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克文:歷史沒有終結 自由仍在湧動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陸克文在亞洲協會講話(2017年1月27日,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陸克文在亞洲協會講話(2017年1月27日,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方冰

由政客轉變的中國問題專家陸克文說,習近平的中國夢是中國式的“歷史的終結”,是對自由民主必勝的西方的“歷史的終結”的否定。但他認為,歷史沒有終結,人們對自由的追求不可阻擋。

1989年政治學者福山出版了《歷史的終結?》一書,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出現可能標誌著人類社會文化進化的終點和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

政治學者、《歷史的終結? 》一書作者福山(2008年10月)
政治學者、《歷史的終結? 》一書作者福山(2008年10月)

那一年,柏林牆倒塌;兩年後,已經70多歲的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宣告解體。顯然,歷史事件佐證了福山的論點。

但同在那一年,另一個社會主義大國中國儘管發生了全國范圍的大規模民主抗議,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憑藉軍隊,殘暴鎮壓控制了局勢。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

1992年,同是下令鎮壓的鄧小平,南巡深圳,發出“誰不改革誰下台”的指令,強勢重啟了鎮壓前的經濟改革。之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經濟改革促成了相當一段時期的快速增長,讓中國一舉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西方世界一直認為,只要中國跟世界接軌、成為負責任的利益相關方,中國最終將跟世界自由民主潮流走到一起去。

但30多年後,事實並非如此,而且正好相反,中國的專制主義更深入了。

習近平的“ 歷史的終結”

前澳大利亞總理、現任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陸克文(Kevin Rudd)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國夢是與福山相對的中國的“歷史的終結”,即中共的專制資本主義可以創造自己的歷史。

“習近平的觀點是,'我們認為威權主義政黨可以繼續下去,我們的歷史的終結實際是威權主義國家資本主義。對我們來說,這一不同的歷史終結正建立在偉大文明的新層次之上,我們稱之為屹立於世界的大中華',如果我可以總結習近平夢想的話。”

但陸克文說,不管是福山的還是習近平的“歷史的終結”,都是過於簡化的邏輯,“歷史的終結是什麼?我不認為它是我們的,我也不認為在這一階段必然是他們的。但是,仍然存在的是對我們廣泛界定的自由的深刻衝動。”

他說,習近平是個受馬列主義辯證法訓練的領導人。陸克文稱習是個聰明的辯證主義者,說“我對這個傢伙的思考方式觀察越多,我越相信這與他的智力軟件和周遭系統有很大關係。”

中國的優勢和弱點是一幣兩面

陸克文說,中國的優勢其實也是它的弱點。“它的行事方式實際上是專制制度的產物,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文化的產物,那就是'俯首聽命'。”像“一帶一路”這種全球計劃,可以說搞就搞。

“你發現結果是某一天國家領導人說,我們要搞“一帶一路”,好的,大家都說我們要搞“一帶一路”,於是有大約兩百萬名官僚開始工作,四年後,在全國“一帶一路”大會上向世界宣布,四千名代表走向世界,各種項目得到資助,然後宣布取得成功。這是文化與現代製度的產物,這是中國的政治。”

在北京雁栖湖國際會議中心,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各國領導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參加。 工業七國集團成員國的領導人都沒有參加這次峰會。
在北京雁栖湖國際會議中心,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各國領導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參加。 工業七國集團成員國的領導人都沒有參加這次峰會。

但陸克文說,中國的弱點來自相同的文化。1966年文革以來,中共的領導人接班問題一直是個巨大的政治不穩定因素,“中國在這段時間內政治領導層輕鬆平穩過渡的次數相對較少,如果你看一下2012年和2013年,習近平領導層轉型時發生的事情,就是按照中國自己對這兩年發生事件的說明,那不是平穩過渡,存在著相當大的阻力。”

陸克文說,中共以反腐為由除掉的許多人其實是為了政治原因,“不少頗具政治色彩的政治人物,他們不僅是薄熙來,還有其他一些人,他們被以腐敗為由清除,但他們中許多人在背後也是有政治原因的。”

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在北京的《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裡,展示了被查處的腐敗高官的照片,還說這排除了政治隱患。 其中有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和令計劃(2017年9月28日)。
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在北京的《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裡,展示了被查處的腐敗高官的照片,還說這排除了政治隱患。 其中有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和令計劃(2017年9月28日)。

黨內秘密辯論確定國家走向

了解中共高層內幕的陸克文說,在鄧小平的改革進行了10多年後,中共最終決定走自己的路。他說:

“到了90年代末,中共黨內有一場大規模內部秘密辯論,討論是不是這場遊戲結束了?是不是我們要像福山預測的那樣面對歷史的終結?通過1989年事件我們成功維持了政權。我們現在需要考慮,從長遠看中共是否要轉變為正式的社會民主黨、也許加上新加坡特點,而不要讓自己在某個階段陷於暴力革命?當時,從1998到2001年這段時期,內部就此有一場大辯論。但他們的結論是,不。他們認為可以創造自己的歷史,並不存在西方所定義的歷史的終結。”

陸克文是在亞洲協會最近為他的新回憶錄發行舉行的與中國問題專家夏偉(Orville Schell)的對談中發表上述看法的。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