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六四的港大民調分析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每年都會做有關於香港人對六四觀感的民調;今年和以往明顯不同的,再超過一半人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做得對,比起往年上升接近5%,創5年來的新高,認為中國政府做得對的有11.3%,是自2004年以來的新低;比較引爭議關注的,是認為香港人沒有「責任」去推動中國民主發展的,佔31.5%,是有史以來的新高,而傳媒主要都在關注這個部份。

然而這問題由始至終都是一個偽命題──為何是「責任」?其背後是否因為認為自己根本不是中國人,或認為中國大陸的民主,應由大陸人民自己去追求?然而數據真正有問題的,其實是「與1989年比較,中國的人權是好了還是差了」,居然仍有47%的受訪者,認為中國人的人權如今竟然好過1989年!

雖然47%已經是除了2016年那次46.2%之外的第二低,然而在經歷了習近平「永續執政」,全方位的監控人民,用高科技打壓異見者的「社會信用制度」,劉曉波的死亡,劉霞至今被軟禁,709維權律師的集體拘捕與虐待,藏人扎西文色因提倡藏語教育被控分裂國家判囚5年,連串迫害維吾爾人去勞改,禁信伊斯蘭教與強迫食豬肉,甚至種族清洗強迫與漢人結婚等等的新聞報導下,居然仍有47%受訪者,認為今日的中國人權,比起1989年好,而只有27.9%人認為較當年差(27.9%已是有史以來新高),也難怪在跟進問題上,仍有34.2%(有史以來新低)受訪者認為,三年後中國的人權會比今日好,相比起31.1%(有史以來新高)的受訪者認為會較差,盲目樂觀的人,仍然比起現實悲觀的人多,雖然很多人醒了,仍有很多人,不願意面對真相;盲目樂觀者把不顧現實的幻想,投射在中國大陸的情感上面。

和一般人常聽到的爭議與吵鬧不同,所謂「遺忘六四」,不關心六四,以至反對「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輕人;今年港大民調未有提供年齡分層的數據,然而以2017年的數據看,50歲以上認同北京政府(20%),反對學生(30%),反對平反六四(36%)的數字,都遠比起50歲以下的年齡層高;愈年輕就愈支持平反,愈支持學生,愈反對中國政府的做法;因此其實每年六四前夕,就「應否悼念六四」的議題而然,根本是捉錯用神;再看看2018年調查中令人奇怪的一項──「香港人應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或民主發展多些」,自2012年6年來認為是「民主多些」一直佔上風,今年兩者之間的距離,卻收窄至1%,即35.5%認為經濟多些,而36.5%認為民主多些;這些數據的模式都顯示,年紀愈大愈有「愛國情結」,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斷上,傾向中共而非學生;這些人盲目對中國樂觀,包括連人權也樂觀,更關注「港人推動中國經濟」,因此支聯會等團體要去說服的,並不是本土派、港獨支持者,抑或年輕人,而是那些選擇遺忘,選擇親共的老年人。

退後一萬步說,那些沒有經歷過29年前的六四屠殺的青少年人,當中有人對六四無知或無感,問題正出在教育他們的家長,與教育制度本身;這些人或被中共洗腦盲目愛國,或來自資訊封鎖的中國大陸,或被教導成「經濟較重要」!多年來港共在香港竄改歷史,刪除文革與六四的資訊,當中「支教民」三合一體的教協,卻幾乎連示威抗議也沒有,更不要說罷工或絕食;既改不了老年的愛國親共情結,又無法制衡政府的洗腦教育,甚至對中史教育的問題視而不見,讓政府繼續竄改的教科書,結果不是可以預期的嗎?不少老愛國者,盲目相信中史科不會洗腦,又認為中共的洗腦教育無用;其實大家最終可能發現,這些的人根本就是同一批人,就是正種愛國情結,在中共的民族主義的集結號下,選擇遺忘六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