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定向降准防范“明斯基时刻”

 

目前存在的一些风险被认为是“明斯基时刻”的标志,而此次央行定向降准可以有效化解此类风险,防范这一“时刻”到来。

  6月24日,央行决定通过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此次定向降准是落实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有关部署。央行有关负责人称,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其中约5000亿元支持“债转股”,约2000亿元支持小微企业。

  早在去年10月19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谈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时称,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的积累,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明斯基时刻”。周小川同时指出,“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是我们重点防止的。”

  以美国已故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命名的“明斯基时刻”,指经济体中隐藏的风险突然全面暴露,资产价格暴跌,导致大范围违约。

  在长期的经济繁荣中,资产价格上涨会导致投机性的贷款增加,而过多投机所产生的债务会造成投资者的现金流紧缺,即资产产生的现金流不足以支付债务需要的利息。当债权人要求偿还债务时,深陷债务问题的投资者必须卖掉资产价格相对稳定的投资物来维持现金流,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交易对手方会支付如此高的资产价格。一系列的抛售将导致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以及流动性紧张,并最终造成资产价格的崩溃。

  经济学家们把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和十年前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都用“明斯基时刻”到来概括。

  当下,中国会不会发生“明斯基时刻”问题?目前存在的一些风险被认为是“明斯基时刻”的标志,而此次央行定向降准可以有效化解此类风险,防范这一“时刻”到来。上周点位并不高的A股出现“千股跌停”状况,成为促使央行降准的时间窗口。

  首先,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引起重视。5月19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元人民币,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这次,央行定向降准明确表示,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工、农、中、建、交五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

  为了缓解市场债券违约,一方面加强“债转股”,一方面通过降准,希望通过银行撬动社会资金参与,可防止“明斯基时刻”在债市的苗头生长。

  其次,楼市存在一定的泡沫。6月13日陆家嘴论坛上,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说,中国房地产总市值约40万亿美元,也有种说法是400万亿人民币。

  同一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伟民提到,他在中央财办时,曾经请有关单位通过查用电量对全国住宅的空置情况进行摸底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住宅的空置率都相当高。比日本这种高度老龄化、少子化、城市化的国家还要高,日本是13%。

  中国房产空置率有多高?根据媒体报道,各类机构统计数据都高于20%。在新一轮楼市调控即将开启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将得到改善。

  再次,进入3月以来,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2018年3月份,根据央行数据,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达到173.99万亿元(约27.67万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元+欧元”M2总量仅为27.66万亿美元,略略低于人民币的广义货币供应量。无论从资产角度衡量比如中美房价,还是从商品的角度就是购买力平价来衡量,人民币对主要经济体货币某种程度上被高估了。( 新京报 贺江兵)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