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兩黨政治削弱了民主!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將於今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舉行,要選出新一屆的六都市長及市議員、里長、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並由台灣省(十三縣三市)及福建省(金門、馬祖兩縣),選出新一屆的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及村里長。本屆選舉是蔡英文二○一六年上任以來的首場選舉,也是人民檢視蔡政府這兩年政績與信任度的指標,而投票結果將影響二○二○年的總統選舉以及立法委員選舉。

互相攻伐 選民歸邊

台灣每隔兩年就有一次全民參與的大型民主選舉,但這種以人民投票、議會立法為基礎的間接民主制度,卻因為政黨政治的惡質發展,一到選舉,選民便自覺不自覺地被操弄:選舉文宣不是講政見,而是誹謗敵黨的「負面文宣」;選舉期間「棄保」、「告急」乃至「含淚投票」的操作,歸根究柢都是為了贏得選舉。

台灣人民經過艱苦奮鬥得來的民主政治,因為惡質的政黨政治而衰敗,已經到了一個人人應該痛切反省、深刻檢討的時候了。

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文教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合辦一場二十五年來規模最大的政治學學術研討會,針對「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 廿一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邀請國際當代三十位政治學學者與談。根據台灣媒體報道,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John Dunn日前在其中一場座談會表示,台灣所選擇的是選舉式民主制度,過去這種民主制度帶來很多混亂現象,包含美國和英國,而這種制度的結果,是選出來的政府無法確保政策延續與一致,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研究全球貧窮與全球秩序的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Thomas Pogge則認為,傳統的世界秩序,統治是權力,這些規則不是以價值為基準,是為了保護國家而存在。要判斷一個國家的發展,包括人民自由、免於暴力、享有選擇生活方式、選擇參與政治,這都是進步的重要指標。他也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是保護特定族群的利益,可是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加拿大籍學者Daniel Bell也說,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主要缺點是在制度本身,無法確保選舉人是否適格,此外,這種西方選舉制度僅有公民具備投票資格,但不具備公民資格的人,利益無法獲得保障。

但是,出席研討會的學者並沒有指出任何取代這種人民投票、議會立法的代議政制的方案,他們也似乎並不了解台灣兩黨政治的「特色」:以統獨意識形態作為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在選舉期間互相攻伐,選民被迫歸邊,選舉變成凸顯敵我矛盾的戰場。這樣的兩黨政治,不但無法使民主精神得以維持,而且是削弱了民主。

由於政黨組織的趨於龐大與凝固,它不但是財雄勢大的政治團體,也是一部選舉機器,它甚至已成為人民政治生活的幕後組織者與推動者,選民只是政黨保持或奪取權力的工具。人們或者會這樣說:一個政黨的執政,是經過選民投票表示同意了的,就沒有甚麼不民主之處。然而,單單的通過選民投票的同意還是不夠的,必須在同意之後保有若干的監督權。而此種監督權在多數民主國家均付之闕如。

一黨獨大 長期執政

像台灣這樣的兩黨政治,民進黨和國民黨都是組織強固,二者壁壘分明,所謂人民「最好選擇」竟只是兩個「民主專政」的交替而已;至於「一黨獨大,長期執政」更是兩黨不約而同的目標,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人民更不可能保有監督政府的權力。支持或反對民進黨「一黨獨大,長期執政」,來取代支持或反對國民黨的「一黨獨大,長期執政」,並不會使台灣更民主!

時事評論員 黃毓民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