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再创先例: 推动身份登记增加第三性别

跨性别人权议题在台湾引发热议。(性别不明关怀协会提供)
跨性别人权议题在台湾引发热议。(性别不明关怀协会提供)

台湾监察院近期通过调查地区双性人概况,敦促内政部、卫福部等纠正漠视双性人人权的状况,建议检讨现行出生和身份登记方式,增加第三性别栏目,同时给予相应医疗保障。

在台湾,监察院通过副院长孙大川、监察委员高凤仙纠正内政部、卫生福利部漠视双性人人权提案。这是台湾政府部门,首次对双性人人权进行全面调查检讨。

监察院副院长孙大川6月15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指出,双性人先天从性器官、染色体就出现非典型男或女的特征。根据联合国数据,双性人口约占0.05%到1.7%,推估台湾潜在40万双性人。但卫福部及内政部对该群体并无任何有意义的资料统计和研究,忽视双性人的性别登记、医疗照顾需求等,不符合宪法平等原则及国际人权两公约精神。

孙大川说:“现在很多人讲不可能那么多,很多医院说都没有都没有,那是因为一开头就通通处理掉了。一出生父母就决定了,比如小孩子出生阴蒂特别长,他可能就应该是男生,把它切除掉就好,可是长大以后发觉他真的是男性。他们从小都有好多好多很伤心的过程,有的一下子变男的,后来又发现不是,动了好多次手术。”

孙大川表示,有些爸妈疼爱孩子,知道孩子有双性器官,觉得应该让孩子成年后自己决定性别。

但孙大川说:“上厕所、到学校或者亲戚看到,可是他们都忍耐。后来小孩子比较大到学校,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哭着问妈妈,我到底是不是怪胎?我是不是人?问妈妈自己是男的还是女的?妈妈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后来就跟他说,你一个男一个女,就是‘好’,你是天使。”

孙大川提到,先天的“双性”和后天的“变性”不同。有个案例他男性器官明显,也认同自己是男性,婚后无生育能力才知自己是双性人。

孙大川说:“后来他乳房变大,他就觉得奇怪,原来自己是双性人。他必须常常补充荷尔蒙,否则会脾气暴躁,对身体有很大影响。打一次荷尔蒙就要收费,是很大负担。”

监委认为,政府应规划双性人配套措施,了解多少儿童双性人被迫接受不当手术、治疗及教育?就学就业是否受歧视?医疗健保给付如何照顾保护?从出生身分证注记就该有第三性栏位或无性别注记选择。

卫福部表示,监察院纠正案事涉多个部门,须通盘研议。内政部指,身份证全面换发计划还在收集各界意见,第三性相关栏位会并同讨论。

“性别不明关怀协会”理事长吴伊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说,对监察院关注双性人议题乐观其成,但希望未来身分证栏位是自由选择不是强迫,否则无异成为另一个标签。

吴伊婷提到,对岸打压女权、同性恋和跨性恋人权,台湾则已举办十几届同性恋人权游行,曾有对岸跨性别朋友跨境向该会求助医疗资源:“像女跨男需要拿到男性荷尔蒙怎么拿?或要进行变性疗程,有没有友善的医师?请我们连络,再pass到香港、香港再pass到内地。”

吴伊婷还说,立法院2014年通过决议,改变身份证法律性别不须经变性手术,与国际接轨。在大陆,则还须通过变性手术。

记者:夏小华 责编:黄春梅、何平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