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兵維權掀起風暴軟實力試金石

田振邦

江蘇鎮江爆發退役老兵維權事件,退伍軍人不滿地方政府安排轉業不力,未能改善待遇,發生衝突。來自全國十幾個省市的老兵前往聲援,善用社交媒體,發揮快速的動員能力。當局如臨大敵,一度屏蔽網絡,但地方老百姓自發送水送糧食支援。微信與百度沒有完全封殺有關資訊。如何妥善落實五千七百萬名退伍軍人的福利保障,是中國軟實力的試金石,也是黨政當局面對的嚴峻挑戰。


江蘇鎮江退伍軍人維權與警察發生激烈衝突




網傳軍車進入鎮江應對老兵維權事件


安徽退伍軍人維護權益在合肥集結


鎮江出現裝甲車引起議論

如果說軍力的建設是一國的硬實力,那麼退伍軍人的福利與管理則是一國的軟實力,展示國家對「執干戈以衛社稷」的勇士們的尊敬,讓他們在脫下軍裝之後,仍然有不虞匱乏的生活,也有被尊敬的社會地位。這也是中國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今年的軍事改革中的願景,強調不要讓英雄「流血也流淚」。他也因此設立了「退役軍人事務部」,要解決高達五千七百萬名退伍軍人的問題。

但最近在江蘇鎮江爆發的退伍軍人與地方政府的衝突,卻違背了習近平的良好願望,也讓很多現場的老兵流下維權的第一滴血,並且讓全國趕來的數以幾千計老兵心頭流淚也淌血,發現他們成為被官僚體系忽略與被欺凌的一群。

中國南方江蘇省的魚米之鄉鎮江,以溫柔平和聞名,它竟然成為這次退伍軍人風波的發源地。退伍老兵其實分為退伍軍人與轉業軍人,他們在鎮江相聚要求改善待遇,或是落實「轉職」的活動,最後火爆衝突。鎮江老兵維權示威受傷,全國老兵組織支援,演變成「群體騷亂」事件,導火索仍在於地方政府對維權老兵的處置失當。

安徽也出現老兵維權

鎮江老兵維權風暴未平,網上亦傳出安徽同樣有退伍軍人維權,從網上視頻可見,退伍軍人來自安徽省安慶市、來安縣等地,聚集在合肥市安徽省民政廳前抗議。退伍軍人打著擁護中央的旗幟,如「擁護習主席」、「擁護黨中央」,亦高喊「擁護共產黨」、「擁護習主席」的口號,標語亦提到要求落實編制賦予的身份待遇、不要強逼自謀職業,與鎮江老兵維權事件相近,同樣涉及退伍軍人轉職問題。

六月十九日,數十位退伍老兵到鎮江市政府前維權,要求解決老兵待遇問題,落實有關轉業的要求。翌日凌晨,退伍士官王益宏被不明身份的人員打傷,視頻開始在網上流傳,引發了老兵群體的憤怒。在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上的動員快速,全國各地相繼有老兵發出到鎮江集結的呼籲,抗議的人群開始擴大。到了二十一日,在鎮江市政府前安營紮寨的抗議老兵以及軍嫂迅速增加,五星紅旗、八一軍旗、各類抗議紙牌五花八門。為此,政府也開始「增兵」,大批警察向廣場周圍集結,並採取了斷電斷水的措施,而廣場上則已經出現零星的肢體衝突,抗議者的憤怒和沮喪情緒,在流傳的視頻中表露無遺。

二十二日,數百名外地來的老兵突破現場警方設置的障礙,與現場抗議者匯合,同時,為了履行「先禮後兵」的處理程序,一些地方官員到廣場向抗議人群喊話,要求他們迅速返鄉,按照上訪程序進行訴求;同時,為了疏散廣場的抗議人群,政府還提供免費賓館酒店,讓群衆前往休息並安排離開。但是,這些動作並沒有起到作用。

到了週六(六月二十三日)凌晨,鎮江市政府門外的抗議老兵已有千人之衆,他們呼喊的口號包括「打倒貪官、嚴懲腐敗、反對打壓」等,顯然已經超出要求改善待遇的訴求,有了政治訴求的色彩。這時,數千名集結在現場的警察為防止事件失控,開始執行清場動作,強行將示威者帶到集中的地點加以控制,不少人在這個過程中受傷,有老兵繼續在現場發出視頻,並要求各地「戰友增援」。

週六下午,仍有老兵前往醫院外示威,並與警方對峙到翌日(二十四日)。鎮江市政府周圍,則已經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已經沒有維權人士的蹤影,連街上都少有人走動。但各地的退伍老兵仍然前往鎮江馳援,官方一點都不敢掉以輕心。

老兵全國動員的集結能力

在這波鎮江老兵抗議風波中,出現了近三十年前天安門事件的相同模式。在長達將近一週的抗議中,得到社會民衆的普遍同情,計程車司機免費運載外地老兵前往抗議地點,民衆自發送水送食物支援受困的退伍老兵,更有民衆出面指責設置障礙者。唯一不同的是,天安門事件期間,國營媒體和政府機構能出面支持學生訴求,如今則是官媒普遍沉默,只有自媒體十分活躍的傳遞信息。

不過,令人震驚的是,退伍軍人這一特殊群體具有強大的組織能力。他們在極短的時間裏,就形成了「鎮江出事,全國增援」的局面。從抗議現場打出的旗幟來看,趕到鎮江支援的老兵群體有十多個省市,包括遼寧、內蒙古、河北、山西、山東、廣東、湖北、湖南、四川、江西、江蘇等省府,其中又以慓悍驍勇的四川退伍軍人人數衆多,「川軍」宛如民間的野戰軍集結。不僅如此,老兵群體在沒有明顯組織者的情況下,可以做到正面訴求為主、透明化公開化、不衝撞體制、維護統帥形象、防範社會複雜力量介入抗議、給當局留下解決問題的餘地。

不僅如此,不少抗議者身穿軍服、打著紅旗,凸顯他們曾經保家衛國的「歷史貢獻」,也與當局塑造的「人民解放軍為人民」的政治正確接軌,以獲得社會的同情,他們也對黨旗宣誓,強調最守黨的紀律,為共產主義犧牲。這些「政治正確」的提法,也喚起當局解決退伍軍人遺留問題的責任心。

這些老兵在抗議中竭力避免予人「游兵散勇」的不良印象,但也展露自我作戰能力的氣魄。當聲援老兵在各地車站、尤其是在鎮江車站或者高速公路路口遭遇攔截的時候,他們能夠隨時發動和平理性的抗議,把支援的呼聲傳遞出去,從而贏得更多的公衆和社會的關注,對政府形成一定的壓力。

不能否認,儘管中國政府在互聯網上封鎖和刪除鎮江老兵維權的資訊,官方媒體也統一口徑,但是,互聯網尤其是微信的快速發展,以及中國高鐵的四通八達,還是成為老兵們組織群體維權、全國聯網的重要基礎。

轉職軍人與退役軍人

根據中國兵役法,志願兵役的期限是最少三年,三年退役後,可以自行擇業或通過轉職安排,到指定的單位,多半是消防員、警察等單位就業。至於退役軍人,一般兵役的上限是三十年,或年屆五十五歲亦必需要退役,具體情況按照不同兵種而有所變化,退役後亦通常能有轉職安排,爭議點就在於轉職安排具有很大的彈性,不同地方做法可能不同,亦有可能存在貪腐空間,讓老兵不滿,引起群眾事件。

復員泛指士兵、士官退出現役,雖然三級以上士官(中級士官以上)、排長(少尉軍銜)稱為「轉業」。

習近平於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報告:「將會組建退伍軍人管理保障機構,維護軍人軍屬合法權益,讓軍人成為全社會尊崇的職業。」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說:「不要讓英雄既流血又流淚,讓軍人受到尊崇,這是最基本的。」當局後來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確保老兵的權益受到保障,但地方政府往往有不少「貓膩」,違背中央的意志,引爆衝突事件。

中南海與地方的差距

在這次鎮江老兵維權的風波中,有兩種退役軍人參與。大部分是退伍的老兵,其中甚至有不少參與過一九七九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另外一種是退休的轉業軍人,他們都是軍官。北京當局相當震驚的是,老兵的動員力和組織力相當強大,且通過微信等網路做聯繫的工具,較難事先洞察。不過,當局更擔心的是轉業軍人參加維權活動。因為他們在部隊是中下層軍官,懂得帶兵,也有政策水平,具有號召力,對地方事務也相對熟悉。這兩部分人如果結合起來,那就會變成一股難以預料的社會力量,如果它是異質性的,將比社會底層對政權產生更大的威脅。

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南海已經對退役的將校級高級軍官提升生活待遇,但對多達五千萬左右的退役軍人,只能在地方財政中解決他們的待遇問題。二零一五年以來,中國加速軍隊的現代化建設,對龐大的陸軍部隊和後勤部隊進行裁軍,讓退役軍人的人口更加迅速膨脹。

不能否認,退伍軍人的不斷維權,也給中國處理退伍軍人事宜的體制改變帶來巨大的促進。二零一六年十月,上萬退伍軍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到北京市中心的國防部八一大樓前靜坐抗議,要求提高退休金和其他福利,在海內外形成巨大的影響力。一七年二月,數百名退伍軍人再度於北京集合,在中央紀委門外抗議。這種直接在中央上訪維權的動作,引發了中共高層的巨大重視。

中國軍隊最高統帥習近平借力使力,推動軍隊體制改革,在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習近平親自表示,必須做好退役軍人管理保障工作,「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這句話,在全國退伍軍人社群中激發了巨大的反響。之後,在四月份國務院新的體制下,一個新的退役軍人事務部掛牌,該部一個最重要的工作內容就是負責軍隊轉業幹部、復員幹部、退休幹部、退役士兵的移交安置工作和自主擇業退役軍人服務、待遇保障。這是中央當局著手解決退伍軍人問題的一個里程碑。

隨著老兵和轉業軍人安置問題受到重視,社會的觀感也在發生重大變化。四月中旬,中國財經出版傳媒集團的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法興在集團黨員大會上對該集團的轉業軍人連發五問。他說:「作為一個黨員,個別人覺得自己是個轉業軍人就了不得啦?轉業軍人怎麽啦?轉業軍人個個都是好人啦?都是能人啦?你是能人早就當將軍啦,還轉業到我這裏來幹什麽?」周的發言或許是要強調黨的地位第一,卻觸發了退伍軍人和轉業軍人的巨大憤怒,網絡上一片討伐之聲,十天後,周就發出公開道歉,並受到集團的黨紀處分。

不過,由於退伍軍人和轉業軍人問題積重難返,地方政府又沒有中央的戰略高度,因此,把退伍軍人維權當作刁民鬧事是普遍的現象。鎮江風波的主要原因,還是地方官員處理維權的手段粗糙野蠻,從而造成各地退伍老兵的公憤,讓事件迅速擴大,釀成公共危機。顯然,在風波過後,不少地方幹部將要落馬。

軍隊是大國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處理退伍軍人問題,是世界各地的嚴峻挑戰。美國雖然是照顧退伍軍人最好的國家之一,但圍繞著退伍軍人的安置,仍然引發很多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打出「讓美國再度強大起來」的重要支柱政策之一,就是給退伍軍人更多的待遇,使他在退伍軍人群體中,開拓了極大票源。

台灣最近也出現了退伍軍人的抗議事件。總統蔡英文在所謂的「正義轉型」中推動年金改革,結果遭遇退伍軍人強烈反彈,出現了「八百壯士」和他們的支持者包圍立法院的風波,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

中國大陸問題更形嚴峻。本來,在中國長期的歷史中,往往「一將功成萬骨枯」,戰爭來臨,要軍人衝鋒陷陣、為國捐軀,但和平來臨,就對退伍軍人不再重視。因此,當特朗普與朝鮮領袖金正恩舉行峰會,提出要讓半個多世紀前喪生朝鮮的美軍遺骸「回家」,這樣的消息就在中國退伍軍人群體中引發重大反響。他們以此批評當局對退伍軍人的照顧太過草率輕視。

退役軍人每年急速遞增

不過,北京也有難言之隱,退伍軍人人數龐大就是一個棘手挑戰。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中國政府進行了十一次裁軍,軍隊員額從抗美援朝時的六百二十七萬人降至目前的二百萬人左右。最近一次裁軍是二零一五年九月,習近平宣布裁軍三十萬人。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資料稱,中國現有退役軍人五千七百萬,而且這個數字以每年幾十萬的速度遞增。

國防專家很清楚,中國這樣的大國崛起,國防力量的提升是重中之重。但是,如果對退役軍人處置不當,肯定將影響現役軍人和軍官的心理情緒,從而動搖國防基礎。更嚴峻的是,本來是國家體制的保護者,一旦因為對生活待遇的不滿走向體制的反面,成為國家的維穩對象,那麽,退伍軍人群體鑑於其特殊性,他們對國家和體制的威脅將遠遠超過其他人。

在老兵維權風起雲湧的時候,中央必須盡快發揮退役軍人事務部的效率和職能,積極統籌中央和地方資源,全國一盤棋,高效率解決積重難返的老兵待遇問題、轉業軍人安置問題,從而讓軍人們在戰爭時不懼戰,在退役後不憂慮生活難。反之,如果中央放任地方政府錯誤處置老兵維權,把老兵們逼入絕境,那等同於把中國的社會安全和國防力量的強化逼入絕境、拖入死胡同。

因而中國改善退伍軍人的福利保障,提升他們的社會地位,是當務之急,也是提升中國軟實力的必由之路。尤其在今天中國與美國、日本長期博弈之際,退休軍人的福利若長期落後美日,恐將對內引起軍心的不穩,對外則會成為對方貶低中國的話柄,不利於中國的對外形象,也不能凝聚內部的人心。因此,中國退伍軍人的福利保障既是中國軟實力的指標,也是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保證。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