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總管



港大最新民調顯示,市民對林鄭的支持率和反對率都去到她上任以來最差數字,支持率39%,反對率44%,支持率淨值為負5%。市民對港府表現滿意率跌至30%、不滿率增至48%。對一國兩制信心淨值由0%跌至負14%。

林鄭繼承梁振英衣鉢上任以來,到今年四月初才出現第一次支持率負值——負2%,到5月末再跌至負5%,其實已是意料之外的「佳績」了。這可能是只看表面的市民,看不到她有梁振英那樣的明顯醜聞。但是,她未到一年任期,香港的淪落速度較689時更快,大批政治犯產生,經過不斷DQ而使立法會監督政府的功能全失。林鄭日前說一件「好事」,就是過去一年的立法年度經立法會批出的基本工程撥款總額高達1,700億元,較之前一年只批出555億元大幅增加,亦是近五年最高。

她說的「好事」,正正是立法會監察權淪落的壞事。以早幾天立法會工務小組通過在元朗興建高架行人天橋來說,橋長540米,造價為17.85億元。參考一下97前建的汀九橋,橋長1177米,造價17.35億元。當然,20年有通脹,但通脹超過一倍嗎?更多人想到的是現在承包工程的已經多屬大陸公司。

元朗天橋只是小例子。高鐵、港珠澳大橋這些數以千億計又頻出狀況的大白象工程就更不用說了。《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關於「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的基本體制設計,在林鄭手上已經接近全毀。現在當個立法會議員,不知道除了當投票機器之外還能夠做甚麼。

李波事件開了大陸公安國安越境來港抓人的先例,特區政府對這事不了了之。一地兩檢則擺明不顧《基本法》規定,由中共機關在香港地域執行大陸法令。現在,林鄭又違反法律規定,在與大陸未有引渡協定前,就將逃犯移交到大陸,這是否意味着:日後任何在香港的疑犯,包括政治犯,都有可能這樣移交到那個暴戾政權手上呢?

彭定康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現在這已經是現實了。為甚麼不是「被北京剝奪」?因為北京剝奪也要假手於香港人呀。在沒有實現民主選舉的體制下,香港掌權者就是能夠得到、或要得到北京歡心的人。

如果被中共選中的人還沒有完全融入專政體制,如果立法會還有一些制衡力量,如果獨立輿論仍然有些監督作用,那麼「自主權」或者只是「一點一滴地」流失。待到被中共選中的人,已經百分百融入專權體制了,而立法、輿論制衡力量又喪失,司法獨立開始遜色,於是自主權就出現決堤般流失,香港的掌權者不再認為需要理會民意,擺出來就是一副奴隸總管的架勢,只聽從奴隸主的命令,甚而會揣摩主子的心意,比主子的要求做得更過分。而大奴隸總管也衍生出眾小奴隸總管,馬時亨、馬逢國、陳婉嫻、何君堯等都沾上這種架勢。

自以為當上奴隸總管的人,其實本身也是奴隸。實際上,在奴隸制度下,包括奴隸主在內,都不可能有一個自由人。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