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要讀懂特朗普的戰略



特金會6月12日已經在新加坡落幕,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都對會談結果抱持滿意的態度下,全球也對雙方如何繼續進行下一回合的談判頗具期待,特別是特金會對整個東北亞局勢會有何改變,恐怕也是全球戰略家最感興趣之處。

先從地緣戰略來看,冷戰以來美國持續在朝鮮半島駐軍,並且為了維持與南韓的軍事同盟關係,每年都會舉行大規模的聯合軍事演習,這是讓北韓一直感到芒刺在背的作為,也是促成北韓積極發展核武的原因,所以世界早已進入後冷戰時代,但是朝鮮半島還脫離不了冷戰的格局。

如今,北韓願意用非核換國家安全,這是北韓一次相當大的讓步,所以美國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好讓兩國的談判可以持續下去。因此,特朗普在會後的記者會說明美國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跟南韓商談停止軍演一事,雖然特朗普沒有承諾要撤軍,但是停止軍演,其實也指向就是要撤軍的意思。

當然,如果哪一天朝鮮半島徹底無核化,美軍也自南韓撤離,那麼必然會改變美國自冷戰以來在東亞所建立的島鏈戰略,也就是北韓如果變成是一個追求和平的國家,那麼南韓和日本的安全威脅沒了,美國在東北亞就不必再付出防衞的心力,美軍就可以移轉到其他的戰略要地去,這當然就會改變美國在東亞的戰略部署。

那麼美國在東亞地區又將怎樣進行戰略移轉呢?在冷戰結束初期,美國就開始進行第一次的戰略移轉,一般稱為「戰略東移」,也就是美國把冷戰時期重歐輕亞的戰略,逐步轉向對東亞戰略情勢的關注,到奧巴馬時期推出的「亞太戰略再平衡」,就是要把重歐輕亞調整為歐亞維持平衡的戰略。

亞太戰略變印太戰略

而在特朗普總統上台以後,2017年12月出台《國家安全戰略》,正式把奧巴馬的戰略再平衡,轉向為「印太戰略」。從地緣政治上來看,印太戰略是一種橫向發展的菱形戰略,而不是美國傳統的縱向島鏈戰略,尤其是印太戰略中4個重要的國家,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等4國,這個戰略本身就沒有把朝鮮半島納入思考,從印太戰略的成型來看,只要北韓真的做到無核化,美軍自朝鮮半島撤離,應該是遲早的事。

所以,戰略思考可以比戰略行動先行,只要戰略的想像出現,戰略行動也會跟着前進一步,這應該也是特朗普必須讓特金會成功的地方。為了讓戰略行動跟着戰略思考前進,這也是特朗普對金正恩會做出較大讓步的緣故,惟有朝鮮半島無核化,美國改變傳統的島鏈戰略,印太戰略才能推得動。

當然,戰略思考的推出也必然要有戰略敵人出現,才能讓戰略行動具體化,而印太戰略最大的戰略敵人,顯然就是中國。這不只是去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就已經挑明,美國把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目標就已經顯現,尤其是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6月初在新加坡舉辦的「香格里拉對話」中,他在演說中明指中國在南海島礁上進行軍事化動作,已經危及到周邊國家的安全,說明這也是美國要把亞太戰略改為印太戰略之因。

對朝讓步為主力抗中

所以,在特朗普的眼中,中國才是美國真正的敵人,北韓畢竟只是一個小兒科的國家,美國對北韓讓步,不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也不會影響到美國的全球霸權,真正會威脅到美國全球霸權者,當前也只有中國一個國家。既然真正的戰略敵人已經浮現,特朗普的戰略顯然是採取讓小壓大的操作方式,小是指北韓,大則是指中國。

在這種戰略思維之下,特金會不管遇到怎樣的困難,特朗普也要想辦法讓它成功,惟有解決北韓的「小事」,才能騰出手來解決中國的「大事」。而特朗普解決中國的「大事」,除了以印太戰略進行威懾之外,先前祭出了貿易戰,可說是以政經兩手策略來壓制中國的對外擴展。

因此,不要問特朗普對金正恩讓出甚麼,要問金正恩是否能讀懂特朗普的戰略思維與行動,只要金正恩能讀懂,那麼特朗普再大的讓步也都值得。

王崑義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