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場不是他們的,犛牛送進屠宰場,藏人成為“自己家園的難民”

牧民在青藏高原的納曲縣草原牧場上放牧(2006年7月6日)
牧民在青藏高原的納曲縣草原牧場上放牧(2006年7月6日)

蕭雨

1980年,流亡印度近21年的達賴喇嘛派了一個代表團返回西藏考察。令代表團成員感到震撼的不僅是共產黨治下藏人的苦難,還有青藏高原上不同尋常的寂靜。昔日成群的野驢、野馬、犛牛不見了,就連飛鳥也幾乎無跡可尋。

上世紀50年代,共產黨率領的軍隊進入西藏後,開荒種地、採伐森林、挖掘礦產,幾十年的人為破壞讓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脆弱得不堪一擊。

同樣的事情今天還在當地上演。

流亡藏人創辦的媒體“西藏之聲”近日報導說,地方政府以耕種農作物為由,強行霸占了西藏拉薩尼木縣朗堆村60多戶村民的5000多畝草場。結果是,耕田計劃沒有成功,草場也被破壞得面目全非,當地上千頭牲畜沒有草吃,活活餓死。

當地村民說,從2016年起地方官員和商人勾結,下令牧民搬遷,強行要在海拔5300多米的草場上“退草還田”。官員謊稱稻田在一年之內可以收割三次,可是至今沒有長出一粒稻子。

“我們的草場被強行霸占後,我們要求給予相應的補償,但是政府官員卻說,'這是共產黨的土地,你們沒有說話的權利',”一位村民說。

2006年,中國政府啟動西藏農牧民“安居工程”。官方媒體說,這項於2013年底“圓滿收官”的項目讓230萬農牧民圓了“新房夢”。

很多藏人的看法卻截然不同。西藏獨立導演頓珠旺青在紀錄片《不再恐懼》中記錄了一位藏人的心聲。

“中國人說西藏人住在山上,運輸不便,生活艱苦,孩子上學會更難,但這只是他們的一套說辭,”他說,中國政府從不說出的真實原因是, “我們的土地非常有價值,而且自然資源豐富。他們想獲得這些資源,於是他們用花言巧語欺騙我們。就像哄小孩一樣,讓我們搬遷。”

加拿大記者兼自由撰稿人邁克爾•巴克利在《消融的西藏》一書中說,中國政府正以“史詩般的規模”破壞西藏的自然環境。

“他們撕毀了與這些人簽訂的合同,對他們說,你們的30年租約現在一文不值了。趕緊離開,搬到那個房子裡去,” 他對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台說。

巴克利說,為了更容易地掠奪土地,當局還宣布一些地方為國家公園。

“這是你見過的最糟糕的'洗綠'(greenwashing)方式,”他說,“他們宣布一個地方為自然保護區,告訴西藏牧民,你在自然保護區裡,必須離開。 等這些人搬走後,政府等上一小段時間,然後採礦公司突然湧入,把同一片土地搞得天翻地覆。 ”

巴克利還說,為了讓牧民定居工程成為“不可逆轉的進程”,漢人發明出吃犛牛肉,把犛牛送進屠宰場。牧民沒有了犛牛,他們就無法生存。

“他們誰也不是,像是自己家園裡的難民,” 巴克利說。

拉薩尼木縣朗堆村的村民也說:“我們是一群牧民,沒有什麼文化知識,世世代代靠著游牧來維持生計,但現在我們的生計已無可挽回地被完全剝奪。而我們對未來全新陌生的生活方式,尤其在尋找游牧以外的經濟收入等方面,沒有任何概念。”

中國官方媒體最近報導說,近年來,拉薩尼木縣目前正在大力發展養雞產業,帶領當地人脫貧。

上星期,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加拿大參議院人權與外交事務及國際貿易委員會演講時說,西藏是世界上環境戰略最敏感的地區之一。過去50年來,廣泛的環境破壞導致水土流失,野生動物滅絕, 肆意採礦和傾倒核廢料嚴重影響了青藏高原的環境和周邊國家的環境。

星期一(6月18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在人權理事會第38屆會議上說,中國持續拒絕聯合國人員自由訪問西藏與新疆的權利。兩地的人權狀況正在“迅速惡化”。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