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先走火入魔 單邊主義為禍全球

美國上周以「對以色列存有偏見」及「無法有效保護人權」為由,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朗普上台兩年來,美國已退出了伊朗核協議、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移民協議》(Global Compact on Migration),美國又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置聯合國128國投票反對於不顧,悍然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以巴雙方有主權爭議的耶路撒冷,在在顯示在特朗普「美國優先」口號主導下,美國外交已在單邊主義的道路一意孤行,走火入魔。

雖然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理由是該組織「讓人權紀錄不佳的國家成為成員國」,但背後真正原因,還是因該會「長久以來存在反以色列偏見」。

與以色列關係千絲萬縷

迎合猶太人不惜犯眾怒

美國與以色列的關係千絲萬縷,猶太宗教勢力和資本游說集團在美一直威力強大,對美國的中東政策的影響動見觀瞻。對美國而言,以色列是較北約盟國、日韓澳紐等更為鐵桿的盟友,美製最先進的F35戰機,以軍也是最早裝備的。只不過,以往的美國政府,對以巴紛爭至少表面中立,克林頓總統還曾經撮合以巴簽署奧斯陸和平協議。而特朗普政府卻赤;裸裸地偏袒以方,為此不惜犯國際眾怒,目的就是迎合國內的猶太利益集團及右翼勢力。

與之前退出國際組織和協定的舉動一樣,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決定,不僅遭到國際輿論的批評,亦受到美國政學界及人權組織的質疑。而作出這一決定的時間,正值特朗普政府將近2300名非法移民與他們的子女強行分隔囚禁,被批無視兒童權益,損害他們身心健康。這不僅令美國的人權形象大受打擊,更等於將美國歷屆政府高舉的人權大旗拱手讓人。事實上,美國剛宣布退出,俄羅斯就宣布將申請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蘇聯解體後,美國認為自己獲得了單極霸權的機遇,力圖建立美國統治下的、用西方政經模式和價值觀統御的單極世界,確保21世紀成為美國主宰的「美國世紀」。美國政府及主流思想認為,美國作為世界上綜合國力最強大的國家是不容置疑、不可挑戰的。不過,特朗普以前的歷屆美國政府都維持兩手策略,即在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的同時,仍確認美國是全球超級大國這一定位,令美國的國家利益同時也具有某程度的理想主義色彩,即美國在追求國家利益的同時,也注重兼及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希望在實現國家利益的同時,為國際社會提供一定的公共資產,從而提升美國的國際地位。

外交方針削理想色彩

政策逆轉影響極深遠

但是特朗普上台後,種種舉措削弱了美國國家利益中的理想主義色彩,在「美國優先」的大旗下,對美國利益的追求到極端地步,表現出明目張膽的利己主義色彩,而且毫無掩飾,不顧觀瞻,吃相難看。連《紐約時報》都刊文指出,特朗普正在改變美國數十年來的外交政策,正在損害美國二戰後建立的一系列以規則為準繩的國際秩序。

去年12月聯合國128個成員國投票反對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時,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警告,「美國將記住這一天」,當時她那咬牙切齒的神情,給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特朗普今年2月也公開指摘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場「災難」(disaster),因為它「令美國幾乎無法做生意」。

在特朗普之前,美國政府一直認同由聯盟關係、貿易準則和國際組織交織而成的全球秩序是符合美國利益的。但特朗普卻認為,這一切都是佔美國便宜,對美國不利,要推倒重來。作為世界頭號大國,美國外交的這種深刻變化,給全球秩序帶來的影響極為深遠。

從特朗普政府的種種舉措看,針對個別伊斯蘭國家的旅行禁令及退出《全球移民協議》磋商,令全球難民和移民的處境惡化了;退出遏止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顯示出對人類未來命運的不負責任;退出伊核協議,無異於將已趨熄滅的火藥引信重新點燃;至於退出TPP及逼迫加拿大、墨西哥兩國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議(NAFTA),乃至於最近對中國、歐洲等掀起的關稅貿易戰,都是反口覆舌、輸打贏要,令自身誠信破產。

美國毁約成癮,並非特朗普一人決定,而是其團隊的超級鷹派色彩決定的,更深層次,則是美國國內甚囂塵上的經濟民粹主義與排外民族主義情緒綜合起作用的結果。正是這些情緒在美國社會的發酵蔓延,把特朗普送入白宮,而他一意孤行地單挑世界,卻可能成為令他贏得連任的「豐功偉績」。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