最好的法官加入,现时终审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都是在普通法系中杰出的法官,包括了英国最高法院的前任以及现任院长。

 

马道立强调,终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与本地法官有同样的司法职能,他们在香港听审和撰写判词,对香港的法制和法治有重大贡献,形容他们的参与是香港法院成功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

 

马道立又提到,基本法是香港的宪制性文件,反映公众利益和社会期望,亦列明行政、立法和司法分立。

 

马道立形容基本法体现中国对香港的基本方针,确立一国两制的构思,亦是香港历史上首次在宪制性文件中,列明香港居民享有平等的基本权利,包括投票权、参选权、言论自由、示威自由等,也订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

 

曾任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现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人法官的廖柏嘉(David Edmond Neuberger),在同一场合演讲时亦提到,近年英国也出现法院判刑引起社会关注甚至传媒批评的情况,他形容法官在判决时或会面对困难,但强调法官应持守法治和法律原则。

 

廖柏嘉又表示,虽然法庭有责任反映社会的价值,但同时亦有相等的责任,在某些时候保障少数的权益。

 

对北京唯命是从的香港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对香港委任英国最高法院院长何熙怡女男爵(Brenda Marjorie Hale),和加拿大最高法院前首席法官麦嘉琳(Beverley McLachlin)为终审法院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非常任法官一事,曾撰文表示忧虑。她的文章题目就是《法官委任是碰不得的禁忌?》,内容指出,“司法独立”并不是指涉及法官或法庭的事都属于司法程序,都应该“独立”。她又质疑两人支持同性婚姻,指有关任命“引起关心家庭价值人士的忧虑,担心这些法官日后可能通过判案,改变香港社会的婚姻制度及传统家庭观念”。

 

但李慧琼在最后投票时,亦投下赞成票,反而有中联办干儿子之称的议员何君尧,投下唯一的弃权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