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沸騰的世紀媒體盛會

張翠容

特金會在新加坡舉行受到民眾支持,商家踴躍贊助,免費為新聞中心的記者提供餐飲。民間社會熱情洋溢,迎接世紀媒體盛會,分享歷史突破的悸動。


「特金會」媒體新聞中心

和平了,和平了!在特金會新聞中心入口處看守了三天的老保安向經過的記者呼喊著,他似乎比韓國人還要緊張和興奮,不過他是位印度裔的新加坡人,七十歲。他表示,其父母因一九四八年印巴戰爭逃到新加坡,未幾一九五三年韓戰爆發,他當時只有六歲,隱約感到父母恐怕戰爭波及東南亞。事實上,當時的東南亞也非常動盪不安。

新聞中心裏來自世界各地的兩千五百名記者,正目不轉睛看著電視直播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袖金正恩的會面,老保安一樣非常關注,不時向記者打探最新消息,他在旁的非洲裔同事亦然。當美朝領導人簽署協議後,老保安跟著跳起來,他明白到和平的可貴,認為新加坡政府願意借出地方成就這件美事,即使花了二千萬新元(約一千四百九十七萬美元),他作為新加坡人,沒有怨言,而且感到驕傲。

他的非洲裔同事以半開玩笑口吻插口說:「只要這筆錢不影響政府每年向人民派錢的數目,我們歡迎新加坡成為各國和談之地,扮演和平大使的角色。」

原來新加坡政府除了每年向人民退還部分銷售稅外,也有一種現金回贈人民,稱「新加坡紅利」(Singapore bonus) 。「我們都受到政府好好的照顧,而且國家有錢,有心有力協助高峰會順利舉行,並好讓世界感受新加坡的好客之道。因此,大部分新加坡人都不會質疑國家為何花巨款成為峰會的接待國。」一位店舖售貨員這樣告訴我,她的老板還特別在峰會舉行一週前,打出折扣優惠的宣傳牌,放在門口,甚為醒目。

此外,各餐廳也踴躍贊助不同美食,讓在新聞中心辛勤工作的記者大快朵頤,一天三餐免費,不少記者對此喜出望外,這種「好客之道」的確讓海外客人留下深刻印象,大家都笑說,新加坡這筆「公關費」,不是白花的。

至於新加坡媒體,自然齊齊讚揚在這個島國上上演的歷史時刻,兩位影響全球局勢的領袖,第一次碰面、握手,而他們背後的美國和朝鮮國旗,也第一次雙雙出現在大眾面前。雖然協議未算詳細,但不能否定其深遠的象徵意義。

不過,有趣的是,新聞中心會場內氣氛熱鬧沸騰,討論熾烈,但會場外除了老保安和商店消費一下峰會的噱頭外,其實在街頭上沒有多少人真正談及這場歷史會議。一位剛在當地大學做了數場講座的朋友向我指出,校園都是靜悄悄的,對峰會完全沒有反應,真是個奇怪的城市,反之遊客更興致勃勃,到有關地方湊熱鬧,遇上記者便好奇問意見。

峰會舉行了一天,參與的記者卻忙足了三天。兩千五百名記者中,不少來自亞洲區國家,其人數超越任何過去的國際會議,他們各有自己的看法,例如韓國記者,他們好奇韓國政府今次扮演了甚麼角色,有多大程度獲美國方面的意見諮詢?他們又指韓國國內並不是一面倒支持特金會,媒體亦然,特別是特朗普在記者會上表示會重新審視美國在韓國的過萬駐軍,以及定期的軍事演習時,有韓國記者叫好,也有韓國媒體作出負面反應,而朝鮮官方傳媒則冷處理,令人揣測他們的態度。

無論如何,大部分記者對特朗普用了一小時舉行記者會,感到意外,更意外的是,平時張牙舞爪的特朗普,今次竟大吹和風,形容美韓軍演是一場「戰爭遊戲」(war game) ,太昂貴兼太具挑釁性,在場一名為美國《國家》(Nation) 雜誌報道的專家記者Tim Shorrock不斷嘖嘖稱奇,想不到特朗普願意說出這番話,他在這方面雖沒有確實承諾,但對金正恩而言,足已是一份大禮,可為和談打開大門,並即時為朝鮮半島啓動和平進程。

另一方面,金正恩也向美國伸出友誼之手,一名俄羅斯記者指這顯示金正恩是一位市場實務主義者,俄羅斯媒體對此頗為正面,同時也視朝鮮這位鄰居為潛在市場,正如特朗普向金正恩建議,何不建酒店以代替核試驗場?!

美獨厚朝鮮卻霸凌歐洲?

不過,歐洲記者卻別有一番滋味,有感何故特朗普厚待朝鮮卻對傳統盟友歐盟不友善。特朗普來新加坡前剛與西方盟友舉行G7 (七大工業國高峰會) ,對有關關稅徵收態度強硬,令歐盟大國大感不悅,歐洲媒體對特朗普持批判態度,質疑他今次峰會沒有向金正恩提出人權問題。美國自由派媒體一樣不放過特朗普,認為協議缺乏實質,又指他太輕易放過金正恩這位獨裁者,對金正恩的人權紀錄視而不見。除自由派媒體外,美國民主黨竟與共和黨鷹派一樣,批評特朗普考慮從韓國撤軍,盡顯派系之見。

同樣感到特朗普雙重標準的,還有中東媒體,美國對伊朗的咄咄逼人令到已亂作一團的中東地區增添隱憂,阿拉伯半島電視台對這次美朝峰會報道並不太多,這是否一種無言抗議?又或是亞洲這邊廂太過緊張?畢竟,東北亞局勢緩和,解除了戰爭威脅後,人權才有機會受到尊重。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