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行六四悼念 评论认为澳门自由缩窄

2018年6月4日,澳门“民联会”在市中心举行六四烛光集会, 约200人出席。(区锦新独家提供)
2018年6月4日,澳门“民联会”在市中心举行六四烛光集会, 约200人出席。(区锦新独家提供)

香港每年的六四烛光晚会备受国际社会关注。邻近的澳门,虽然同样有公开活动悼念六四,但规模却远远逊色,今年只有约200人出席。发起活动的澳门“民联会”表示,虽然政府继续对六四悼念活动采取包容态度,但有迹象显示,中国大陆的威权政治正逐步压缩当地公民活动空间。

周一六四29周年晚上,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一如往年,在市中心“议事亭前地”和“玫瑰圣母堂”之间,举行六四烛光集会。“民联会”理事长区锦新对本台记者表示,集会约有200人出席。

区锦新:当然澳门的六四烛光集会和香港比较,是没有办法比较的,但是我们有我们的特色。澳门只有几百人,安排让公众在集会上发言。主要的主题当然是悼念八九民运的死难者,但是澳门因为日常很少对国家政治事务讨论的机会,所以六四烛光集会也是澳门公众自由讨论国事的平台。

区锦新表示,澳门主权归还中国以来,澳门特区政府对于六四集会一直保持包容,但过去4年,当地最少48名市民,包括立法会议员苏嘉豪,在游行集会过程中,被控“加重违令罪”。因此他认为,当地的公民活动空间正逐步被压缩。

区锦新:澳门政府绝对没有条件实施威权政治,这不是因为澳门管治能力提高,而是因为习近平威权政治实施,澳门也受到影响。如果不推动中国民主进步,中国的威权政治也会逐步影响澳门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

澳门出席六四集会的人数与香港比较有天渊之别。澳门时事评论员蔡梓瑜认为。中资力量长期影响社会事务固然是原因,但更重要是地方狭小,使澳门人对人际关系有较多顾虑。

蔡梓瑜:这样的一个红色生活网络已渗透到澳门每个层面,每个阶层。你政治不正确,会丢了你的工作。你去逛澳门的书局会看到相当多红色背景的书。这些都会每天影响或暗示,你要乖乖的生活,不要变成有争议性的社运人物。像昨天有个女士都说,她都带着口罩来的,很担心老板或朋友看到她来(烛光晚会)。

周一晚上的六四烛光集会几乎没有主流中文报章和媒体的记者出席。到场采访的主要是英文或葡萄牙文传媒,以及没有接受政府资助的独立媒体。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