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督彭定康發文 批香港引公安條例向反對派判極刑

周永康、羅冠聰和黃之鋒早前和梁天琦見面。(羅冠聰社交媒體圖片)
周永康、羅冠聰和黃之鋒早前和梁天琦見面。(羅冠聰社交媒體圖片)


2018年6月11日,周永康到庭旁聽後,安慰情緒激動的梁天琦支持者。(林國立 攝)

參加旺角騷亂的三名被告被法庭重判,受到國際社會關注,前港督彭定康發文表示,現時的公安條例被用來向反對派作出極端判刑,情況令人失望。警方就強調他們的調查檢控,目的都是確保公眾安全及秩序,絕非政治迫害。佔領運動三名發起人,暫時未有就法庭的量刑作出回應。而佔領運動的學生領袖周永康,就形容情況荒謬,令年輕人感到絕望。(林國立 報道)

英國人權組織香港監察,星期一就在社交媒體發新聞稿,引述前港督彭定康表示,香港的公安條例模糊的定義很易被濫用,亦不符合聯合國的人權標準,但令人感到失望的是這條法例,現時在政治上被用來,向民主派及社運人士作出極端判刑,在90年代彭定康曾嘗試改革《公安條例》,廢除當中部份條文,但這些改動在97後,被北京成立的臨時立法會推翻。

香港監察又引述英國國會議員認為,梁天琦的判刑不是個別個案,而是港府利用法律來恐嚇民主運動,削減言論自由的眾多例子之一,亦對佔領運動以來,有過百抗爭者被起訴感震驚,批評是一場無法接受的鎮壓行動。

佔領運動學生領袖之一周永康,星期一亦有到法庭旁聽,並目送梁天琦由囚車押送到監獄。他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由他們幾名學生領袖在重奪公民廣場案被判罪成入獄,到旺角騷亂,法庭、警方或是政府都以維持社會秩序為名,起訴反抗者然後送到監獄,但就完全不理會背後的原因,情況荒謬。

周永康說:好像沒有人去問根源是甚麼,到底所有事情的源頭是甚麼原因是甚麼,很荒謬我自己覺得,現在看到的狀況就是法庭很心急,好像很希望去壓止某些事情,每一單牽涉社會運動或政治案件的審訊,法庭都會用很類近的方式去表述,法庭會不斷強調去重覆,我們不會考慮政治因素、政治背景,我覺得很多人都會很質疑,法庭是否還守得住公平公正。

他又表示歸根究底,佔領運動以至旺角騷亂,都是起因於香港政治制度不公,但無論他們以和平抑或激烈手法爭取,政權都不聞不問,令年輕人感到絕望。

周永康說:我想很多年輕人感到很絕望,我亦覺得很絕望,因為發覺真的求助無門,不過政府或掌權的人,好像不覺得是甚至重要的事,現在大家不斷覺得很多價值或系統文化被摧毀,除了表達可惜、痛心不解或疑惑外,如何可以提倡一些方向,令大家可以重新建立大家都認同的原則理念和方向,我想這是希望可以做的事。

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謝子坤,星期一就在法庭外回應梁天琦案的判刑,指尊重法官裁決,認為判刑反映控罪嚴重性,否認案件是政治逼害,強調警方及律政司都是基於證據行事,目的是確保公眾安全及秩序。

謝子坤說:法庭清楚指出,涉案被告是干犯了嚴重罪行,不是獨立犯案,是有組織有預謀和計劃行事,法庭亦指出,無論犯案者背後的政治理由是甚麼,法庭是不會姑息和縱容他們的暴力行為,警方在此重申,不會容許任何暴力和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有任何違法事件,警方定必果斷執法,確保公眾安全和秩序。

警方又表示,旺角暴動案先後有91人被捕,至今28人定罪,警方會繼續偵查案件,不排除再有人被捕,亦會全力追緝案中棄保潛逃的3個疑犯。

另外,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質疑彭定康偏袒梁天琦,其說法有一定政治動機。

陳偉強相信同類事件發生在英國亦會被重判,梁天琦的行為不止是示威,而是用暴力危害他人性命,西方國家的標準亦無法接受。陳偉強認為,當年彭定康希望改動《公安條例》都是因為香港即將回歸,希望香港社會不安定,令英國有機會漁人得利。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