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崔永元



前央視著名主持人,現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獨立製片人、口述歷史研究者、多項公益事業啟動者崔永元,成為2018年輿論的第一大咖。第一季度中國電影票房全球第一,取得首超北美的好成績,他便和贏得這項成績的「首功」團隊,正在拍攝《手機2》的馮小剛、劉震雲,包括當今中國頭號女明星,人稱「范爺」的范冰冰撕扯起來。揭露該團隊用天價的「陰陽合同」,偷稅漏稅;馮導年薪100萬人民幣,卻在好萊塢山頂有價值500多萬美金的豪華別墅和300多萬美金的公寓……,崔永元的揭發,不僅獲得網民壓倒性的支持,也獲得《人民日報》在內的黨媒、官網對偷稅漏稅高聲討伐。在國家稅務總局的督促下,無錫稅務部門緊急介入范冰冰工作室調查取證。隨後馮小剛團隊所屬的華誼兄弟上市公司股票跌停。

崔永元接受眾多媒體採訪,公開講他揭發的目的是報仇,報十五年前《手機》對他的影射和傷害,包括無中生有的「說假話」、「婚外戀」對他的妻女及同事和晶的傷害。《手機》是馮劉拿崔開了一次涮,十五年中馮小剛從來沒有對崔永元道過歉,今年又召集原班人馬拍續集,用學者趙仕林的話「一頭牛身上扒兩張皮」。崔永元再不接受道歉,而是要用一抽屜的合同,不怕把事情鬧大,點的人越來越多。

娛樂圈是個水深不可測的江湖,億萬富豪都在這裏打造,崔永元的行動實際是擋了利益集團的財路,竟然受到死亡威脅,傳媒大學為他的人身安全發聲明,王思聰給他請了10個保鏢。

崔永元因為主持《實話實說》得過嚴重的抑鬱症,至今喜歡「病人」的稱號,他說「我寧肯頂着這個稱號,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因為我不願匯入這個洪流。」崔永元的人格尊嚴正是從他的行動裏體現的。

暴露腐朽的權力網絡

「陰陽合同」,早已成為大牌明星的明規則,天價片酬不僅製造了社會不公和巨大的貧富差距,而且阻礙了影視業的發展。本月16日晚8點半,崔永元發了一條置頂微博,聲稱「已經把材料分成幾部份,下一步準備交給證監會、國稅局、公安部、中紀委等部門。」他用照片晒出了其中一份材料的內容:一、上市前改賬:證券會相關人士參加。二、協助利益相關者偷漏稅:公司高管下令,會計具體實施。三、行賄:現金、女人、股份、監審費(牽扯中影公司高層、院線經理、電視台負責購買電視劇的台長和主任一大幫子人)。四、套現及洗錢:以購買對方公司股份之名傳送錢財,藝術品拍賣,洗錢通常從劇組開始。五、中間人:導演、演員、台長女兒……(主要負責聯繫中央)。照片只晒到此為止,這是一個多麼巨大的腐敗團夥,一張多麼腐朽的權力網絡。「陰陽合同」比較而言只能算小事一樁。15日,崔永元還在微博中晒出華誼兄弟的大股東馬雲。網絡立刻稱之「馬雲爸爸」。網絡將此稱為「天字號大案」,四大部門接到崔永元的實名舉報,該如何對華誼動手?還是從自己查起?比如證監會。

崔永元和馮小剛都是政協委員,按照江澤民時代「精英聯盟」的提法,兩人都是「文化精英」,崔永元以「講真話」贏得社會聲譽,馮小剛以高票房不可一世。崔永元作為主持人有一個公開講話雖然贏得滿堂爆笑和喝彩,還是讓大眾為他揑了把汗:「感謝官員財產沒有公示!否則王健林、馬雲會很不開心,因為他們根本進不了富豪榜!」這是馮小剛絕對講不出來的話,也是當今眾多公知不敢講的話,因為這明顯在妄議中央,屬於劉曉波該講的話,但是崔永元講了,因為他引起的不是憤怒,而是笑聲和喝彩。此次在笑聲中,一個成為鍾馗,一個成為小鬼。估計此次輿論大戰,結果只能私仇更仇,馮小剛會被罰款,但坐牢的當是他人。

鐵了心的特朗普擬對中國2,000億甚至4,000億的產品增加關稅,中國1至4月份統計,除了上海、浙江一省一市財政收支有盈餘,其餘省市都是負數,北京超支342.01億,全國合計僅1至4月負債20,939.73億。人民幣全球使用率從2015年底的2.31%已經下降到1.66%,說明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完全停滯。此時即需要馮小剛的票房,也需要公眾對崔永元引發的轟動的社會效應,報以笑聲和喝彩。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