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的障礙─民族主義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共產主義國家,他們都是民族主義者,不過戴著共產主義的面具罷了。

為什麼要戴著共產主義的面具?因為馬克思認為民族主義是資產階級國家衝突的產物,會讓人偏離縱向的階級衝突的主要議題,轉而注意橫向的次要問題。因此有段時間民族主義在共產圈中是貶詞,是落後的低端思惟,階級鬥爭才是高級思惟。

所以中共從不談民族主義,只推崇愛國主義,但掩耳盜鈴騙不過各國的明眼人,都把中國的現象稱為大中國民族主義。習近平宣傳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是民族主義,又是什麼呢?

中國對待台灣的霸凌態度無法拿價值系統來說服世界、台灣和中國人民,亦即無法彰顯中國共產主義優於台灣的民主資本主義,只能拿最方便廉價的民族主義來恐嚇全世界,正當化中國絮絮叨叨要統一台灣的訴求。

合法化自己的作為

鄧小平曾說過,任何小事乘以13億(現在已14億)就是大事。他還在會晤美國前總統卡特時,回應卡特要求中國開放遷徙自由時宣稱:我們隨時都可以給美國幾千萬人口,搞得卡特不再敢提這個議題。由此可以看出人口是中國的對外工具,包括恐嚇、脅迫、鞏固政權、打擊異己。最重要的是龐大的人口數是民族主義壯大的溫床。民族主義的強弱如果以人口數來判斷(人口越多民族主義越強),全世界都不是中國的對手。印度日益強盛,但學者很少認為印度將超越中國,原因很多,人口數不及中國是因素之一。

台灣可以輕易地否定共產主義,但面對中國民族主義則相對較難反對,因為台灣在凝聚主體性的過程中也打台灣民族主義牌,同時,台灣民族主義形成的過程太過幽微曲折,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不像中國只要喊聲「帝國主義欺負我們100年,我們要雪恥復仇,要恢復中國的偉大」,即可感動老百姓悲憤填膺、蠢血沸騰、搥胸頓足,不必經過艱難的說服過程,即可達到中共所要鞏固一黨專政的目標。

民族主義的特點在於它不僅涉及感情,還涉及有條理的政治教條和有組織的運動,目標也很明確:建構或完成某一民族的認同。畢竟所有的民族主義運動幾乎都主張他們的民族仍是未完成的大業。此外,他們也宣稱原該屬於自己民族的土地遭人搶走。總之,民族主義計劃的最終目標,可歸結為:讓某一民族的所有成員共同生活在其歷史疆域內,在此他們可以集體行使政治主權,同時認同民族文化。

民族主義者以行使自己民族的權利為藉口,合法化自己的作為,但同時也坦承自己民族獨立的奮鬥尚未完成,因此民族主義存有極大的悖論,解決悖論最常見的辦法是訴諸歷史,亦即民族主義者永遠認為自己現在正處於受困而不完整的處境,處於較光榮的過去和較光榮的未來之中途,而統一的政治權力就是克服分裂走向偉大民族復興的不二法門。

整個20世紀對全世界各個追求政治權力和支配權的民族而言,民族主義不是選擇,而是不可或缺;但是,19世紀歐洲民族主義浪潮固然形成了如今的各國,卻也製造了兩次世界大戰,歐洲幾成廢墟,經過反省,最後成立了歐盟,在成員國之上出現了超越各國部分主權的機構,防阻再起戰端。

非理性本質難克服

20世紀中葉以還,民族主義已成為全球秩序的基本原則,但也是禍源。台灣今後所遭遇的中國民族主義侵擾實在很大,民族主義(愛因斯坦說是「集體自戀」)的非理性本質,是兩岸關係最難克服的障礙。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