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院不止自由保守分野

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然因為「零容忍」政策受自由派傳媒口誅筆伐,但正如《紐約時報》觀察所得,共和黨選民反而認為傳媒對特朗普不公,其支持反而更趨鞏固。今次特朗普有機會委任多一名大法官,勢進一步鞏固其支持。不過,假設特朗普委任的大法官會自動擁護特朗普政府的任何政策,可能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誠信看扁了。

首席大法官﹕免黨派損法院正當性

不少共和黨選民2016年之所以支持特朗普,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8年的反彈是一大主因。這批選民不滿奧巴馬推出太多自由派社會政策,除了同性婚姻外,跨性別人士使用洗手間、大麻合法化等問題當時都引起保守派憂慮,擔心再讓一名民主黨總統主政,委任多名自由派大法官,便扭轉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優勢。阻止民主黨委任最高法院法官差不多成共和黨選民共識,特朗普競選時亦承諾會委任受保守派接受的法官,他去年委任戈薩奇為大法官,便成為共和黨跟白宮罕有的和諧時刻。當下,「零容忍」政策惹來黨內不滿之聲,肯尼迪宣布退休對特朗普來說正是難得的及時雨。

這發展對美國自由派當然不是好消息,可以預料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對立勢必加劇。不過假設保守派法官便自動撐特朗普政府,卻未免太簡單。現任高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是由共和黨總統喬治布殊任命,一些專家觀察到羅伯茨的判決似乎愈來愈傾向中間派。最著名的例子便是2012年,最高法院裁定奧巴馬的醫保法案並無違憲,令保守派大為失望,特朗普當時更批評羅伯茨是「保守派的噩夢」。

羅伯茨出任首席大法官之初便表明,要力保最高法院的正當性,避免高院總是依法官黨派而出現5比4的結果,淪為黨爭場所,損害最高法院的權威。他2007年接受《大西洋月刊》訪問時說:「將黨派之見拒於司法機關之外,是首要任務。」他能否做到這點,言人人殊。當傳媒總是以自由派和保守派來看最高法院判決,卻往往忽略當中的憲法原則及法律理據複雜深刻得多。

申世明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