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并未饿死与朱迈先真被冤杀

 

  我知道朱自清是从读他的《背影》开始的,后来读了毛泽东《别了,司徒雷登》,文中说:“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几十年来,我一直认为朱自清是被“饿死”的。

  不久前看到一些考证性的文章,才知道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曾到英国留学、回国后先后任清华大学教授、西南联大教授,抗战胜利回北京后继续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朱自清,尽管子女多,负担重,生活也很艰辛,但是当时教授的薪俸高,不至于饿死。而且有他1948年的日记为证:“饮藕粉少许,立即呕吐”;“饮牛乳,但甚痛苦”;“晚食过多”;“食欲佳,终因病患而克制”;“吃得太饱”……就在他逝世前14天的1948年7月29日,也就是他在拒领美国“救济粮”宣言上签名后的第11天,他还在日记里提醒自己:“仍贪食,需当心!”

  1948年8月12日,朱自清因严重胃溃疡导致胃穿孔,在北大医院去世。可见,朱自清死于严重的胃病,并非“饿死”的。

  解放前夕,朱自清为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到来而感到高兴,他将唐人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名句稍作改动,写了“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的诗句,压在自己书桌上的玻璃板下。他当时还不到五十岁,离人生的“黄昏”尚远,但他觉得即使沉疴在身也是无须惆怅的,他对即将到来的新社会充满喜悦和期待的心情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朱自清去世不久,他的爱子朱迈先便在镇反运动中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后经历33年的艰难申诉才获得平反昭雪!

  朱迈先是朱自清的长子,小名阿九。1933年,朱自清将14岁的朱迈先接到北京念书。朱自清很喜欢阿九,在《给亡妇》中写道:“迈儿长得结实极了,比我高一个头。”并在《儿女》中多次提到阿九,说“阿九是喜欢书的孩子。他爱看《水浒传》、《西游记》、《三侠五义》、《小朋友》等,没有事便捧着书坐着或躺着看。”字里行间洋溢着他对儿子的疼爱和期望之情。

  朱迈先在北京崇德中学读书,是班上的高才生。著名电影艺术家孙道临曾在《没有失去的记忆》中,回忆学生时代朱迈先才华横溢、激情奋发的形象,并说“朱迈先几乎成了我崇拜的人物了”。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朱迈先与广大热血青年一道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1936年,朱迈先经崇德中学地下党支部书记力易周的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七七”事变后,北平地下党组织决定派一批同志南下,朱迈先回到老家扬州中学,一面读书,一面从事救亡活动和党的工作,并担任地下党支部委员,不久被任命为中共扬州特支书记。11月,他同陈素、江上青(转发者按:江上青,江泽民过继后的父亲,原是叔父,后为新四军中级干部)等人发起组织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简称“江文团”),赶排了《我们的故乡》、《放下你的鞭子》等戏剧,离开扬州,到内地宣传抗日。

  1938年,“江文团”抵达安徽六安,很快与中共长江局和安徽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建立起“江文团”中共地下党支部。当时中共党员只有陈素、江上青、朱迈先三人,陈素任党支部书记。根据当时党提出的“到友军中去,到敌人后方去”的工作方针,中共长江局要求“江文团”到广西“担负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光荣任务”。于是,八路军办事处就把“江文团”成员分配到国民党桂系部队三十一军的师政治部工作。陈素任一三一师政治部少校科长,江上青任一三八师上尉科员,朱迈先任中尉科员。不久,桂系部队调往大后方广西,朱迈先也随部队到达南宁,先后参加了桂南会战、桂柳会战,后来被派到新十九师师长蒋雄手下,任政治科中校科长兼政工队长。

  抗战胜利后,朱迈先与失散了8年的父亲取得联系。1948年8月,朱自清去世,朱迈先办完父亲的后事,经姑父周翕庭介绍,到国民党后勤总署组训司任秘书,在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1949年,在蒋雄任专员的广西桂北第八专署任秘书。1949年底,朱迈先联络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成功,并随桂北军区司令周祖晃等7000余人接受了中共的和平改编。朱迈先进入广西军政大学学习,1950年结业后,分配至桂林松坡中学任教。

  1951年11月,在镇反运动中,朱迈先以“匪特罪”被湖南省新宁县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年轻的妻子傅丽卿得到丈夫的死讯,如同晴天霹雳,痛不欲生。作为被镇压的反革命家属,傅丽卿和儿女们处境的困顿、生活的艰难,特别是在政治上遭遇的歧视、打击和屈辱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傅丽卿坚信,朱迈先读中学时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后来听从党的安排到国民党部队工作。1949年,他在桂北联络国民党部队7000多人起义,接受共产党的和平改编,应该说是有功劳的。怎么能以“匪特罪”判处极刑呢?她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丈夫讨回清白。在朱迈先死后的30余年中,她锲而不舍,四处奔走,申诉哀告,无奈均无结果,直到1984年新宁县法院才复查此案,最终宣布1951年对朱迈先的判决纯属错判,决定撤销原判,恢复其名誉。

  朱迈先冤案平反后,傅丽卿已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了!她带着儿子、媳妇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探亲。在北京西郊的福安公墓里,傅丽卿带领后辈在朱自清墓前长跪不起。她含着热泪向公公的亡灵默悼:“敬爱的父亲,长媳丽卿同孙儿寿康、寿嵩及孙媳佩玲给父亲、爷爷吊祭来了。您的长子朱迈先没有玷辱您的令名,他的冤案已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春风的吹拂下得到昭雪了,请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从朱自清的“被饿死”到真相大白,从朱迈先的被冤杀到平反昭雪,朱家父子的坎坷经历和命运,折射出中华民族曲折的历程和前进的足迹。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回顾这段往事,仍然令人感慨不已。  

 

作者:不详,微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