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峰會青島峰會互動



特朗普在魁北克七國峰會冒六國之大不韙,建議邀請俄羅斯加入峰會,但被反對。上合組織青島峰會同時舉行,俄國成了政治寵兒。東西兩大峰會巧合地奇特互動,反映全球權力板塊移動。

西半球和東半球同時出現了峰會。特朗普在魁北克的七國峰會上,得罪了六國,他冒六國之大不韙,建議邀請俄羅斯加入七國峰會,擴大成八國峰會,而與魁北克七國峰會同時舉行的上合組織青島峰會,恰恰就是八國峰會,俄羅斯成了政治寵兒。東西兩大峰會差不多同時舉行,彼此竟然有奇特互動,反映全球權力板塊的移動。

俄羅斯如今是北京最為信任的戰略夥伴。就在西方七國峰會召開前夕,習近平在北京頒給俄羅斯總統普京首枚中華人民共和國友誼勳章。這是中國新設立的國家對外最高榮譽勳章。習近平在授勳儀式上給普京做了兩個重要定位:一是具有世界影響的大國領袖;二是中國人民老朋友、好朋友。

七十年代中蘇發生軍事衝突後,喜歡「跟右派打交道」的毛澤東斷然採取「老祖宗的辦法」即「遠交近攻」的模式,與美國聯手抗衡蘇聯。但在普京接替葉利欽之後,中國對俄羅斯的態度發生了重大的轉變。用習近平的話來說,那是因為普京多年來的高度重視和親自推動,讓中俄關係經受住了國際風雲變幻的考驗。

然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北京依然把中美關係列為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這不但因為俄羅斯在蘇聯垮台後淪為經濟上的「二流國家」,中俄關係也因著中國經濟的突發猛進發生了逆轉,普京因為前任葉利欽用「震盪療法」改革經濟失敗,轉而借鑑中國模式,用新權威主義的方式來「中興俄羅斯」,中國以往的「以俄為師」演變成今天俄羅斯的「以中為師」。相反,中國在突飛猛進的崛起中,需要繼續搞好與美國的關係,讓美國龐大的市場變成中國經濟全球化的「養殖場」,同時也軟化美國對中國崛起的「圍追堵截」,畢竟在全球戰略的攻防中,美國依然是超級強權。

然而,特朗普上台以來,打亂了中美關係的「傳統模式」和節奏,尤其是最近以來,美國在三條戰線與中國展開了激烈的攻防。一是貿易戰要中國出血,二是南海爭端要北京讓出「核心利益」,三是在台灣問題上突破「一中政策」。不僅如此,特朗普還出奇招,直接與朝鮮強人金正恩舉行峰會,企圖將中國手中制約華盛頓的朝鮮牌,變成美國遏制北京的新牌。在這波中美「戰略博弈」中,俄羅斯成了中美都急欲拉攏的戰略合作對象。誰得到俄羅斯的奧援,誰就能在博弈中佔據優勢。

儘管特朗普一直表示習近平是他最為尊敬的世界領袖,但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已經向普京伸出了橄欖枝。在與其政治對手希拉里辯論時,特朗普聲稱普京是比奧巴馬更稱職的總統。而俄羅斯也投桃報李,暗中支持特朗普上位,以至引發了「通俄門」的憲政危機。特朗普上台後,為了擺脫國內反對派通過「通俄門」對其追殺,表面上採取了非常強硬的對俄政策,但是,他對普京的好感並沒有減弱,並繼續設計「聯俄制華」的方式。

就在北京高調給普京授勳的第二天,特朗普在魁北克七國峰會上使出了要把普京請回來的政治炸彈。二零一四年,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而被踢出八國集團俱樂部。有人解讀這是特朗普要轉移西方六國首腦對美國徵收鋼鋁關稅的發難,但特朗普要恢復「八國峰會」,卻是他達成聯俄外交的最新表白。

如果特朗普的「聯俄制華」策略成形,將會對中國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相反,中國如果能拉住俄羅斯,那就可以在東亞、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戰略博弈上給予美國沉重的壓力,更可以在台灣問題上有效阻擋美國的「越軌」作為。

習近平在北京給普京授勳後,又跟普京同坐高鐵去天津,再一同觀看冰球比賽,給予普京前所未有的「貴賓」接待。而北京對普京的禮遇確實沒有白費,俄羅斯針對特朗普的「邀請」,明確表達沒有回去的意願,因為俄羅斯在上合組織、金磚國家組織以及二十國峰會等其他模式下運轉得很好。換句話說,普京在中美博弈中已經表明站在中國一邊。這對特朗普不是好消息,因為美國連續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伊朗協議之後,出現了國際領導權的真空,中國在俄羅斯的幫助下,正可以順其自然地替補美國留下的真空。

特朗普對鄰國加拿大、墨西哥都能下手,對英法德日等盟國也毫不留情,普京又怎能相信他對俄羅斯「網開一面」呢?更何況,法國已經開出了俄羅斯重返七國集團的前提條件,那就是遵守明斯克協議,這是俄羅斯難以做到的事情。

大國之間的合縱連橫,尤其是美國、中國、俄羅斯的新三國演義,依然是大國博弈的主軸。中國與俄羅斯走得越近,美國對華圍堵就越吃力。在西方集團中成為孤家寡人的特朗普,肯定極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大國博弈格局。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