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中美貿易如何影響中國經濟的未來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教授在復旦香港論壇發表題為《中美貿易如何影響中國經濟的未來》演講,表示中美經濟具高度互補性,美國增加高科技和農產品出口,中國提升和放寬市場准入,未來中國經濟將迎來結構轉型。

超訊June
《超訊》2018年6月號

在首屆復旦香港論壇中,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表示,未來兩個月內,中美貿易摩擦仍然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張軍以3月20號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中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的話「我們先打美國的大豆,然後打美國的飛機。」為例,強調後來中國的大豆提高了進口關稅,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不斷升級,其背後的意圖有兩個,一是涉及中國的崛起,二是對美國地位的挑戰。

美國以貿易制裁壓制中國

張軍認為,歷史上美國顯然從未碰到過一個大國崛起的現象,早年日本的例子雖然相像,但是日本的經濟體量與中國當今的體量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具體而言,張軍說,早年日本的經濟發展對美國構成威脅,一直到70年代後期,日本和美國遭遇了貿易摩擦,也因此改變了命運。當時,日本人均GDP直追美國,最高時能達到美國的90%,但今天只有美國的75%。美國通過貿易制裁和其他的相關戰略,成功阻止了日本超越。

因為體量不同,張軍指出如果美國還使用當年對付日本的手段來對付中國,實際很難取得成功。中國目前的經濟總量幾乎與美國不相上下,而人均收入僅是美國的20%,這就意味著,即使中國未來GDP總量達到美國的1.5倍,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中國的人均收入也只有美國的35%左右。這樣看來,中國在製造業當中將依然享有持久的競爭優勢,對美國形成挑戰。

30年前,中國製造業成功對接發達國家產業鏈,如今中國大約擁有全球產業鏈的90%以上。比如中美貿易摩擦中的中興一事,美國從戰後40年代起就開始了半導體產業研發,而中國從2000年以後才真正意識到半導體產業發展的重要性,因此單就芯片技術而言,美國依然領先。中國今天的芯片進口值大約為每年2500億美元,幾乎是石油原油進口的2.5倍。

中美經濟高度互補

美國有競爭力的產業除高科技芯片之外,還有高勞動生產力的農業,同時也是美國政治最重要的影響力來源之一。2017年,中國大豆進口接近一億噸,巴西佔50%,美國佔35%左右,所以大豆牌才能成為中美談判中的關鍵。中國目前每年生產約1500萬噸大豆,如果將大豆產量提高到現今一億噸的水準,會導致其他的糧食全部受挫,所以中國需要美國的大豆。但是,美國的英特爾等互聯網產業,芯片的製造、組裝以及冊封的產業鏈全部在中國,因此,即使中國向美國開放國內市場,美國所能出口的產品並不多。

同時,也是因為經濟的高度互補,如果中國關掉為美國高通或英特爾加工芯片的相關產業,則美國的芯片無法輸到全球。因為芯片的製造形成了十分複雜的產業鏈,加工、組裝、包裝,且90%的生產線在中國,美國想要在短期內找一個替代國幾乎是不可能的。同時,中國依然需要美國高科技領域對中國的支持,這其中的代距差目前仍不可度量。中國今後在高科技產業中重視芯片的自主研發,不代表短期內就能找到捷徑。因此,中美之間儘管有貿易摩擦,但兩方談判一定能夠取得進展,即使中國會做出讓步,比如減少中美貿易逆差,關鍵在於雙方要意識到彼此需要且不可分離的特點。

打開大門放寬市場准入

同時,除高科技、農產品外,美國對於中國最大的優勢即是高端服務業和金融,因此中美之間保持經貿上的相對穩定關係是非常重要的。過去的20年中,中國製造業在全球化過程當中取得巨大成就,但相對的服務業、金融業等領域卻閉塞不前,中國需要打開大門,放寬市場准入,這對美國而言也非常重要。中國的結構轉型是一個中長期的任務,過程當中要與其他擁有相對優勢的發達國家在金融和其他的高端服務業上面公平競爭,雖然有風險,但風險不是我們長期對市場保持高准入壁壘的理由。

今年4月10日博鼇論壇,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重要演講,向全球傳遞關於中國開放金融和其他市場的信號。金融開放對中國金融行業本身會有巨大的衝擊,但如同中國2001年再加入世貿談判,那時的許多行業都面臨著是否要開放市場准入,而事後證明這些行業在過程中有了長足的進步,那麼金融行業也許會面臨同樣的結局。中國經濟結構的轉變僅靠國內的結構改革是遠遠不夠的,並且這種改革的阻力相對較大。這種情況下開放市場准入,不僅回應了美國的訴求,更重要的在於中國金融行業的提升。

中國進口未來5年翻4番

關於進口政策的問題,中國經濟不斷轉向內需驅動,這個新的增長模式和階段需要我們擴大消費需求。中國當今的消費狀況,儘管比重和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在逐步提升,但也是少數幾個進口在消費中佔比微小的國家。去年中國進口的消費品,在整個進口商品中佔比僅8%左右。中國每年有將近2萬億美元(即人民幣12-13萬億)的進口,包括石油和糧食等,但因為同時大量進口中間品和資本,所以消費額實際上很小,只有人民幣一萬億左右。

當然,不僅是消費額的問題,如果將進口商品中拿掉原油天然氣等大宗商品,中國的進口結構仍然相對單一。中國政府於今年11月8日在上海舉行首屆中國進口博覽會,目的就是為了開放國內的消費品市場。習主席在去年1月份的達沃斯也曾說,未來五年中國要增加商品進口,總額預計八萬億美元。

這一次的貿易摩擦可能會讓中國下定決心,開放國內市場,包括投資領域、消費者以及金融和其他高端服務,中國將迎來經濟的長期結構轉型和生產力提升,這將是一個新的歷史的機遇。

文/宋伊平,《超訊》2018年6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