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獅子與農村野兔

苗博雅 斜槓青年評論員

給你幾個關鍵形容詞:政治素人、很快就坐到別人一輩子都坐不到的政治大位、被評論為小白兔、被懷疑帳目有問題、被特定政治立場的媒體照三餐打、有一大批反對者也有一群堅定支持者。

你會想到誰呢?會想到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嗎?會想到台北市長柯文哲嗎?

關於柯文哲和吳音寧的爭議,是近期政壇最惹人注目的話題。台北市議員不斷砲打北農總經理,議會備詢台上北農大股東代表人柯文哲和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的互動與相處,也引起許多議論。在一片政治口水裡,有個評論特別吸引我注意。

成各方勢力提款機

有人問柯市長對吳音寧的評價,柯市長說「台北政壇是殺戮戰場,來一隻小白兔當然會被宰」。這句話實在很有趣。柯市長常講「我只是說實話」。如果柯市長講的是實話,吳音寧真的是小白兔,正在被宰殺,那麼,是誰在宰小白兔呢?殺小白兔,是基於什麼動機呢?

從年後菜價爭議開始,吳音寧就是政壇各方勢力的提款機。年後的菜價波動,數據清楚顯示菜價並未崩盤,爭議卻越燒越旺,本質上就是個公關危機。公司總經理遇上公關危機,雖然事務繁忙分身乏術,但擬定戰略後花個半小時召開記者會直面爭議,總是做得到的事。把召開記者會當成噴口水作秀而不願去做,認為清者自清、公道自在人心,雖然帶有農村的質樸風格,但真的是小看台北政客與特定媒體「製造業」的功力了。更何況,董事長突然現身往總經理背後插一刀,清楚暴露了北農內部的「董總不和」。嗜血的鯊魚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

北農總座的大位,牽涉到的利益龐大,本來就是各種複雜政商勢力覬覦的肥肉。若總經理的行事風格是罵不還口,又不熟悉(或不願意)媒體回應,那必定成為超好打的政壇沙包。再結合選舉年缺話題、缺曝光的政客,「北農風雲」就一集接一集上演。

攻擊吳音寧已經變成台北市議會最低成本高報酬的投資。任何人都可以對落水狗踹上一腳,賺取新聞曝光。台北市議員得意洋洋地拿著錯誤的資料,指控吳音寧送民進黨洋酒,即使事後查無此事,議員搏曝光目的也已經達成,吳音寧又再一次背上黑鍋。更不用說各種大大小小的都市傳說,例如「二百五實習生」的黑帽子一扣上,就算拿出數據和經營績效也摘不掉。民氣可用,誰幫小白兔說話誰倒楣,超好宰的小白兔提款機,不宰嗎?

過去,也曾有台北市議員質詢柯文哲,是不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翻開柯市長的從政史,從當選前的愛滋器捐案,台大教授假發票案、MG149案、強摘法輪功器官案,到就任後的各種質疑聲浪不斷,好像也是四面楚歌的氛圍。不過,柯市長關關難過,倒也關關過,無怪乎柯市長答以「我是誤入叢林的獅子」,霸氣十足。

同樣都是叢林,睚眥必報的獅子與沒朋友的農村野兔,命運差了很多。不過,北農是民間公司,兩個大股東農委會與北市府聯手合作(兩者股權都約四分之一)決定董總人事,北市府決定董事長、農委會決定總經理。而根據台北市議會制定的《臺北市政府投資事業管理監督自治條例》,有責任代表北農到市議會列席報告的,應該是身兼市府股權代表的董事長陳景峻,而非總經理吳音寧。依法不必備詢的吳音寧在議會被宰,依法要代表北農列席報告的陳景峻在一旁像路人,不知道兩人的長官柯文哲市長,是否覺得「有點怪怪的」?

或許有人會說,反正吳音寧就是有問題,就是該罵該殺,法律規定不重要。但柯文哲也曾說「法律訂出來是要遵守的,不是參考用的」。若為了修理吳音寧而破壞體制,恐怕是得不償失。台北市議員若真的要「依法監督」,不如先提案修改自治條例,讓自己能夠名正言順地質詢北農總經理。但想必議員大人絕對不會做此提案,政治獅子也不會為了小白兔而舉手發問,農村野兔也只能接受議會的「邀請」。既然入了叢林,就該加速磨練生存技能。畢竟,對想做事的人而言,實踐理想就像危崖一朵花,有點害怕,也得攀過去。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