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先抄两句樊立勤教授贴在北大大字报中的话:既无显赫业绩,也无骄世之功,就是一个普通干部而已,怎么一成为总书记,一夜之间就产生了那么伟大思想?此外,樊教授还说:北大是思想自由之地,搞成这样,“中国还有什么前途”?

当然也要替你说句公道话,之所以如此害怕,是因为中共近七十年,也不知制造了多少人间地狱!制造了多少冤魂!正是这无数的人间地狱,无数的冤魂,让无数中国人至今都还心有余悸。别看什么大妈广场舞,出国游,一幅和谐美景,那都只是表面现象,地下岩浆(鲁迅把它称作“地火”)正在聚集,正向地表冲来,你那一群统治集团的屁股都坐在大小火山口上,这一点,也正是你刚上台不久,你的搭档王岐山通过一次小型会议让官员们都去读一本近两个世纪前就出版的外国经典告诉你的。

当然王的用意对十几亿中国人而言非常阴险歹毒,他在告诉你中共统治集团正坐在火山口上的同时,也告诉了你一个近乎定义的东西,这就是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所说的:“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别看你出访国外开了长长的书单,其中可有这本书吗?没有。所以说,估计你根本就没读过这本经典,不然,你一定不会漏掉。既如此,就让我来告诉你,这句话就印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这本书第215页。

大约正因此,或说你“深刻”地意识中共正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统治集团,只要进行真正的改革,中共倾刻就会土崩瓦解。于是,你将以胡耀邦、赵紫阳、万里、邓小平等为代表的中共开明派们开创的尽管有限但毕竟是朝着自由民主演变的路给堵死了。

你是罪人!是中国自由民主化道路上的罪人!这一点,谁也替你辩护不了!

大概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你才害怕了。因为你非常清楚,你一个实际只有小学学历(1966年你小学毕业,也只有这六年是正规学习。然后混到1968所谓“初二”下放,再后来你的所有文凭都是水货,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谁也帮不了你做这个假),只有村官水平且又是刚愎自用的人,对于眼前这个自有人类以来,没有比中共更坏的政府,顶多与德国纳粹与苏共与柬埔寨“红色高棉”打个平手的政府,再像1978到你上位前那样继续走下次,中共必将和平演变最终走上民主之路。其实这是一条对谁都好的道路。正如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资中筠所言:不演变,难道你希望革命吗?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你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你有一个开明的父亲,让无数追求向往自由民主的人们误判了你——大家谁也没有想到,一个那么开明的父亲,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一心想独裁专制的儿子。这不是鲁迅作品中“九斤老太”所说的“一代不如一代”——不是“不如”,而是“不肖”!

当然,你十分清楚,要想改变你所“认识”到的这种局面这种趋势,唯一且有效的办法就是更加独裁专制。然而,你还是错了!也正是你的更加独裁专制,让你更感到害怕乃至恐惧,且害怕恐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连90后都忍不住称你的统治集团为“流氓政府”。

刚过去不久的4月12号晚上,就在你的“身边”,那些声音你听到了吗?这可是中共建政近七十年来在公共场合从未听到过的声音哦。可见,你执政不到六年,就把你自己推到了无数人的对立面,包括数以千万乃至以亿计的90后的对立面,而这些人绝不是什么“地富反坏右”,也不是什么“阶级敌人”,更不是贪官腐败分子,因为所有的贪官腐败分子表面上都是拥护你的,绝对拥护你的。所以说,你的这些“对立面”,99.99%的人都是因为你的倒行逆施,因为你的阳奉阴违胡作非为,因为你敢蔑视整个国家的人民对你产生的仇恨。

有无数事例可以佐证,这里仅举两例。

一例是黑龙江宝清县一“90后”的年轻工人赫某,在2017年1月16日16时在当地一微信群发信息:“明天买个炸弹炸XJP”。大家知道,当时离过大年不过十一天时间,在要过大年这个时间段,竟然要炸“领袖”,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起事件,又有何感想。

一个90后为什么会对你如此仇恨,你能解释得了吗?当然,在信息化智能化的今天,这起事件很快就破了案,当地警方对赫某进行了行政处罚,而单看《行政处罚决定书》,那种程式化的东西多么像“依法治国”哦:“如不服本决定,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宝清县人民政府或双鸭山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六个月内依法向宝清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为什么要处罚呢,“理由”非常充足:“涉嫌扬言实施爆炸”。这是典型的“恐怖言论”。替你遗憾的是,估计当地警方害怕把事情闹大,闹到让你知道,给你添堵,因此,即使这在文革中一定是死罪的罪行,也只好“轻判”即拘留五日:1月19日抓捕,1月24日就放出来了,不耽误赫某回家团圆过大年——当然,“高高兴兴”是谈不上了,毕竟关了五日,是否受了皮肉之苦,只有当事人清楚。

另一起。也就在要买炸弹炸你这起“恐怖事件”过去半年多一点,在你的“脚下”又发生了一起国民诅咒你的事件:北京景山公园,几名游客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们把吃剩下的一个(外卖)包子装进食品塑料袋后,用一根细绳吊挂在一棵树上,很快就有人举报,这几个人也就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了。

为什么要拘留这些人,他们又犯了什么罪?稍为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现在的景山,就是我国明朝的媒山,供皇家用度。关键是明朝最后一任皇帝崇祯死无葬身之地,就是在媒山也就是现在景山一棵歪脖子树上自己吊死的。

你看这几名游客的想像力是不是太丰富了——估计你现在悔不该刚上任去作那个秀,以至于“包子”成了你的代名词,成了你的“标配”,当然,在有些时候甚至成了敏感词,否则也不会有这种“行为艺术”。当初如果不作秀,像我这么笨的脑瓜,还真想不出那几个游客到了景山,还能想出什么方式对你进行幽默或叫诅咒。

两个例子举完,该说几句你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你有多害怕的话了。

上位前你假模假样欺骗人民,说中共官员外出不要扰民,更不要动不动就封路,然而你那一班人却是天底下最扰民的人。其他常委不说。十九大一开罢,也不知是什么促使你心血来潮,竟然要带着六个常委去上海搞宣誓。你听说有搞重复宣誓的吗?如果前一次宣誓都没起作用,你又一次宣誓又能起多大作用?难怪本人就看到有人说:宣一百次誓也没用!

所谓宣誓,用百姓的话说,就是“发誓”,而对于发誓,只要不是小人不是骗子,一次就够了。不然,那宣誓或叫发誓又还有什么意义!

如此说来,你以及那六个常委在入党时的“誓言”都早已不算数了,干吗还要作秀搞第二次呢?你知不知道,你们几个人的“二次宣誓”,花掉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乘“一号”飞机从北京飞到上海需要多少钱!)不说,就因为你们的到来,当天的上海这座城市如临大敌,封了一条又一条马路,导致无数上班族迟到。请问,这一点你想到了吗?!让一户又一户马路边人家的窗户只能关闭,这算不算扰民?你们为什么就这么害怕上海人民,上海人民真的会“吃”了你们吗?既然担心上海人民到这等地步,还要做这个秀干什么!

半年过去,4月23日至28日你再次心血来潮,又跑到武汉所谓“考察”,也不知你懂什么,又能考察出个什么,在一个连少林寺方丈都能“视察”航天发射场的国家,你的所谓“考察”在人们看来与儿戏有何区别?这些且不说,单从微信流传出来的视频就知道,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出动一两万多察到你考察的周围,保护你的安全,就与你去上海一样,你考察的地方一些人家的窗户不能打开,最关键几处的人家家中甚至还有警察“做客”。

请问:真的有这个必要吗?你害怕上海人民还不算,为何又这么害怕武汉人民?如此这般,这个国家还有哪个地方的人民你不害怕?央视给的镜头不都是你走到哪里,欢迎的人群就出现在哪里吗?然而,网民们拍下的视频怎么却是另一番景象呢?我们这些草民们到底应该相信那一种情形更真实更有代表意义?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你自知不得人心。你要专制,你要独裁,你要倒退,短短六年,你自己就主动而且是急切地站到了无数中国人的对立面,这才是让你感到如此害怕乃至恐惧的最根本原因。这个国家如果仅仅有几个“居心不良”的人要对你下手,你绝不会害怕到这等地步。你说对不?

毕朱,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