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化青年的社會怎應對未來?


香港政府的領導層或擁有政治的話語權的政治人物,甚至最喜歡向香港擺出父母官姿態說三道四的京官,不時都以教訓香港人的口吻說要與時並進、要適應世界潮流的轉變、要應對未來的挑戰。這些話其實錯不到哪裏,但如果只停留在唱唱高調的層次,就只能算是空話,更重要的是如何實踐。

一個社會如何擁抱轉變,其中一個重要的表現方式,就是看如何對待年輕一代,又以甚麼態度容讓接棒的新一代把新元素帶入現有的體制當中。

香港回歸初期,受到亞洲金融風暴打擊,當時有所謂雙失青年的問題。20年下來,香港的經濟又去到另一個令人擔心帶有泡沫成份的景氣循環當中。但無論如何,也是一個全民就業的狀態,股市樓市也創了新高,年輕一代的升學機會看似比以前廣闊,大部份適齡的年輕人都能夠升讀大專。

扼殺青年參與社會的空間

但這就代表再沒有「雙失青年」嗎?年輕一代的處境比20年前有改善嗎?他們的發展機會比以前更廣闊嗎?他們的訴求及願望更得到社會正視嗎?現實的情況可能正好相反。今天的年輕一代一般比20年前更感到絕望,連滿足自己的基本需要,在社會有一個立身之所的信心也失去。

社會不但無意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機會作社會及政治參與,更是希望他們無條件接受原來那一套,不要意圖對現有體制提出質疑。因此,不但對代表着未來及可以為未來發展引入新的觀念與元素的年輕人作出諸般刁難,不斷壓縮他們參與社會的空間,近年更似是連一個健全社會對年輕人應有的寬容也失去。

具體表現出來的,是政府以十分嚴厲的方式來檢控作政治抗爭的青年人,務求令到這一些對社會有使命感及政治熱情的年輕人判以重刑。前特首梁振英在法庭都未有判刑之前,便一再發表公開言論針對報章評論及梁天琦。說來說去,就是要令梁天琦受到重判才會善罷甘休。年輕人當然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犯了法也難免受到制裁。但今天政府用盡其法律工具,務求打壓不同的政治訴求,實際上已經是帶頭破壞了法治精神。

政府用盡各種方法,扼殺年輕一代參與社會的機會。以宣誓程序這種技術性的理由褫奪民選青年議員的資格,說穿了,其實都是政治操作。更有甚者,是以確認書這些明顯的政治篩選方式去否決個別青年人的參選資格。更擺明會以同樣的方式令香港眾志連參與來屆區議會選舉都此路不通。

另一方面,則是在言論上否定年輕一代的政治訴求,甚至不斷把年輕人矮化。前律政司長梁愛詩說過,沒有信心把未來交給香港的年輕人。說穿了,就是不願意交棒,拒絕接受青年人要求的政治轉變。

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近日說「香港社會發展的最大問題是年輕人眼光窄」。這一種近乎無限上綱作負面標籤的說法其實並不新鮮,但已再一次充份展示香港建制階層對年輕人的強烈否定。有甚麼證據說香港的年輕一代眼光越來越窄?是不是像他們這些建制精英,只知道向北京交心才算眼光遠大?是不是追求普世價值、捍衞人權民主,就算是眼光淺窄?

在中共一再違反一國兩制的承諾及扭曲基本法的情況下,只圖順應北京當權者的保守攬權意識,然後開社會發展的倒車,令香港由一個靈活自由的開放社會倒退至可能淪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這就是香港當權階層向全世界展示的視野。如果年輕人仍然視香港為他們長遠安身立命之所,他們不站出來抗拒才是怪事。究竟眼光淺窄的是誰?

在今日香港,說年輕一代失去方向、缺乏目標、不夠努力等等,已經成為擁有政治話語權的人最隨意的演繹。一再提出這一種不乎事實的言論,不但沒可能解決香港長期存在的政治爭議,甚至會令今天面對的最主要矛盾及政治鬥爭演變成為世代之爭。香港社會也只令年輕人對未來失去希望,對自己失去信心,成為新一代的「雙失青年」。這樣的社會,又可以如何應對未來?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