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香港多間大學學生會再一次聲明要同「六四」切割,可說是送給北京的最佳夏日禮物。

他們說不參加「六四燭光晚會」的理由,是香港人沒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甚至香港與中國的民主進程也毫無關係。

但問題首先是,參加燭光晚會就等於推動中國的民主,又或者必定與此有關嗎?再看支聯會的綱領,包括「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五方面。即使不贊成推動中國民主是香港人的責任,也有其他四方面可供選擇,不需要認同五大綱領才可參加悼念。

說到底,只要你願意站在被壓迫者的一邊,敢於拷問政權的不公義,也不用管支聯會的主張,從人道立場向壓迫者追討責任,為死難者和家屬討個公道也好,或單單是同情受害者,或安慰他們的家屬也好,亦可參與集會,根本不用計較什麼責任不責任,更不要以責任之名放棄譴責屠城者的責任。假若認為集會無用,大也可以其他方式追討屠城責任,而不是袖手旁觀,或者洗刷一下「國殤之柱」了事。

不錯,香港與中國民主運動無關的想法,社會上有不少支持。根據民意調查,31%受訪者認為無責任推動中國民主,但不能抹殺有更多人(56%)依然肯定自己有責任,誰也不該以偏概全。當然更重要的不在數字,而在於八九民運打開香港政治的新一頁。它是香港群眾民主運動冒起的歷史時機,是香港好幾代人政治意向和身份認同的來源,也反映了中港政治可以密切相連。學生領袖既然標榜本土主義,理該好好瞭解這段集體回憶,卻又竟然與「六四」切割,一句毫無感覺,就可與上一代割席,做歷史的孤兒。

即使從實效看,香港民主與中國民主也是息息相關。當然,中國就算有民主,香港也不能坐享其成,只有不懈爭取,才可得到民主。不過,一個民主的國家,容許轄下特別行政區複製民主制度,機會始終較高,香港如有助中國民主化,應盡力而為。相反,難道大家會相信一黨專政的國家可以網開一面,賜給香港民主和自治?

或者香港學生領袖會認為只要不管中國內部發展,香港就可以走好自己的路,甚至有較大機會成功爭取民主。不過,這個「不管」是指什麼,甚至連論述也沒有。究竟是指獨立建國,以爭取獨立取代過去三十年來爭取民主的議程,還是放下中國事,集中一切力量,植根於基層組織和不同生活領域,爭取民心並集結力量,在社會生活每個方面都全力抗衡歪風,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

如是後者,那倒還不錯,但致力基層民主的發展,怎能避開北京對港政策和親政權勢力的左右,又怎可以完全「不管」中國發生什麼?若是前者,目標便是港獨,但他們連清楚說明自己目標的決心也沒有,大家是不難明白的。但這種曖昧正好說明,獨立建國比起爭取普選只會更難,因為主張獨立,只會予北京彈壓異見的口實,因此他們甚至不便宣諸於口。但不敢公開主張,思想又如何傳播,力量又如何擴大?

短短數年,過去鼓吹全民制憲否則政治革命在所難免的大旗手,已退至安全位置,那些主張勇武抗争建立城邦的,也變了永續《基本法》的支持者。在大學校園,不要說港獨主張全無政治綱領和組織行動可言,甚至論述和研討也不多見。那麼單憑個別場合叫叫口號,但不能走出校園,不能化為行動,不與其他反對者結盟,甚至對民主運動都置身事外,獨立運動變成孤立運動,可以走得多遠,可想而知。

因此,若說不脫離中國可以爭得普選是不切實際的話,脫離中國尋求獨立不但面對銅牆鐵璧,更是絕路一條。除非異想天開,北京只會反對真普選,不會反對獨立,所以爭民主困難但爭獨立就輕易,否則只是自我陶醉的天方夜譚, 以激進言辭,逃避大學生作為社會先知的政治責任。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