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拷問中國 冰島足球傳奇啟示錄

路欣、蕭峰

世界盃足球賽開鑼,冰島創造傳奇,三十三萬人口的小國首次打進決賽週,並在首場比賽逼和勁旅阿根廷,給中國帶來啟示。二十一世紀以來,冰島大量建足球場,並鼓勵人民去考教練證,從硬件到軟件配合去推動足球運動。中國足球夢須從娃娃開始,需要的是將足球人口基數擴大,徹底改革人才選拔與培養機制,讓基層的足球文化生根,才能讓中國的足球踢進世界盃的龍門。


冰島馬格努森(右)與阿根廷梅西(美斯)激烈爭球


冰島民眾為國足表現歡呼


中國球迷期盼中國能在世界盃上場

最近的世界盃足球賽決賽週冷門頻出。但是對於中國球迷來說,最刺激神經的莫過於冰島隊的傳奇崛起。一個僅有三十三萬人口的國家,環境極為不適合踢足球卻能短時間取得佳績,讓擁有十三億人口的中國為之汗顏。冰島能做到的,三十多年來鉅額投入的中國男足為什麽做不到?

痛苦的是,偏偏中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足球迷,而湧往俄羅斯的足球迷和廣告商也飆升到歷史新高。中國媒體從莫斯科發來的新聞說:除了足球員,中國該來的都來了。中國網民也在不斷調侃中國足球,但在集體的絕望中,是否還可以看到希望的曙光?

中國男足成績差,是青年訓練不對?球員文化程度不夠,還是足球場地太少?是職業化足球之路走偏了?或者是真的因為人均收入水平不足導致的結構性原因?

冰島奇蹟的背後

作為全世界球員副業最多的球隊——冰島很長一段時間的世界足聯排名都在一百名開外,比中國隊的排名還要低二十多位。但是在短短五年內,它的排名飆升了一百多位,升至二十二位,堪稱「史上最勵志球隊」。

但實際上,冰島完完全全是一個非常不適合玩足球的國家。一年中有七個月都是冰天雪地,天氣也反覆無常。但是在這樣的條件之下,冰島足球隊竟然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矚目的好成績,足以讓中國球迷們羡慕妒忌恨。

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決心要振興足球的冰島開始大量建室內足球場。到了二零一五年,冰島已經擁有一百七十九個標準足球場,絕對數量看上去不多,但是平均下來數字非常可觀!也就是說,每二百五十個冰島人就能分到一個球場,而在上海,每十二萬人才能分到一塊足球場。

當然,光有硬件也不行。二零零零年,冰島足協開始大量培養足球教練。他們鼓勵所有人去考教練證,不管你是什麽身份,在做什麽工作。如今帶領冰島殺入世界盃的主帥哈德格里姆松就是牙醫出道。

足球的成功沒有任何捷徑。從修建硬件,到培養氣氛,到培育教練,到挖掘人才。冰島把這幾件事也堅持了寂寞的十四年,終於換來了二零一六年的歐洲盃奇蹟。在預選賽上,冰島雙殺荷蘭隊進入決賽圈,小組逼平C羅領銜的該屆冠軍隊葡萄牙。又在淘汰賽中,把英格蘭送回了家。這次俄羅斯世界盃,又逼平豪門阿根廷,真是威風八面!

值得一提的是,冰島的球迷大概是世界上最投入的。這一次世界盃,冰島竟然有三萬多人到俄羅斯觀戰,佔該國人口的十分之一!這個比例可謂前無古人,也應該是後無來者。

中國男足的悲情現狀

反觀中國足球隊,在主場都能輸給戰火紛飛、斷壁殘垣中艱難拼湊出來的敍利亞足球隊,這支投入鉅資並擁有良好訓練條件的國足一再讓人失望,確實是令人無語。雖然說,不一定每個國家都能踢好足球,但是除了印度,中國隊的戰績在人口大國裏面長期倒數第二,實在與舉國體制的高額投入不成比例。

之前,殺入世界盃決賽週的哥斯達黎加等雖然說是小國,也有四百多萬人口,還能找出一定的足球人口。但是輪到只有三十三萬人口的冰島也能在男子足球領域有此建樹,就更加讓中國男足無地自容。

其實中國足球一直輸三十年這種表達也略顯情緒化。因為中國女子足球隊的表現曾經可圈可點。一九八六年,中國女子足球首次遠征歐洲,在意大利舉辦的兩次國際邀請賽上分獲冠軍、季軍。同年開始,女足活動亞洲盃七連冠;一九九零、九四和九八年亞運會女足三連冠;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女足亞軍;一九九九年第三屆女足世界盃亞軍。完全可以這麽說,投入只有男足百分之一還不到的中國女足的表現,與中國形象是對稱的。

同樣是男足,也有過一次驚喜。在二零零一年,一度有過塞爾維亞籍教練米盧率隊打入了二零零二年的日韓世界盃決賽週。米盧遊歷多國,有一套自己帶隊的實用方法。他主推「快樂足球」,在精神上給球員減負,給他們心理上的動能,確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當然,在此期間的中國足協官員也起到了積極作用。分組抽籤得到好籤,也是能夠打入決賽週的關鍵因素之一。時任亞洲足聯副主席張吉龍在出線後的金句——「謝天謝地謝人」,可謂耐人尋味。

職業化之路走偏

中國足球為何三十年來如此鉅額的投入,就不能贏來好的結果?投入到中國足球的,有舉國體制的隱性投入與職業化聯賽的市場投入兩類。前者更多是國家享有的各種資源,後者則是企業的真金白銀。

一九九二年的紅山口會議,吹響了中國足球由專業化向職業化轉變的號角。但時至今日,中國足球的管理機構仍然扮演著社團組織、行政機構等多重角色,這也是中國足球先天的桎梏。職業化聯賽在世界上已經有百多年歷史,在多個國家已經證明是培養足球運動員的良好制度。在中國足球職業聯賽,雖然也出現了恒大俱樂部這種複製英超切爾西(Chelsea,港譯車路士)模式豪擲金錢而獲得亞冠的刺激例子,但是聯賽整體水平低下、風氣不正,美譽度不高也是實情。

播下的是龍種,收穫的是跳蚤……造成如此尷尬局面,是因為管理角色混亂,土豪玩家一味砸錢,過分追求短期效應,球員強調物質刺激,讓這個制度在中國的落實執行變形。為足球瘋狂的不僅有外援的超高轉會費,同樣包括中國球員的薪酬與獎金、俱樂部的短期行為,還有相關上下游的混水摸魚……

以二零一六賽季為例,最頂級的中超聯賽總投資四十一點四億元人民幣(約六點四億美元)。二零一七年冬季轉會窗口,中超俱樂部總共支出高達四點零二億歐元(約二十九點三三億人民幣、四點六億美元)轉會費,再創歷史新高。二零一八年二月,外援引進方面,北京國安俱樂部引進的巴坎布成為標王,他以繳納合同違約金(四千萬歐元,約三點一億人民幣)的方式從西甲比利亞雷亞爾隊加盟。再加上引進了中場球員比埃拉,接近四億人民幣的引援費用也使得北京國安成為轉會期淨支出最多的中超俱樂部。

有人專門說過一個笑話:過去十幾年,中國什麽價格漲得最瘋?估計九成的人,下意識裏第一個冒出來的答案,都是房子。過去幾千塊錢一平方米,現在十倍都肯定打不住。但是其實漲價更高的是中超俱樂部的入門費用!單拿廣州恒大的十億級別投入與職業聯賽開始的一支俱樂部單賽季少則只有幾百萬的投入相比,整個賽季投入漲了兩百多倍。

一般來說,足球豪門的生意經是大進大出,花得多收入也多,賺得也多。但是與世界上多數出手闊綽的不太一樣的是,中國的大牌俱樂部,收入是跟畸形的高投入不對稱,所以也造成了高額的虧損。

二零一五年,十六家中超俱樂部的總收入約在二十五億元,整體虧損也高達十五億。二零一六賽季,中超聯賽總投資四十一點一億元人民幣,總體收入為八十七點三三億元人民幣,總體支出九十二點三八億元人民幣,虧損五點零五億元人民幣。如果不含投資的話,虧損高達四十六點四五億元人民幣。而且,這種虧損境地短期之內還無法改善。一個無法靠自身造血獲得正現金流的行業,顯然是不健康的。規模越大,問題也越多。

作為國內體壇最大的IP,中超聯賽的版權價格、商務開發和運營推廣等都是行業的一個標竿。但是,浮躁的氣氛之下,為了獲得中超聯賽版權,體奧動力公司五年要支付八十億元人民幣,年均十六億元人民幣,與今年的版權費相比上漲了二十倍。這一數字被業內驚呼為「天價」,事實也證明這遠遠超出了刻下的中超的市場價值,結果購買方不得不一再要求修改條款,其實就是要足協降價。

過去十年,因為足球在中國的特殊號召力,很多財大氣粗的地產開發商紛紛殺入購買球隊,一時間有中超變成房地產開發商聯賽的說法。這時候,這類俱樂部外行玩家進入,看重的是搞足球之後,地方政策的優惠,尤其是獲得土地方面的特殊收益。一個房地產項目開發利潤就是十億八億,相比之下俱樂部一年幾億元的投入就變得無足輕重了。但是,這樣心態的俱樂部班主,又怎麽可能注重長期的運動員訓練與培養,怎麽會考慮到為國家隊持續輸送人才呢?

同樣,在外援的引入與球員的轉會過程之中,也有很多灰色地帶,爆出各種醜聞。都是因為錢太多惹的禍。

而猖狂一時的「假球」與「黑哨」事件,更是把中國足球推向深淵,引發了大江南北球迷們的憤怒。球員、裁判員、俱樂部負責人乃至足協官員深陷賭球和行賄受賄的泥潭。前些年的足球反腐風暴中,就有謝亞龍、南勇、楊一民等多名中國足協高官因受賄罪獲刑。這雖然暫時遏制住了歪風,挽回了一些球迷的信心。但是另一方面,聯賽的環境依然雜草叢生,未見清明開朗。違背公平競賽原則的默契球問題嚴重,儘管媒體和球迷口誅筆伐,問題仍不了了之。更可怕的是,管理部門公信力持續下降,坊間不時傳出「官哨」、「內定」等流言蜚語,甚至連聯賽廣告合同也備受質疑。

中國足球的很多問題並不完全是由管理部門引起的,但職業化改革的不充分、不徹底,特別是管理部門的不作為、亂作為,卻是導致其逐步走向深淵的主要原因。

正因為國人愛看足球,所以中國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而這個注意力又被貪婪的商人看重並且利用,為求短期利益,為了利用足球把利益套現,導致資源注入嚴重供過於求。無論是贊助商還是相關的上下游產業,定位不清,目的不純,地產足球、政績足球等等一系列荒唐行徑在惡化中國足球生態。

酷愛看球的鄧小平就講過「足球要由娃娃抓起」,這說到了足球的本質。要提高中國足球的水平,就得提高青少年的足球水平。但是,中國人均足球場地數量極低,跟冰島比起來還有很大的差距。而從軟件上看,基層足球教練數量嚴重不足,球員的青年訓練體制落後,還是有著極強的行政色彩的體校模式為主導。即使是有足球天賦的少年,不僅不容易被發現,也很難獲得培養機會。梅西與內馬爾這類天才,他們的確是在平民窟裏被發現的,但是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送去體育發達的國家接受一流的訓練和培養,這才是他們成為全球巨星的關鍵。

俱樂部等職業化之路走偏之後,低水平聯賽但是有著畸高的收入與天價引入外援,使得足球變成一個與物質刺激直接對應的產物。大量的球員投身足球,不是因為熱愛足球,享受這個運動,而是為了賺錢,賺快錢,賺大錢。這樣其榮譽感與自尊心都缺失,不少年輕球員就在面臨誘惑的時候無法自持,輕則抽煙、酗酒、沉迷夜店,重則賭博打假球,不堪收拾。之前參加世界盃的國足門將江津後來鋃鐺入獄,就是前車之鑒。更為可怕的是,現在的各級足球教練體系,也大多是由以往退役的足球運動員擔任,他們往往又把之前的各種陋習沿襲下來,並且帶到新一代小球員裏面去。長此以往,形成惡性循環。

除了巴西與阿根廷這種傳統的足球強國之外,一個基礎薄弱國家的現代足球,要有比較好的成績,首先需要一個良好的社會土壤去培育大衆對體育的興趣,同時還需要有一個高效、成功的體制和一大批專業人士去發現和培養運動員。這不僅需要金錢,還需要一個有效的社會體系。這些都是經濟落後地區所欠缺的。而富足的社會和高效的體系對於推動體育的發展有多麽重要,冰島的案例就非常清楚地展示了這一切。用這個維度來透視,中國足球雖然鉅額投入,一度的舉國體制發力,成績始終難如人意的原因就很清楚了。

建議設不同級別聯賽

不少有識之士對於中國足球的崛起建言獻策,有些企業巨頭也在進行相應的方案設計與小規模嘗試。例如,他們認為中國地域廣大,地方差異性大,就不一定強求一格。在中超聯賽之外,可以鼓勵出現更多層次不同級別的足球聯賽,例如省內聯賽、南北聯賽、行業聯賽,讓想踢球的人(不僅是年輕人)都有球可踢,真正讓看球的人能夠踢球。

又例如,對於讓年輕人出國留學足球,之前有過健力寶贊助李金羽等年輕人到巴西的留學模式,不能說完全失敗。但是這類活動不應該由政府或者足協大包大攬,而是可以鼓勵民間不同企業不同機構,自行選擇,把不同的足球少年送到巴西到意大利甚至到冰島學習。關鍵是這些球員回國之後,也要有出路機制,讓他們有機會參加內地聯賽,甚至入選國家隊,做到不拘一格用人才。這在現時的足球管理體制下還是此路不通。

還有,社會學家與心理學家也建議,培養足球愛好者的榮譽感與尊嚴感,不僅僅是靠金錢來衡量一個球員的成就。有更多的社區活動與民間組織加入,讓不同水平的足球愛好者都能有自己的足球社群,同時,也讓足球運動員日後退役找到出路。

國際足球協會專家、英國前足球總會教練約翰.彼爾克(John Peacock)在前年曾經應邀到中國,為中國足球的沉痾看看病。他在中國停留了快一個月,訪問了不同的單位,指出中國的足球有九大問題:(一)中國沒有自己的足球哲學。(二)中國沒有地區性聯賽。(三)中國足球缺乏先進的訓練中心。(四)中國欠缺高質量的本土教練,只能仰賴外國。(五)中國超級聯賽的青訓滯後。(六)中國的超級聯賽仰賴外援而沒有讓本土球員有更多的成長的機會。(七)中國足協等領導層缺乏專業人才。(八)中國國家隊缺乏自己的風格。(九)中國球場的設備不佳,尤其草坪的品質不夠國際化。

這位洋和尚的建議,都讓中國的決策者警惕,必須從根子變革。到了二零二零年,全國的足球學校將增加至兩萬所。廣州恆大也開設足球學校,廣設近五十個足球場,吸納至少三千名學生,並且邀請歐洲的頂級球會排出教練來華,也和西班牙的皇家馬德里球會結下善緣,派遣該會的教練來廣州。

習近平從不隱瞞他是足球的愛好者,他在這次世界盃的賽事中,肯定會有不少不眠的晚上,也會深刻體會中國球迷的愛恨情懷。習近平的中國夢,包括了中國的足球夢。如果北京申請二零三零年的世界盃,那麼中國人還有十二年的時間追趕。

中國足球夢,就須從娃娃開始,需要的是將足球人口基數擴大,徹底改革人才選拔與培養機制,讓基層的足球文化生根,找到生息發展的機會,才能讓中國的足球踢進世界盃的龍門。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