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新形勢下 台灣怎麼辦?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中美貿易戰看來還是勢不可免。這一波的所謂貿易戰恐怕不單只是貿易戰,其背後有著更大範圍的政治、安全、價值的對立。有人甚至認為「新冷戰」正在形成。

這樣的想法有跡可循。從尼克森訪中,改變地緣戰略地圖以來,中美關係從「脆弱的關係」發展到「同床異夢」,並在美國的協助下,加入由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體系,一度還倡言要建立「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到兩方不很搭調的「新型大國關係」。一路走來,美國長期都期望經濟發展能夠促使中國轉向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場,推進政治自由化,在外交上支持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自由民主切合利益

然而,隨著中國的壯大、崛起,美國相當廣泛的戰略、外交界人士認為,這些期望已經落空。中國以國家主導的經濟模式更加牢固,他們也一直強調這模式的合理性。環繞「中國製造2025」的衝突就跟此有關。

而在國際事務上,從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到「中國崛起」的「有所作為」,中國認為其核心利益沒有體現在現實的國際秩序中,用許多戰略性作為,如一帶一路、南海諸多作為,展現其路線不同於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這諸多長期的發展,使得美國戰略外交圈的氛圍、深層思維產生了變化,認為建立在前述期待上的政策已經失敗,應當重新審視當今的中國,建立起更切實際的對華期望。這轉化具體而微地體現在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報告將中國與俄羅斯列為「修正型強權」,試圖改變世界現狀,對美國構成挑戰。這恐怕不只是川普或其團隊的「偏見」,而是思維氛圍變化的體現,是一個時代性的轉折。

前幾天,蔡總統接受法新社專訪,說中國想壓制台灣,不讓民主自由的台灣離中國越來越遠,而這其實也有區域的意圖,中國是想展現他是一個區域的霸權。她呼籲國際社會重視民主自由,來制約中國、減少或者遏止中國的霸權擴充。她並表示願在對等、尊嚴、沒有政治前提的行情下與習近平坐下來談。

這提議,現實上言之太早。然而,從保衛台灣的自由民主等價值切入,是切合台灣之核心利益的,也跟前述時代性的轉折互相呼應。

有人會說這是冷戰舊思維。其實,近半個世紀的冷戰,除了是實力的對立外,也是意識形態的對立,包括思想、價值、制度的對立。冷戰結束後,歷史沒有終結,在後極權時代,後共產主義專制沒有消失,「國家巨靈」的強調、民族主義擴張傾向、嚴厲限制民主權利,一直是重要的特點。現實也說明,這些與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可以兼容,於是,倡導類似儒家「仁政」之「善治」(good governance)的讚歌就越來越大聲,儼然時代主旋律。

錯綜交融的新冷戰

其實,這也還是價值、思想、意識形態的對立。明乎此,就可以理解會有前述那種時代性的轉折。因此,當我們強調要護衛我們的價值體系時,必須很清楚認知,即使正在發展的新態勢是「新冷戰」,其結構也跟過去的冷戰截然不一樣,不是截然對立的,而是錯綜交融的。

正因為這種戰略態勢之不確定性具有高度錯綜複雜的性質,我們對現實和價值的認知,一定要有嚴肅的清醒和歷史現實主義感,避免錯誤的現實主義和錯誤的理想主義兩種極端。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