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保障自媒體攜帶的個人隱私

西方的臉書、推特等自媒體拓展了個人隱私的深度和廣度。自媒體既全方位地影響着人類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法治、倫理、娛樂等方面的生活,也相應地被全方位影響和被主宰控制。

網絡個人隱私是自媒體的附屬品和溢出物。人們利用自媒體進行社交、傳播會留下各種印迹,個人隱私也會隨之不自覺地以沒有被個人意識到的方式流出和洩露出來。自媒體具有把個人隱私公開化的傾向,成為大公司盈利的手段。大公司對個人隱私的全面介入,帶來經濟極權。公共權力對個人隱私的全面介入,把個人隱私變成政治選舉中的玩偶和工具,是政治選舉極權化的新趨勢。西方民主時代由此變為「主民」時代,民主具有被終結的可能性與現實性。

迫使個人臣服於政治

自媒體把個人隱私變成公共隱私。網絡個人隱私是自媒體衍生的私有物品,自媒體的特性易於將個人隱私變成公有物品,這是由自媒體的邊界意識模糊化和溢出效應決定的。

自媒體邊界意識模糊化導致個人隱私邊界意識模糊化,個人隱私的溢出效應把個人隱私變成公共隱私,成為政治與社會的雙重「透明人」。自媒體利用了政治,也會被政治所利用。自媒體監督政治,也會被政治所監督。自媒體通過社會輿論監督制約政治,也因此暴露了個人隱私和政治隱私,個人隱私和政治隱私被政治所利用,進而達到通過個人隱私控制社會的目的。個人隱私和政治隱私是個體政治參與的「軟肋」,如果個人隱私被政治掌控,成為參政的污點,並通過網絡把「污化」的個人隱私進行無限度的聚焦、傳播、擴散,公共權力就會迫使個人臣服於政治。

自媒體把個人隱私的價值公開化。個人價值觀具有隱私性,自媒體傳播的價值觀念既具有公開性,也具有隱私性。自媒體的價值觀公開與否,取決於個人的自由與意願。在現實生活中,人們為了正常的交往,往往隱去個人的價值觀,避免因價值觀衝突而導致社會撕裂。通過自媒體進行網絡社交,避免虛擬社會的撕裂與衝突,部分網民同樣會隱去自己的價值觀,把價值觀視為個人的隱私。網絡技術卻能通過人們的網上言語和行為進行價值分析,把個人隱藏的價值觀挖掘出來加以利用,大公司會通過價值觀換取效率和利益,政治選舉通過價值觀打擊政治對手。政客們在政治選舉中通過公開的價值觀人為製造衝突和對立,並通過價值觀妖魔化政治對手及其群體。

價值觀念的隱私性被公開利用,使之成為「價值觀念透明人」,嚴重違背了政治價值個體的自由和意願,迫使價值主體變成「價值觀念的表演者」。歐洲選舉和美國政治選舉把自媒體隱藏的價值觀公開化,通過民粹主義價值觀擊敗了政治對手。

玩弄民意於股掌之間

自媒體把個人隱私生成被玩弄的民意。自媒體不可避免地產生個人隱私,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公共權力,都必須保障網民的個人隱私,否則就是違背民意。美國政治精英的傲慢與自負,會經常置保障個人隱私的民意於不顧。美國新近的總統和國會選舉,不是順應民意,而是順應民粹,以民粹代替民意,並通過挖掘個人隱私的方式玩弄民意於股掌之間。

在美國總統選舉及國會選舉的過程中與大公司時有合謀的軌迹。大公司通過出賣個人隱私與公共權力進行交換,總統選舉與國會選舉利用個人隱私製造偽民意,使選舉過程與選舉結果充滿了不正當性,破壞了選舉的合法性和執政的公正性,體現了美國民主選舉空洞性、虛偽性的一面。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