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選擇 :聯歐抗中還是與世界為敵?

Stahlproduktion in Deutschland (picture-alliance/dpa/J. Stratenschulte)

川普將在週五確認是否豁免歐洲鋼鋁稅。川普的歐洲盟友已經不是第一次告訴他,真正的敵人是中國,不要被誤導。他會領會到嗎?

本週稍早,輪到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出聲了: 「歐美有很多值得共同努力的目標,像是鋼鐵生產過剩的問題、怎麼確保世界貿易組織維護貿易自由等等。但是不正當的鋼鋁稅懸在我們頭上的時後,我們沒有辦法專心處理這些事。」

兩周前,歐盟貿易委員馬爾斯托姆(Cecilia Malmstrom)被問到一個問題: 為什麼美國在某些方面對待歐洲的方式好像歐洲是他的敵人一樣,但是在其他方面,例如對抗中國,又渴望拉攏歐洲一起出力? 對此,她顯得相當困窘,只能坦承說:「老實說我沒有辦法解釋。」她說:「這的確是有一點自相矛盾。」

再遠一點,兩個月前,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re)告訴《明鏡週刊》,歐盟已經准備好要加入美國的行列,協力處理鋼鐵生產過剩與中國侵害知識產權的問題。這兩件事情過去對雙方都同樣造成困擾。

中國才是罪魁禍首

歐洲人通常對公共議題都有各自的看法,但是針對川普,他們的口徑倒是十分一致: 在歐洲自己面臨美國的關稅威脅時,他們沒有辦法與美國組成跨大西洋聯盟聯合對抗北京。他們也清楚地表示,歐洲已經准備好,一旦華府把情勢逼得太緊,他們就會以自己的關稅還擊。

歐洲的立場是,鋼鐵生產過剩的罪魁禍首是北京而不是布魯塞爾。這個觀點也為最多經濟學家所支持。根據世界鋼鐵組織(World Steel Association)的報告,中國去年的鋼鐵產量佔了世界總產量的將近一半。歐盟大約佔百分之十,美國大約百分之五。

眼看週五期限將近,美國政府即將決定是否要繼續對歐洲關稅豁免,歐洲的聲音究竟有沒有辦法影響到保守主義的美國總統以及他所領導的執政團隊,還是個問題。

現在的情況看來,華府與歐盟之間的磋商不到最後一刻都不會定案,又有可能像總統的推特一樣瞬間逆轉,最終的結果完全無法預測。

非常擔心

前任美國貿易談判員與世界貿易組織法官希爾曼(Jennifer Hillman)被問到,認為川普會怎麼決定,她回說「沒人知道」。

支持貿易自由的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政策分析師李斯特(Simon Lester)也說:「川普團隊的動機為何,我沒有任何答案。」

川普團隊近日建議要對歐洲進口汽車增收關稅以來,雙方的緊張程度提升,整體局勢並不利於歐洲與美國達成共識。

「我個人是非常擔心。」希爾曼說,「我覺得這真的很不好。我認為川普政府對歐盟发動貿易戰的意願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歐盟作為特例

如果歐盟真的如願以償,得到永久的鋼鋁稅豁免權,那它就會變成全世界唯一一個特例。世界上的其他經濟體全部都已經被美國25%的鋼稅跟10%的鋁稅所沖擊。

就連美國親近的盟友韓國,在與北韓談判的重大時刻,都還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獲得美國的關稅豁免。例如,在協議中,韓國同意最多削減相當過去三年鋼鐵貿易額的七成,外加每季上限與幾十個附加條款。最終談成的結果之嚴峻令前任美國貿易談判員希爾曼都評論稱「相當嚴苛」。

目前還有被豁免關稅的是加拿大和墨西哥,現正為了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的修正案與美國僵持不下。澳洲、阿根廷與巴西也還在跟華府磋商當中。

與眾人為敵

給予歐盟永久的關稅豁免權不只意味著川普違背他固有的行事風格,也給其他國家開了先例,讓他們可能會要求相同的待遇。

「他們給自己挖了一個很深的坑,現在我們就要看看他們怎麼爬出來。」分析師李斯特說,「要是他們真的想出來的話,他們會找到辦法的。」

一個能夠挽救跨大西洋貿易僵局、又比較保得住面子的方法是,美國與歐洲共同发布聲明,表示不會對彼此課征關稅。相對的,雙方決定要一起處理他們的共同問題: 北京的不公平貿易手段。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互相攻擊,卻沒有花心思對付中國。中國應該是真正的重點。」希爾曼說,「你能動搖中國的唯一方法就是合作。但是歐洲在美國威脅要課征關稅的情況下,沒有辦法跟美國合作。對我來說,這是歐洲一直想要對美國傳達的訊息。」

但是白宮是否有在聆聽都還是個問題。

「還不知道川普團隊會不會接受。」李斯特說,「他們看起來誰都想要挑戰一下。」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Michael Knigge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